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老牌药企华北制药的多事之秋:集采失信后,又遭信披危机

  老牌药企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812.SH,下称华北制药)进入多事之秋。

  近日,华北制药因为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问题 ,被河北证监局、上交所通报批评。就在9月,华北制药被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04.58万元;8月,该公司还因为“集采断供”事件被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列为严重失信等级,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中止华北制药断供产品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挂网资格,并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山东省组织的药品集采的申报资格。

  就业绩而言,华北制药也在今年跌入低谷。今年前三季度,华北制药归母净利润1778万元,同比下降87.58%;资产负债率高达72.58%。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违反信披等问题,暴露出华北制药在企业治理上的短板,华北制药要想扭转目前的局面,需要明确的转型计划。

  信披危机

  华北制药遭遇 “信披”危机。

  11月12日,河北证监局在官网披露了对华北制药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决定书显示,华北制药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河北证监局责令华北制药对已经存在的“超限存款”,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压降至股东大会批准及公开承诺的限额之内,并且公司上述行为将被计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中。

  此次事件起源于 2020年12月31日,当时华北制药在冀中能源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存款余额为40.70亿元,贷款余额为0元。此行为违反了华北制药关于“在财务公司的日均存款额不高于贷款日均余额”的公开承诺。而上述“超限存款”未及时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华北制药直至今年4月29日才在2020年年报中予以披露。

  华北制药有违《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不止这一件。11月5日,华北制药披露上交所对其相关责任人的纪律处分,上交所对时任华北制药副董事长刘文富、时任总经理周晓冰、时任财务总监王立鑫、时任董事会秘书常志山予以通报批评。并将上述纪律处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上交所的通报批评,所涉事件除了上述“超限存款”外,还涉及“日常关联交易超出预计金额部分,未及时履行审议及披露义务 ”和“公司有关带息负债的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 ”的问题。

  去年6月29日,华北制药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日常关联交易的议案》,议案预计2020年度公司与关联方发生日常关联交易总计22.23亿元。而2020 年度实际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为45.62亿元,超出预计金额达23.39亿元,超出部分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42.07%,达到股东大会审议的标准,但公司未就超出预计部分及时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华北制药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