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豪赌新能源车危机四伏 小康股份盈利进退失据

  风光iX5主打轿跑SUV概念,小康股份的用意或许是将两款车型拉开定位差异,抢占更多的价格区间。轿跑SUV是车企目前关注的一个热点,但在销量排名中,轿跑SUV并没有亮眼的表现,月销量过万已属优异水平了。

  更为糟糕的是,小康股份“租用”的商标即将到期。小康股份使用的商标并非是自己的,而是东风汽车集团的。收购预案显示,2010年6月20日,东风小康与东风汽车集团签署协议,东风小康可以使用东风汽车集团的商标,范围是微型客车、微型货车、微型箱式运输车或进行售后服务。

  该合同有效期为10年,收费上限为5元/辆。2014年4月15日,东风汽车集团就允许东风小康在乘用车领域使用公司商标签署了协议,该合同于2013年5月20日起执行,合同有效期为7年。

  也就是说,到了2020年,东风小康使用东风商标的时间大限将到。在此之前,本次收购不影响原有合同的履行。虽然有效期满前1个月东风小康可提出续签要求,但东风小康变成小康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后,“合作是否将持续、‘东风’相关的品牌是否仍然许可小康使用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对于这些种种疑问,截稿前小康股份并没有回应《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

  在新能源车型的开发上,小康股份开始使用自创品牌。在新能源车型的投入上,小康股份拿出了自家家底,几乎付出了“血本”。在新能源车目前的乱局下,行业从业者和新入局的玩家都想分得一杯羹,小康股份能否实现“赌博式”投入的高回报呢?

  押注新能源

  2016年6月上市的小康股份在上市刚满半年后就推出了定增方案,公司计划以不低于27.82元/股的价格发行1.42亿股,最多募资39.6亿元用于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建设和纯电动智能汽车开发项目。

  小康股份表示,电动车项目建成全部达产后,预计可实现年收入约83.57亿元,可实现年净利润约2.37亿元,税后总投资收益率12.85%,税后静态投资回收期8年。以小康股份2016年的收入和净利润来看,仅这一个电动车项目就可以再造约半个小康股份。

  小康股份IPO时的募资额也不过8.28亿元,半年后定增计划融资额近乎4倍于IPO募资额。不过,之后证监会出台新规,再次融资时距离前次募集资金到位日至少18个月,小康股份仅距离半年左右时间,定增因此在2017年3月终止。

  在定增道路阻塞后,小康股份选择了可转债。2017年11月,小康股份宣布发行15亿元可转债,资金用于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数日后发行顺利完成。

  这只是小康股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小部分投资而已,小康股份实施新能源业务的主体主要是两家子公司,其中一个是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金康新能源”)。

  金康新能源是小康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原有注册资本为3亿元,2017年3月,小康股份将其注册资本增加7亿元至10亿元。一年多之后的2018年6月,小康股份再度宣布将金康新能源的注册资本从10亿元猛增至40亿元。

  新增加的30亿元注册资本资金来自两个途径,可转债募集资金4.23亿元和自有资金25.77亿元。

  小康股份的新能源业务在国外也有布局。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小康股份出资3000万美元在美国设立了SF MOTORS公司。2017年10月,小康股份公告称SF MOTORS公司计划以3300万美元收购InEVit的100%股权,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任CEO马丁·艾伯哈德及其团队。

  随后,小康股份又以1.1亿美元收购了AM General LLC,并将SF MOTORS增资至6000万美元。此外,小康股份还认购4.5亿元劣后级有限合伙份额,成立了规模30亿元的重庆君岳共享新能源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用于电池、电机、电控领域的新建项目等项目投资。

  在设立了上述“三电”投资基金几天前的2017年12月初,小康股份出资5亿元成立了规模为20亿元的金康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中新融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或其指定主体负责募集剩余份额,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则是鼎鼎大名的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

  在设立了合计规模50亿元的两只产业基金之后,小康股份在新能源方面的布局并未终止。2017年12月,公司先后宣布启动了投资规模为20.26亿元和10.66亿元的高性能汽车动力电池和高端电动汽车电驱动系统项目。

