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皇台酒业每况愈下 四大乱象浮出水面

  “之所以多次重组不成,主要原因就是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相近,一直在内讧。”一位知情人士称。

  截至2017年9月底,上海厚丰持有皇台酒业19.6%股份,依然被认定为皇台酒业控股股东,而北京皇台持股13.9%,系皇台酒业第二大股东。北京皇台控股股东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持股97.83%),后者由凉州区国有资产管理局全资持有。

  长期的股权对峙导致皇台酒业人员高层变动频繁。2016年10月,皇台酒业副董事长吴生元、董事总经理兼董秘李学继、独董余庆辉、副总经理薛效忠、财务总监李宏林集体辞职; 11月1日,皇台酒业副总经理解荣喜辞职。2017年,皇台酒业再次出现高管集体请辞的现象。

  为何每况愈下?

  前不久,兰州银行冲刺IPO,在兰州银行招股书披露的借款合同纠纷中,公司皇台酒业的名字现身被告栏,而原告是兰州银行武威分行,涉案金额为1675万元。据了解,该案件处于“执行申请已受理”阶段;另外,皇台酒、甘肃日新皇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还与兰州银行存在1445万元的借款纠纷,截至目前已经调解。在此之前,皇台酒业经常处于债务纠纷状态,原因也大多是欠款导致被诉讼。

  曾几何时,皇台酒业曾荣获包括第二届巴拿马特别金奖在内的国际、国内酒类最高奖项100多项,更享有“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美誉。

  “皇台酒业曾计划走出区域,布局全国,但是他们的产品设计、销售思路都存在很多问题,不仅没有走出甘肃,销售局面也并没有打开。”白酒专家刘亚伟说,在目前的甘肃白酒市场上,金徽酒、西凤酒销量都不错,甚至当地的普通酒企红川酒都卖得不错,但就是很少能看到皇台。

  “皇台在市场上基本买不到,多年前这个牌子还流行过一阵,现在销声匿迹了。”甘肃一位酒水批发商告诉记者。

  据一位多次去皇台酒业参观的资深投资者对记者称,前些年卢弘毅当董事长的时候,还会带领大家去看看酒窖和仓库。自2014年之后,武威市决定,主城区不再布点建设工业项目,列入出城入园搬迁改造计划的工业企业要按照要求迁至位于高坝镇的武威工业园区,对无特殊情况拒不出城入园、排放不达标、存在安全隐患的企业,2015年底前一律停产关闭。

  此后,皇台酒业一度与政府陷入僵局之中。上述投资者称,从那以后,就再没有参观过皇台酒业的酒窖、仓库。

  皇台酒业陷入尴尬的同时,以贵州茅台为首的一线酒企去年以来持续扩张,仅2017年前三季度,“茅五洋”占据白酒行业净利润的80%。

  “原本还有本地市场可以深耕,但是皇台酒业错失了发展机遇。”一位酒业观察人士称,在本地市场难以坚守、缺少资本助推的情况下,区域类酒企面临着两难境地,皇台酒业就成了“失去阵地”的典型代表。

  经营不振直接导致财务捉襟见肘。多年来,皇台酒业一直在披星戴帽边缘徘徊,且亏损年份居多,即便盈利,数额最多也不过千万元,大多数时候保持在几百万元左右。

  今年4月14日,皇台酒业在2017中表示,公司去年营收同比大降73.23%主要是前任管理层离职前大肆进行以快速变现为目的的买赠促销、让利销售、低价销售活动,扰乱了产品价格体系,导致经销商库存积压严重,而公司失踪的大宗成品酒或加剧了产品出厂价及市场价的倒挂现象。

  为了保壳不被退市,皇台酒业还发生过财务造假案件。

  2017年1月5日,深交所公开谴责皇台酒业虚增500万元营业外收入。回溯前情,皇台酒业已因2013-2014年连续亏损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5年若继续亏损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后来,皇台酒业称收到甘肃省葡萄酒协会对公司葡萄酒新产品开发项目给予的500万元专项补助资金,计入2015年当期损益,由此令皇台酒业2015年成功扭亏,解除暂停上市风险。后经查明,这笔补助并不存在,公司遂被监管层立案调查并最终被给予行政处罚。

  由于财务不振,皇台酒业经常处于债务纠纷状态。据甘肃财经界知情者透露,“皇台酒业的历史遗留问题非常多,既有前些年没解决的,又有这两年新增的。在甘肃,民营企业在接盘相关企业后,吃了亏的并不是个例。”前述兰州银行起诉即是一例。

  来源:证券时报 记者 曹桢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皇台酒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