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拼多多江湖的摆渡人

  “全都是假的”

  等了一夜,华子终于在第二天上午10点拿到了100多件刚刚做出来的网红卫衣。女人街每天上午11点开门,时间有点紧,华子需要尽快将这些卫衣按照尺寸大小包装起来,并贴上自己“公司”的名牌。

  “这些名牌是专门找人做的,公司和品牌logo都是自己想的,有没有一种从头到尾全都是假的感觉。”华子一边熟练地打着包装,一边自我调侃着。网红卫衣被杂乱地扔在尚未清洁的地面上,旁边的大纸箱里装着满满一箱伪造的名牌。大约一个小时后,这些样式新潮的网红卫衣将被华子扛到女人街,等待着下游的电商来拿货。

  “全都是假的”是华子入行以来最深切的感受,也是拼多多平台能够凭借低价得以快速成长的关键原因之一。拼多多创始人黄铮曾在一次采访中公开表示,“如果一开始就严格打假,拼多多不可能走到今天”。有了平台这样的价值取向,才有了先烈东路上像华子一样的几万家网档的生存空间。

  “之前做淘宝的时候,如果店铺抄袭被同行举报后,淘宝平台会找到你下架商品。现在做拼多多,淘宝的商家只能通过拼多多平台举报,而拼多多平台一般是以保护商家的态度为主,不会来找我们麻烦。所以,一般不会下架。”小武是拼多多的服装电商,也是华子的客户,之前做过几年淘宝电商的他现在转到了拼多多平台,因为拼多多对于抄袭的容忍度比淘宝更高,“做起来没那么多麻烦”。

  去往女人街的252路公交车车来了,华子将装着100来件卫衣的大号黑色塑料袋扛上肩。每天上午,252路几乎全是华子这样扛着黑色大包的乘客,他们有着相同的目的地,就是10公里之外先烈东路上的服装批发市场。

  此刻,先烈东路不到1公里的街道两旁,一眼望去全是背着黑色塑料袋来采货的网店店主和送货的网档老板,采货的人群则大部分是淘宝、拼多多、蘑菇街等平台的。除此之外,就是间插在人流中拖着手推车帮忙拉货的河南人、分发着名片的网络刷单手,垃圾桶旁的抽烟者以及维护治安的警察。

  由于人流量过大,先烈东路的路面交通必须要靠交警来指挥才能通行。而在主路两侧的人行道路上,由于人群密度过大,着急采货的和匆忙运货的容易产生些磕磕碰碰。在这不到1公里的路上,几乎每隔3分钟就会出现一次争吵。

  “这里除了法定节假日市场必须关闭外,其他时间都是这么吵。”在先烈东路干了5年拉货生意的老王说,先烈东路让很多网档老板发了财,也让他们这些农民寻得了一份生计。

  周青就是老王口中“发了财的”网档老板。周青之前是做传统的服装批发生意的,几年前周青的大女儿发现了网络电商的机会,就带着周青一同来到先烈东路,做起网档生意。

  周青所在的服装批发城叫作“大西豪”,毗邻女人街。因为入场早,那时的同行竞争远不如现在这般激烈,周青和女儿很快在先烈东路上摸索出了门路,并挣得了第一桶金,还在广东佛山买了房和车。女儿出嫁后,周青就让还在上大学的儿子辍学经商,接下了姐姐的活儿。周青不懂互联网,她将大半辈子打拼下来的所有积蓄都交给了23岁的儿子明坤。

  “现在做生意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做电商得懂玩电脑,这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了。”周青说,现在她只能帮儿子打打下手,“高科技”的玩意儿她做不来。不过,由于明坤刚刚开始做,不太会看版,周青也会时常在一旁唠叨,催促明坤多去看看别人家“卖爆”的款都是什么样式,从哪里买来的。“现在做的人越来越多,爆款也越难越找了”。

  在先烈东路上,像周青这样的网档老板还有很多,且大多都是个体户,他们和拼多多商家一同属于先烈东路生态中阶层较高的一个群体,是老王这样的搬运工最重要甚至唯一的收入来源。

