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广生堂持续阵痛:主要药品中标集中采购 仍无法挽回业绩颓势

  主要药品中标集中采购,仍无法挽回广生堂的业绩颓势。

  昨日(4月1日),公司发布2020年年报,录得营收3.68亿元,同比下降11.18%;归母净利润虽同比增长38.01%至1482万元,但这主要来自参股公司入选核酸检测指定单位,而带来意外的投资收益大增。

  广生堂心心念念的创新药,一直在投入期,短期内难以给公司贡献收入。西地那非终于获批生产,但面临与万艾可、金戈等强势品牌的正面竞争。

  昨日收盘,广生堂股价大跌9.48%,报收于36.36元/股。

  集采双刃剑

  医药行业改革对广生堂影响仍在持续。

  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拥有替诺福韦、恩替卡韦、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四大核苷(酸)类抗乙肝病毒用药的企业。随着国内医药改革持续深入,常态化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推进,对广生堂(300436.SZ)盈利能力的冲击显而易见,公司在2015年归母净利润还高达1.03亿元,之后一路跌至1000万元左右。

  2019年9月和2020年1月,公司旗下抗乙肝病毒药物恩甘定-恩替卡韦、阿甘定-阿德福韦酯,相继中标国家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分别于2019年12月和2020年4月开始执行),报告期内,以上两种药物销量分别同比增长421.19%和99.15%。

  通过新闻报道,我们早已了解药品带量采购的威力,就是要把药品的价格大幅压低,以减轻病人的就医压力。

  药企面临着两难选择,不参与集采肯定会失去市场,低价中标则意味着利润空间急剧压缩。

  恩替卡韦是抗乙肝病毒的主要药物之一,曾经价格较贵,2017年全国集采均价为12.56元/片,广生堂的中标价直接拉低至0.275元/粒。广生堂阿德福韦酯(10mg30片)的中标价约为0.95元/片,而过去公司平均每片的售价约为2.35元/片。

  2020年全年,广生堂抗乙肝病毒药物销售量同比增长了288.27%,但为公司贡献的营收同比下降了20.57%,毛利率更是下降20.88个百分点至60.26%。

  业务主力乙肝抗病毒药物收入的下降,是导致公司2020年营收减少的最主要原因。那么,是什么推动了公司归母净利润有所提升呢?贡献主要来自联营企业福建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启信宝显示,广生堂持有福建博奥49%股权。报告期内,该公司成为福州市复工从业人员新型冠状病毒指定检测单位,收入和利润大幅增加。来自该公司的投资收益,占利润总额的比例超过80%。

  “伟哥”堪当大任?

  目前,广生堂旗下抗乙肝病毒药物均为仿制药,公司2015年上市之时,就已启动了从仿制药企向创新药企的转型,选择的仍是公司最为擅长的肝病领域。

  在研发周期内,每年持续投入大额研发费用,直接影响经营业绩,同时,新药研发失败的风险始终存在。当前,公司五款在研创新药均已获批临床,已有三款处于I期临床试验阶段。

  为了聚焦主业,公司在2020年末终止了长乐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建设项目,长乐区按原购买价3700万元收回项目用地,导致公司资产处置损失超过200万元。

  以广生堂目前的盈利能力,预计很难支撑创新药的长期投入。公司提前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5.5亿元事项,已于2020年10月获证监会批复。定增完成后,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公司的资金难题。

  对广生堂来说,有一个利好消息是,公司的西地那非已于前不久获得主管部门的批文,将在不久之后,与万艾可、金戈等展开正面竞争。

  有机构预计,我国ED市场总体规模已达到50亿元。西地那非厂商常山药业(维权)甚至在一份公告中宣称中国ED患者有1.4亿人,潜在市场规模过百亿。后因该数据不准确、不完整,公司以及多名高管受到处罚。

  白云山旗下“金戈”在2014年拿到批件,为首款国产西地那非仿制药,在国产伟哥中一家独大。数据显示,金戈销售量从2015年的1495万片增至2020年的7834万片,年收入达到8.33亿元。(来源:斑马消费)

搜索更多: 广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