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掉队徽酒“四朵金花” 金种子酒如何追赶:削减管理费

  近日,金种子酒发布2019半年报。其上半年实现营收为5.06亿元,同比下降7.80%;归属净亏损3178万元,同比下降629.21%,在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甚至低于已经暂停上市的皇台酒业。

  记者注意到,在酒类业务连年下滑的情况下,金种子酒的药业处于增长状态。金种子酒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产品结构调整,淘汰了一部分低价位产品,导致公司酒类业务下降。药业增长也是受到酒类业务下降才在整体营收中占比提升。

  从徽酒“四朵金花”掉队

  酒企中流传着“西不入川,东不入皖”,以显示对四川、安徽两地的酒企的尊重。其中,早年间徽酒“四朵金花”——古井贡、迎驾贡酒、金种子酒、口子窖更是代表着安徽酒企的门面。

  2015年6月,以口子窖成功登陆深交所为标志,徽酒“四朵金花”实现齐聚A股的盛况。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在1998年就上市的金种子酒业绩开始下滑。

  数据显示,2015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总收入17.3亿元,同比下降16.83%。自此,金种子酒营收一路下滑,2016年-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4.4亿元、12.9亿元、13.1亿元。

  对于金种子酒上半年的亏损,外界早有心理准备。在不久前的业绩预告中,金种子酒就坦言上半年预计亏损3000万-3600万元。

  与金种子酒不同的是,徽酒其他三朵金花在2019年上半年则呈现出锣鼓轩昂的情境。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古井贡、迎驾贡酒、口子窖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9.88亿元、18.82亿元、21.59亿元。与之相比,金种子酒的5.06亿元营收在上市酒企中仅比已经暂停上市的皇台酒业6310.86万元高。

  对于亏损原因,金种子酒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消费快速升级,市场消费主流价位产品上移,导致公司百元以下价位产品市场份额萎缩,销量下降;同时,公司主推产品金种子系列年份酒尚处于培育期,销售未突破上量且对公司整体业绩贡献度有限。

  但对于年份酒何时能助力业绩跑起来,金种子酒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市场形势具有不确定性,新品仍处于培育初期阶段,何时能实现产能释放无法确定。

  2018年,安徽白酒产量为43.13万千升,居全国第五位,白酒企业约有550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12家。随着白酒市场竞争加剧,传统徽酒传统的渠道与终端战略增长在外地酒企的全国化战略下逐渐失效。金种子酒面临的不但是徽酒自己的竞争,还有来自外地酒企的压力。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金种子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