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奋达科技罢免董事变内斗 高管“互撕”业绩亏损严重

  奋达科技(002681.SZ)内斗还在不断上演。

  互怼

  2月10日,奋达科技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该次董事会由该公司董事长肖奋主持,会上首先审议《关于提请罢免公司董事的议案》,肖奋认为董事文忠泽、董小林作为公司全资子公司富诚达的主要负责管理人,经营不善,2019 年的经营业绩远低于业绩承诺,未能履行董事勤勉尽责的职责,欲罢免文忠泽、董小林的董事职务。当场表决同意 7 票、反对 2 票、弃权 0 票,议案获得通过。其中董事文忠泽、董小林对该议案投反对票,反对理由主要为上述罢免理由不成立。

  为什么奋达科技董事会提出罢免董事呢?

  2月18日,根据奋达科技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显示,在 2017 年完成对富诚达的收购之后,为了保持全资子公司富诚达的稳定经营,富诚达在 2017 年-2019 年三年业绩承诺期内主要由富诚达原股东文忠泽、董小林等作为主要负责人进行经营管理,其中文忠泽担任富诚达的董事长、总经理兼法定代表人,董小林担任富诚达董事和副总经理。

  奋达科技表示,富诚达 2017 年和 2018 年业绩承诺完成率为 99.63%和 95.30%,精准达标。其中2018 年毛利率为32.19%,较 2017 年提升3.21 个百分点,与 2018 年富诚达营业收入下降、移动智能终端金属结构件行业毛利率呈下滑趋势严重背离。 根据富诚达财务部门提供的2019 年财务报表,富诚达 2019 年营业收入和毛利率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其中富诚达2019 年营业收入为9.1亿元,较2018 年下降25.28%;毛利率为22.76%,较2018 年大幅下降9.43 个百分点。富诚达2019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6,203.23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4,524.52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2.93%,远低于业绩承诺。

  因文忠泽、董小林作为主要负责人的富诚达 2019 年经营业绩远低于业绩承诺,经对富诚达未来经营情况的分析预测,公司需对收购富诚达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预计将导致公司连续两年亏损,并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影响。

  此外,奋达科技还提出了罢免的其它原因:2017 年-2019 年,富诚达存在未经上市公司同意,提前终止或解除聘用关键管理和技术人员,文忠泽、董小林等主要经营管理人员构成的富诚达管理层团队未经董事会审批多次调整富诚达的组织架构;以及接连出现财产失窃等管理薄弱事项,上述事项对富诚达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了较为严重的不利影响。

  2月18日,针对罢免,合并持有奋达科技3%以上股份的股东文忠泽、董小林、张敬明等在 “增加临时提案公告”公告中表示,富诚达2019年度业绩未达标存在贸易摩擦、2019年国内经济去杠杆等宏观因素的现实原因,尤其是智能手机市场经历长时间告诉增长之后出现疲态,主要客户苹果公司订单同比减少,同时产品毛利率呈现下降趋势,以上因素的影响导致富城达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而并非系主要管理负责人经营不善所致。

  而且据文忠泽表示,根据其与奋达科技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文忠泽将通过业绩补偿的方式承担业绩未达标的法律责任,奋达科技董事会不应以此为理由罢免文忠泽等人担任的奋达科技的董事职务。

  调整董事会成员之谜

  在2月10日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决议公告上, 奋达科技董事会还通过了一项议案,即拟对董事会成员人数构成进行调整,将公司董事会成员人数由 9 名调整为7 名,其中非独立董事 4 名,独立董事 3 人。

  对于调整的原因,奋达科技表示,公司在2012 年上市以来,公司董事会人数均为 7 名,公司在收购富诚达公司之后,为了更好地在企业生产、营销、管理等方面实现协同效应,实现资源共享,从而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公司将董事会人员数量由7 名调整为9 名,增加了新的董事会成员。但是,在实际经营管理过程中,并未取得预期的在协同方面的良好效果。反而,随着董事会人员的增加,以及在经营理念方面存在的差异,给董事会带来的协调成本增加,在部分决策事项上产生分歧的机会增多,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董事会的运行效率和战略决策水平。

  但据文忠泽透露,如果董事会9人变成7人,除3名独董之外,剩下4名董事中3人为奋达科技董事长肖奋家族成员,1人为肖奋家族选定且与其存在超过20年的工作关系。据此,肖奋家族在董事会层面即可以实现“一言堂”。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奋达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