  国内外两条线布局,不到一年时间,小康股份动用的投资规模就达到约140亿元的规模。这其中除了可转债募资15亿元和产业基金外部资本合计投入的40.5亿元之外,绝大部分都要靠小康股份自身来解决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押注新能源的同时,小康股份并未放弃传统燃油车业务,2018年3月,公司出资6.4亿元收购了控股股东持有的泸州容大车辆传动有限公司86.37%的股权,以此获取后者的自动挡变速器技术。

  4月,小康股份又在印尼投资4.56亿元,设立年产3万辆的风光580及风光S560等SUV车型生产基地。

  这一系列的投资并不意味着小康股份要立即拿出数十亿元对项目实施齐头并进,但短期内多个项目陆续上马已经让小康股份压力骤现。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小康股份的短期借款达到历史最高的25.03亿元,17.68亿元的长期借款同样处于历史高位,59.86亿元的货币资金看似不少,可根据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货币资金的增加一部分是源自可转债的发行,并且公司的货币资金并非可以全部随时支取。2016-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小康股份货币资金中的“其他货币资金”分别为14.24亿元、14.94亿元和25.99亿元,“其他货币资金”主要为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和借款保证金。

  根据2018年三季报,在乘用车上市公司中,除了已经资不抵债的一汽夏利(000927.SZ),小康股份67.9%的剔除预收款后负债率仅次于金杯汽车(600609.SH)和力帆股份(601777.SH)。

  目前小康股份已经有部分新能源车的收入。年报显示,2016-2017年,公司新能源车业务实现收入1.8亿元和8.81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8.59%和12.59%,传统燃油车的毛利率分别为18.43%和21.57%。

  新能源车毛利率的下降一是源于补贴的下降,二是新能源乘用车销售毛利率较新能源商用车低,小康股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占比从2016年的1.30%上升到2017年的28.48%;单台新能源乘用车国家补贴标准比新能源商用车低约1.8万元/辆。

  小康股份目前重金投入的正是新能源乘用车的研发,目前新能源车补贴逐年退坡,2021年以后政府不再补贴。

  2017年,小康股份确认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收入5.24亿元,占公司2017年利润总额的36.97%。但由于还未达到领取标准,这些收入只能计入应收账款中,截至2017年年末,公司累计的新能源补贴达到7.26亿元。

  补贴对新能源汽车有多重要,看看北汽蓝谷(600733.SH)的重组书就可见一斑。2016年及2017年1-10月,北汽新能源销售的EC系列纯电动轿车每辆平均售价为10.05万元、8.48万元,每辆汽车的平均补贴金额为6.62万元和4.37万元。

  2016年和2017年前10个月,北汽新能源销售EC系列纯电动轿车4128辆和44636辆,即补贴额分别为2.73亿元和19.51亿元,而公司2016年和2017年前10个月的归母净利润只有1.28亿元和5362万元。

  即使有政府补贴,小康股份新能源业务依旧亏损。2018年半年报显示,金康新能源亏损3974万元,SF MOTORS亏损2.21亿元,InEVit LLC亏损了3225万元。正是新能源业务的大幅亏损,原本盈利持续增长的小康股份在2018年增速断崖式下跌,2018年三季报公司归母净利润降幅接近90%。

  若不是大幅增加开发支出,小康股份恐已经陷入亏损了。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的开发支出达到历史新高的10.48亿元,较2017年翻了不止一倍。

  小康股份并未在三季报中透露研发的投入情况,根据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支出4.92亿元,管理费用中的研发支出为1.96亿元,费用化的研发支出占比为39.77%,即资本化比例达到60.23%。

  2016年和2017年,小康股份的研发投入分别为4.75亿元和8.12亿元,研发资本化分别为2.45亿元和3.44亿元,占比为51.52%和42.37%。

  上市前的2013-2015年,小康股份的研发支出分别为1.92亿元、3.36亿元和2.95亿元,资本化金额分别为1.1亿元、1.37亿元和1.25亿元,占比分别为57.73%、40.8%和42.32%。

  三季报时,小康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已经跌至不足5000万元,如果继续保持研发支出中资本化占比40%-50%左右的比例,公司恐已经陷入亏损了,加大资本化的比例显然有利于美化公司的报表。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天下公司 记者  杨现华/文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小康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