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小米戏中戏:想象力能否成为新动力?

  而小米之所以能在全球市占率上维持一个相对稳定、不那么明显的跌幅,则是由于海外市场的高增速作为补缺。

  2019年Q3,小米不仅在印度保住了第一的位置,还在欧洲市场跻身前四,出货量同比增长90.9%。其中,小米的5G版MIX 3也抓住了与运营商合作的先机,在欧洲市场广受欢迎。

  2019年Q3,小米的境外市场营收已经占到总营收的48.7%,接近一半。海外市场的“给力”,本可以为小米手机业务锦上添花,如今却因为国内市场的承压而变成了“雪中送炭”。

  而周受资的“维稳”话术中,显然没有提到竞争所导致的国内份额丢失问题,而是用5G来掩饰了国内惨烈的竞争格局。

  事实上,5G的确能够带来变数。但对于小米来说,能保持住目前用户的平移或许已是最好的结局。

  在5G时代,华为因为在运营商关系、5G芯片、核心技术等领域的优势,大概率会扩大在国内的领先优势。

  而在全球范围内来看,中美韩将成为5G最先大范围覆盖的市场。其中,美国是国产品牌的盲区,韩国是三星的天下,中国则成为华米ov的5G产品上的必争之地。

  以目前已经发布的5G机型来看,vivo和子品牌iQOO已经在高端和性价比领域各落一子;华为和荣耀的5G机型更是占据了从3000元到16999元的超长跨度;同样霸道的还有三星,A90 5G、Note 10+ 5G和折叠屏手机W20 5G,同样把3000元档到万元档都插上了自己的旗帜。

  除了还没在国内正式发布5G机型的OPPO,国内唯有小米一家只发布了单一5G机型,并且将价格定位在3000元档,仍以性价比为最大卖点。

  在5G大潮面前,一直想向高端转型的小米,仍是先求稳。

  当然,小米在发布小米9 Pro 5G的同时,也发布了环绕屏手机小米MIX Alpha,在那款机型上,小米展示了自己的技术能力,也展示了自己的转型野心。

  但玻璃罩子里的手机没有说服力,5G机型才是目前消费者最关心的重点。

  对此,小米也有自己的表态。在小米9 Pro 5G的发布会上,雷军称,明年计划推出超过10款以上的5G手机,覆盖中高端所有价位。为了生产5G旗舰手机,小米还在北京亦庄自建了工厂,预计12月底正式投产,设计年产能100万台。

  而在科技媒体上,“小米为5G清库存”等标题也频繁出现,似乎5G能为小米目前遇到的所有问题背锅。

  这样的逻辑背后忽略了一个问题:小米的对手并不是这一季度的自己,而是在这场零和游戏中拼个你死我活的“友商”。

  无论是4G机型还是5G机型,若不能在与“友商”的竞争中找到除了性价比之外的其他相对优势,小米手机就始终没有建起护城河。

  从这个角度来看,5G不过是小米现在画的一个大饼,充转型乏力之饥。

  缺乏想象力

  保守的战略为小米这一季财报稳住了经营数据的增长态势,但手机业务的隐忧却实实在在存在。

  更重要的是,从长线价值的角度考量,小米缺乏想象力的问题同样没有看到得以解决的契机。

  这一点,从财报发布后,投行的表现便能窥见一斑。

  在部分投行小幅上调了之后,小米的目标价仍停留在11-14港元之间,依然不及发行价。这意味着,小米在上市时许下的“互联网”诺言,仍被市场认为是不合格的。

  事实上,从这份财报和小米的战略转型上便能看出,小米已将“互联网企业”这一标签暂时放在一边了。

  据财报显示,2019年Q3,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为小米带来的收入为156亿元,同比增长44.4%,占比增加至29.1%,已经达到手机业务的一半。手机与AIoT相加,共占据小米总营收的九成,是绝对的顶梁柱。

  由此看来,说小米是一家硬件企业,毫无争议。

  事实上,从“硬件、软件、互联网”的旧铁人三项战略到“硬件、互联网、新零售”的新铁人三项战略,小米做得最好的部分都是硬件。

  2019年初,雷军在小米年会上启动了“手机+AIoT”双引擎核心战略,曾经从旧铁人三项到新铁人三项都没离场的“互联网”,这次终于从小米的核心战略中消失了。而一直为小米营收默默作出贡献的AIoT业务,终于有了“名分”,成为小米摆在明面上的主营业务。

  小米变得“通透”了。

  在经历了上市、股价腰斩、跻身500强等一系列“大世面”之后,小米不再用一些短期内做不到的美好愿望来强撑场面,而是回归到最务实的地方好好赚钱。

  然而,这样的小米无疑是缺乏想象力的,而资本市场恰恰需要想象力。

  在5G时代,IoT被普遍认为将迎来巨大机会,而作为消费级物联网先行者的小米,是最有竞争力的玩家之一。

  在互联网上暂时难以激发想象力的小米,寄希望于在IoT领域先“富”起来。

  但IoT如果仅限于卖产品的话,仍然是在做硬件厂商的活儿——5G之所以能给IoT带来希望,仍在于其互联互通形成数据闭环所形成的网络效应。

  在这一点上看,小米若想做好IoT仍然逃不开互联网这座大山。

  就像在苹果生态中,iPhone手机的发售是获得用户的第一步,丰富的App应用占领了用户时间,而应用内购买、会员服务、开发者佣金等费用,则成了隐形的吸金利器——用户在这个生态中消费,流量在这个生态中流转,所形成的数据完全反馈,形成精准的用户画像,并指导接下来的软件开发和定向营销操作。

  这是一个有流通、会结果、能反馈的互联网生态。

  以此为参照,小米的互联网生态只是一个伪生态,是一个断点的生态。小米的互联网服务若不能形成对用户消费的吸引力,就没有形成闭环的动力。消费者拥挤在使用产品这一关,却少有人迈出付费这一步。

  一声声“小爱同学”背后,用户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追根究底,小米最大的难还是生态之难。

  做手机、做芯片、做IoT、做互联网的小米,没有像蓝绿厂那样安于做好硬件,也没能做到华为那样的一身硬实力,更没有实现乐视曾经建构的“生态化反”,但却被自己的选择卡在这些路线的交汇之处,进退维谷。

  对于小米来说,想象力是动力,但也是巨大的压力。然而,这个有关想象力的梦一旦开始,便难以再回头了。

  (来源:IT老友记 曹亦卿)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