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七匹狼控股入股深创投,老牌服装企业靠押注投资“出圈”?

  据七匹狼实业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为 35.17亿元,营业利润4.6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46亿元,较上年分别上升14.01%,17.53%,9.38%。而2019上半年财报显示,期内该集团销售额达15.55亿元,同比增长6.55%,营业利润1.5亿,同比下滑1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则同比下滑8.42%至1.23亿元。

  从2013年至2018年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在2017年和2018年才出现小幅增长,归属于母公司的利润在2014年到2016年一直徘徊在2.7亿上下,基本每股收益还是在2013年的0.5为高位,此后一直在0.4以下,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也从2013年的顶峰8.58%不断降低,目前维持在5-6%的水平。

七匹狼实业业务数据 数据来源:七匹狼实业财报

  2004年七匹狼上市,此后的8年公司业绩逐年上涨,2012年,七匹狼全年营收34.8亿元,扣非净利润达到5.5亿,进入2013年,随着整体行业遭遇库存压力,进入调整期,七匹狼也遇到了转折点。2012年七匹狼线下终端有4007家,经过两年的关店,2014年已下降到2821家。 

  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自2012年募集资金到账以后均为购置店面。在开店上进行轻资产模式,在生产上也如此,年报显示,七匹狼目前除茄克类、外套类和休闲裤类的部分产品自制生产外,绝大多数产品是采用外部采购模式进行。 

  在营销上,更是把优化渠道布局作为重点推进,年报显示,公司的营销网络升级已经从外延扩张转向内生增长,提升产品力和渠道力,并积极探索新的线上线下互动模式。 

  年报中提到,服装行业在经历行业调整,普遍意识到要从粗放的批发经营转向精细化零售过渡,对国内服装企业来说,一种路线是国民化,另一种路线是走中档轻奢路线,多品牌化。 

  七匹狼显然是想走后一条路线。在主品牌外,七匹狼还培育了狼图腾“Wolf Totem”,收购了潮品牌“16N”等面向年轻人的品牌,2017年还收购了Karl Lagerfeld,希望借此转型时尚集团。 

  根据今年4月《光大纺织服装七匹狼年报电话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主品牌线下收入15.5亿左右,同比增长17%,线上收入8亿左右、同比增长25%左右,但受制于电商流量增速见顶,2019年增速受限。

  而在新收购的品牌中,Karl Lagerfeld在2018年刚整合阶段,收入3100万,亏损4000万左右,据今年半年报数据,该品牌销售额为为2797.46万元,净利润为-1557.47万元,仍处于亏损状态。潮牌16N定2018年收入4300万左右、亏损1800万左右,而狼图腾系列还在扩大品类和尝试开店的过程中。

  在这份纪要中提到,七匹狼的生产周期需要提前9个月订货,提前6个月生产,从公司下订单到供应商交货中间的周期大概是100天。

  这相比于快时尚品牌,有非常大的差距。例如,快时尚品牌Zara每年可以设计1.8万个新样式,平均每2至3周就能够有新款上架,它可以做到7天生产、14天下柜、30天上柜。

  而同为国内的服装品牌雅戈尔,在2018年上线了智能工厂,大单生产周期从45天缩短到32天,量体定制周期也由原先的15个工作日缩短到5个工作日,特殊情况下单件定制周期甚至可缩短至2天。

  相比之下,七匹狼在供应链上缺乏竞争力。在线下渠道上,截至2018年,主标七匹狼保持在2000家左右,而其他新品牌KL、16N、狼图腾都是进百货或者购物中心店铺,KL现在有15家左右,16N则有50多家店。

  产品周期长,消费端不景气,终端萎缩等因素都导致了其近年来库存的高企,2018年存货9.64亿,占资产比例11.23% 2017年,存货8.61亿,占资产比例10.04%,2016年、2015年和2014年存货分别为,8.99亿、8.43亿和7.43亿,而2012年存货为5.66亿。

  靠投资多元化还是专注服装主业?

  2013年前后,很多服装集团都选择了“实业+投资”的业务架构,七匹狼在2010年前后开始涉足投资,在2015年之后加码投资业务。

  在投资上打拼的几年,公开的退出项目只有两个,其他项目依然还需要经受更多的考验,其投资收益是否能赢回在主业上赚不到的盈利也尚未可知。服装行业如何盈利对各个公司都是考验。

  美邦集团(美特斯邦威)披露的2019上半年财报显示,期内营业收入约为27.99亿元,同比下降31.47%。净利润同比暴跌359.61%,约亏损1.38亿元。

  而另一边,快时尚在中国不断在关店,今年5月中旬,Forever21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并着手处理线下门店,Gap今年11月表示旗下子品牌Old Navy将从2020年起退出中国市场。

  但与之相反的是,运动服装品牌李宁和安踏却持续增长,李宁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5.11亿元,同比增长18%,经营溢利7.77亿,同比增长74.4%;净利润7.15亿,同比增长39%。安踏2018年集团收益241亿元,同比增长44.4%,经营溢利增加42.9%至人民币57.0亿元。

  显然,服装产业并非不能盈利,只不过是潮流和打法的变化,让传统企业赚钱更难而已。以服装起家却在投资市场风生水起的雅戈尔,其董事长李如成公开表示,2020年对未来发展的思路就是时尚产业,其他无关业务该停的都停掉,该收的就收掉。

  2018年4月,七匹狼周少雄也公开表态,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七匹狼在走了很多弯路后,终于认识到只有做回自己的老本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其他业务,都交给专业团队来操作和负责。”

  至于做得如何,冷暖自知。

  (来源:财经涂鸦 步摇)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七匹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