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掉队徽酒“四朵金花” 金种子酒如何追赶:削减管理费

  业内人士分析表示,由于安徽中低端盒酒萎缩,其销售市场被洋河、古井贡、口子窖等酒企强势挤压,短期看,金种子的销售环境不太乐观。

  削减管理费用

  低于金种子酒业绩萎靡,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金种子是中国区域酒企的代表之一,自身也曾经是精准价格带战略的成功案例,但是伴随着中国整体消费升级,金种子品牌建设滞后,价值感较低,导致其整体产品结构升级艰难。

  曾经站上高台,面对竞争对手逐渐高筑的城墙,金种子酒并不想一直望其项背。在新品仍无法提供业绩增长点的尴尬期,金种子酒尝试着止损策略。

  根据金种子酒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等与去年同期相比都在下降的趋势,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增长了11797.28%。

  金种子酒在财报中表示,研发费用变动原因为报告期研发投入较上年同期增加,用于与江南大学以及安徽大学合作,成立了一系列技术研究中心。另外金种子酒公司申请了35项专利。

  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原因为报告期发行新股。金种子酒相关公告显示,公司于2019年3月向3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1.02亿股。此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发行价格为5.65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为5.76亿元,主要用于优质基酒技术改造及配套工程项目和营销体系建设项目。

  关于未来金种子的机会所在,蔡学飞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未来的机会点主要还是在中国消费多元化与碎片化时代,进行多模式与产品的创新,利用区域基础与品牌特色,构建新消费人群的竞争壁垒,充分利用信息时代的新技术优势,实现企业营销的弯道超车。

  数据显示,金种子酒几年来酒类业务处于不断萎缩中。2016年-2018年公司酒类业务分别实现营收11.86亿元、10.18亿元、8.76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2.60%、78.92%、66.62%。

  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 金晓岩 见习记者 姚露 北京报道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金种子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