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泡泡玛特陷增长困境 换乐园故事开讲

  离盲盒更远一点,离IP运营更近一点。

  陷入股价、业绩增长双困境的泡泡玛特,近期动作不断,从MEGA珍藏系列的推出、热门IP跨界联名,到潮流文化乐园的建设,如何持续放大IP商业价值与生命力、探索业绩增长极,讲好资本市场故事成了泡泡玛特的当务之急。

  “盲盒帝国”的增长困境

  2021年,泡泡玛特股价自2月17日创下107.6港元/股的高点后,持续下挫,并于1月6日创出新低的39.2港元/股;相应的,公司市值从1500亿港元缩水至616亿港元。股价过山车式下跌,市值大幅缩水,泡泡玛特的千亿市值泡沫正在面临考验。

  与此同时,泡泡玛特的业绩增长也变得慢了下来。2020年,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25.32亿元,同比增长49.25%,而去年同期的增长率为227.6%;共实现归母净利润为3.59亿元,同比增长16.05%,而去年同期的增长率为353.29%。 虽然,2021年上半年,公司增速有所回升,但是相较于2018、2019年同比200%+的增速仍有明显的差距。

  市值腰斩、增速放缓,昔日“盲盒第一股”风光不再,背后的原因却也十分复杂。

  首先,潮玩赛道日益拥挤,行业格局尚未确定。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15-2019年间,我国潮玩市场规模从63亿元增长至207亿元,年复合增速达34.6%,预期将于2024年达到人民币76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9.8%。

  存在强大潜力和深化机会的中国潮玩市场,正处于成长期,行业进入壁垒低,使得多方玩家纷纷加入,这其中不乏我们熟悉的52TOYS、名创优品(TOP TOY)、19八3等。面对日益拥挤的潮玩赛道,如何把握住市场份额,持续保持龙头优势恐怕也是泡泡玛特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另外,缺少故事支撑的IP ,热度延续成难题。通常来说,IP的持续再生力和扩张性是判断IP价值的重要条件。不同于迪士尼公主系列、加勒比海盗系列及米老鼠系列,泡泡玛特推出的IP并没有丰富故事线的支撑,这也成了IP热度延续的最大难题。

  以成就泡泡玛特千亿市值的王牌IP“Molly”为例,2016年泡泡玛特拿下Molly的独家授权,同年推出首个Molly Zodiac星座系列,仅售价59元/只,Molly Zodiac被一抢而空,2018年IP”Molly”对泡泡玛特的营收贡献率更是达到41.6%。

  2019年后,泡泡玛特IP”Molly”营收水平及营收占比持续下降,2021年半年报显示,IP”Molly”的营收规模仅达2.03亿元,占比不足营业收入的11.50%。

  除了Molly外,泡泡玛特创收的主要自有IP还有Dimoo、BOBO&COCO及Bunny,和Molly一样,这些自有IP的创立同样也缺少故事的支撑,这也是泡泡玛特与迪士尼最大的区别,过分依赖对过往IP进行扩展延伸,缺少消费者的共情,能否行得通,只有交给时间去验证了。

  弃讲盲盒故事  放大IP运营

  近年来,自泡泡玛特而起的盲盒旋风席卷各行各业,从奶茶盲盒、机票盲盒、服装盲盒到近期引发众怒的活体宠物盲盒,盲盒泛滥成灾,盲盒监管也呼之欲出。

  然而,当万物皆可盲盒之时,“去盲盒化”开始成为潮玩行业新趋势,这其中也包含靠盲盒起家的泡泡玛特,在其2021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多次强调,“泡泡玛特不是一家盲盒公司,是一家基于IP的潮玩公司。”

  显然,单单靠盲盒的零售是很难维持泡泡玛特的高速增长,近两年的业绩增速的大幅放缓也恰恰证明了这种观点。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泡泡玛特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