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华海药业深陷产品质量风波:惨淡的业绩 紧绷的资金链

  深陷产品质量风波,导致华海药业2018年业绩大降,而此次定增计划对于公司资金链至关重要,但定增最终能否成行仍有待观察。

  华海药业(600521.SH)在2019年3月底就拿到了定增批文,不过时至今日仍未能实施,这次定增对于缓解上市公司极度紧张的资金链至关重要,但是其面临的负面环境不容忽视:二级市场遭遇重大调整、主力产品出口禁令仍未解除、业绩大变脸且财务异常、集采政策下仿制药沦为化工股、缺钱却对外高溢价收购,上市公司此次定增能否成行仍有待观察。

  资料显示,华海药业是一家集医药制剂和原料药为一体的制药企业,主营业务共分为四块:原料药及中间体销售、成品药销售、技术服务、进出口贸易,2018年收入分别为20.1亿元、28.84亿元、3689万元、1.41亿元。

  资金需求大

  根据公告,3月26日,华海药业收到来自中国证监会的定增批文,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5亿股新股,批文自核准发行之日起6个月内有效,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17.6亿元。

  这次定增对于华海药业至关重要。

  最新的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华海药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60.25%,其中短期借款、1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分别为27.77亿元、1.35亿元、11.96亿元,有息负债合计41.08亿元,而公司目前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14.89亿元,不仅远远低于长短期有息负债之和,就连短期借款也不能完全覆盖,资金链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除了有息负债之外,华海药业账面上还有大量需要支付的其他应付款,截至2018年年末有11.36亿元,主要系期末应付购回少数股东持有普霖强生的股权款。根据年报介绍,2018年10月8日,经孙公司普霖强生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普霖强生”)董事会决议通过,上市公司拟购回少数股东持有的普霖强生24.24%的股份。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账面上其他应付款仍有11.47亿元,表明这笔收购款目前仍未支付。

  再者,华海药业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正常资本支出,2015-2018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5.24亿元、7.33亿元、7.95亿元、11.25亿元。

  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年末,公司在建工程中共有接近20个重要项目,其中多个项目投资金额巨大,包括华海南通工程、南洋区块厂区工程、华海制药项目、华海生物项目,预算投资额分别为7.85亿元、10亿元、56.78亿元、10.47亿元,2018年年末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的比例分别为28.39%、2.44%、1.2%、6.64%。

  因此,这次定增对于缓解华海药业的资金需求至关重要。不过,此次定增自批文下来已两个月有余,时至今日仍没能实施,而且上市公司还发布了一份延长有效期的公告。

  根据公告,华海药业此次定增股东大会决议有效期原来截止日期为2019年6月14日。5月9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为确保本次定增事项顺利进行,同意将本次定增股东大会决议有效期延长至自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议案之日起12个月为止。5月22日,公司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此次定增股东大会决议有效期顺延至2020年5月22日。

  这似乎表明华海药业定增计划的进展并不是太顺利。事实上,最近两年以来,伴随着二级市场的大幅调整,众多此前参与定增的资金已经被深度套牢,整个市场对定增项目趋于谨慎,不少项目也因此而流产。

  惨淡的业绩

  惨淡的业绩,是华海药业此次定增必须要面临的另一个槛儿。

  4月30日,华海药业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50.95亿元,同比增长1.85%;实现净利润1.08亿元,同比下降83.18%,净利润创下近8年来新低。

  公司业绩大变脸,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到缬沙坦杂质事件影响。

  2018年7月,由华海药业生产的用于治疗高血压的药物缬沙坦被发现含有一种有可能致癌的不纯物质——N-亚硝基二甲胺。经检验,该物质属于强效致癌物质。缬沙坦原料药致癌物质被发现之后,由华海制药生产的相关药品迅速在美国、加拿大、超过20个欧洲国家及中国市场被召回。

  2018年9月28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布警示函,停止公司川南生产基地生产的所有原料药以及使用公司川南生产基地生产的原料药制成的制剂产品出口至美国。同日,意大利官方在欧盟官方网站发布了公司川南生产基地的“不符合报告”,要求欧盟国家停止进口公司缬沙坦原料药及中间体,欧盟官方也在其官方网站发布类似公告。

  华海药业最主要的收入来自于出口,2018年来自国外的收入有31.72亿元,占收入的比例达到62.53%。因此,这次药品质量事件对上市公司业绩造成重创,公司不仅要承担因产品召回、客户补偿、推进缬沙坦杂质事件处置等发生的损失,同时还对于召回产品及库存产品计提跌价准备。2018年年报中,公司列支及计提的与缬沙坦杂质事件相关的直接损失合计4.14亿元。

  时至今日,美国FDA和欧盟仍未解除对华海药业的禁令,只要这个禁令不解除,大资金就会对华海药业持谨慎态度,保持距离。

  再者,尽管华海药业2018年的业绩已经非常差了,但是仍然有不少水分。

  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5.18亿元,其中资本化研发投入1.21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为23.39%。华海药业属于化学药品生产企业,同行业中规模和市值最大的是恒瑞医药(600276.SH),其2018年研发投入高达26.7亿元,但是却没有做任何的资本化处理,完全进入费用。很显然,华海药业研发投入资本化政策,要比恒瑞医药激进。

  根据会计政策,研发分为研究和开发两个阶段,研究阶段发生的费用全部计入损益;开发阶段的支出只有在满足一定条件时,才能完全进行资本化处理,不符合条件的支出仍要计入损益中。

  申银万国分析师龚浩在《苹果比苹果,再做投资决定》一文中指出,开发支出资本化会夸大企业的资产、净利润、经营性现金流,使企业多缴所得税,损害企业的内在价值。

  2018年,华海药业净利润只有1.08亿元,而其当年资本化研发投入为1.21亿元。如果没有研发投入资本化,那么华海药业2018年或将出现亏损。此外,公司2018年还有一大笔其他收益,金额高达3.22亿元,主要系本期收到政府补助增加,如果没有这笔收益,华海药业2018年的亏损金额将更大。

  事实上,华海药业不止业绩水分大,而且含金量也不高,几乎每年的净利润都要少于经营现金流净额。

  2015-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42亿元、5.01亿元、6.39亿元、1.08亿元,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95亿元、4.33亿元、5.46亿元、6790万元。

  这背后的直接原因是,公司存货和应收账款日趋高企,截至2018年年末两者账面价值分别为21.85亿元、18.94亿元,两者合计40.79亿元,占流动资产和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8.26%、39.35%。

  从纵向上来看,2015-2018年,公司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189天、211天、239天、332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94天、102天、104天、124天,营业周期分别为283天、313天、343天、455天,公司周转整体上表现为越来越慢。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华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