  通过帮订单量大的买家将一个个装满了服装,重达五、六十斤的包裹从人山人海的服装城搬出来,运到周边的货物发散点或是公交站,老王可以获得20块钱的收入。“如果生意好,每天的收入可以达到200-300块钱。”

  “先烈东路拉货的全是我们河南人。河南人干不了复杂的网档生意,但我们这些人可以卖力气,女的比男的还能干。先烈东路这块有3000多河南人,每年带回老家的收入估计得有3个亿。”说到这儿,老王显得很骄傲。在先烈东路拉货的5年,虽然让老王的小腿上满是淤青,那是日复一日与手推车碰撞留下的,但老王用淤青换来了3个孩子上学的费用。

  老王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先烈东路的拉货人就全变成了河南人,别的省份想进都进不来。但就跟吵闹异常的先烈东路一样,这里没有规则似乎就是最好的规则。伴随着争吵、手推车彼此的碰撞、刷单人的叫卖以及满街飘荡的尼古丁味道,先烈东路日复一日地展现出愈发强大的生命力。

  华子扛着包裹,几乎是被人流推着进了女人街服装批发城。

  此时的女人街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蜂巢,摩肩擦踵的人群与几千家网档店铺一道,将这个6层的建筑塞得满满当当,一米不到的过道全都被堵满,从电商网站上下载来的各种服装模特图片贴满了过道两旁网档的门面。

  在这个人口密度如此高的封闭空间内,进出服装城是不需要安检的,因为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时间紧迫,网档老板需要在新款推出的窗口期卖出更多的货,采货的拼多多商家需要尽快拿到自己所需要的货,然后在48小时内发到全国各地,不然就会面临店铺信用分被扣、排名下降,甚至是高额罚款。

  为了将发货速度尽可能地提高,下游的商家一般会提前通过一个叫做“17网”的批发网站跟网档老板取得联系,确认款式和订单量后,直接来到先烈东路找到网档老板的线下店铺号,取货,打款。

  “每个人都很急,没有人会考虑到这个地方一旦发生火灾,想逃都逃不了。”华子好不容易挤进了自己的店铺,他说在去年隔壁的大西豪(与女人街同等规模的服装批发城)就烧死过两个人。

  “死的是一男一女,两家网档的店主。因为感情纠纷,男方拿着汽油冲进了女方的店铺,然后把店铺门锁死,两个人一起被烧死在店铺里。”大西豪的周青介绍,当时没有人敢把门撞开救火,因为一旦撞开门火势就会蔓延,整个楼都会着火。而就在事件发生的同时,消防车就停在先烈东路上,根本没法开进来救火。

  “除了感情纠纷,网档店主更常见的压力来自于供货。”华子说,生意不好的时候,网档需要去找符合“爆款”潜质的原版服装,然后尽快做出一批货;生意好的时候,基于对新款窗口期时长的判断,网档要在风险和产量之间平衡。

  一旦窗口期过去,别的网档嗅到风向,就会野蛮进场,找到更廉价的布料和做工,大幅度压低价格,这就会导致前期进场风险承载度低的网档出货困难。当货压到一定量级时,那就将是一场可怕的灾难。“今年上半年,出租屋旁边就有一个人从6楼跳了下来,因为下游商家要货太多,而自己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供出货,压力过大,选择了跳楼。”华子说。

  事实上,先烈东路的网档老板们除了同行之间的内部竞争,其下游的客户——拼多多商家也随时可以成为他们新的竞争对手。在订单量小的时候,拼多多会通过网档老板拿到货;一旦订单量过大,网档又不能及时供货或是售价过高,拼多多商家就会反客为主,抛弃原来供货的网档,自己去负责订单生产。因为布料、工人网档老板可以找,拼多多商家也可以找,只不过后者需要承担比以往找网档拿货更大的风险。

  他们各自都很清楚,这就是一场“利益至上、相爱相杀”的游戏。

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拼多多的双十一大考 是虎是虫在此一役

网易严选推出了“严选一起拼”,为什么电商扎堆学拼多多?

马云卸任前的最后一个双11 京东拼多多在打什么主意

福布斯中国富豪榜:43位新人上榜 拼多多黄峥成最大黑马

天猫双11第十年,拼多多会是其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吗?

搜索更多: 拼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