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皇台酒业每况愈下 四大乱象浮出水面

  “南有茅台,北有皇台”。

  早在2000年8月,位于甘肃的皇台酒业(000995)便在深交所上市。彼时,国内一干后来风光无限的二线白酒尚未完全起步,即便是贵州茅台也在一年后才在上交所上市。

  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皇台酒业每况愈下,甚至于2018年初曝出亿元库亏事件,成为业界负面典型。

  前不久,兰州银行冲刺IPO,在其招股书披露的借款合同纠纷中,皇台酒业的名字现身被告栏,涉案金额为1675万元,使得这家公司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发现,皇台酒业库亏背后可能隐藏着更大的迷雾。随着调查的深入,皇台酒业系列问题逐渐暴露。

  甘肃高层或已介入调查 2018年1月底,皇台酒业称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进行的年终存货盘点中发现,成品酒存在库亏约6700万元的严重问题。

  皇台酒业称,上述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如若核实,将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总体损失金额公司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2月8日,皇台酒业还发现存在相关人员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线索与部分事实。由此,含6700万元在内的涉案金额总计高达亿元以上。查询皇台酒业产品价格,“失踪”的库存可对应约100万瓶酒。

  “一般来说,丢失这么大量的白酒几乎没有可能,因为白酒企业都制定有严格的盘库制度,按月度、季度、周度进行盘查,一般丢失个几十箱、上百箱都很容易被查出来。”陕西一位酒企高管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白酒企业的存货主要是半成品或者是自制半成品,也就是基酒,只有勾调并包装好的才能是“库存商品”,而库存商品一般是根据经销商的订货来生产的,白酒企业账面的库存商品一般都很少,因为半成品放置时间越久就越值钱。尤其是前两年白酒行业进入业绩爆发期,酒厂的库存就更少了。

  该人士称,“一次丢失几千万上亿元的白酒,在理论上没有可能性。要么是监守自盗,要么是财务造假,这批酒根本就不存在!”

  他继续说,“在我们酒厂,一箱酒出库都要经过几道手续,这么大规模的库亏,白酒‘人间蒸发’,是不能相信的事!”

  深圳的一位资深财务专家称,皇台酒业2017年年报中,白酒类库存商品跌价准备2824万元。另外,连自制半成品和包装物都做了也做了计提减值,说明存货是有问题的——要么存货是虚构的,要么早就没在仓库里。反观贵州茅台2017年年报,并无包装物一说,泸州老窖洋河股份也都没有包装物。因此他认为,皇台酒业的财务报表存在问题,至少不尽合理。

  事件正在持续发酵。3月30日,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下发《不予立案通知书》,告知皇台酒业提出控告的财产被侵占案,不予立案。皇台酒业作出反应,表示将在补充已掌握的新的线索及犯罪事实的基础上向凉州区公安局申请复议。

  凉州区公安机关为何不予立案?案件本身不具备立案价值,抑或公安机关对该案件持有不同意见?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接近甘肃政界高层人士处获悉,皇台酒业库亏事件并未因凉州区公安机关不予立案而画上句号,此案已引发关注,或将移交甘肃更高级别的部门处理。

  皇台酒业方面对上述案件始终不愿透露更多信息,公司董秘谢维宏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关于“白酒库亏”要以警方的调查结果为准,公司暂无发表意见。

  内讧不断治理混乱

  “皇台酒业的股权乱相由来已久。”甘肃财经界一位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皇台酒业最初由国企改制而来,原第一大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皇台”)因家族矛盾导致股权趋于分散。

  2010年2月,卢鸿毅、刘静和赵泾生三人掌控的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厚丰”)进入,成为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而北京皇台退居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二者分别持有皇台酒业19.6%、13.9%的股权。

  相关信息显示,1971年出生的卢鸿毅为甘肃省某原省级领导之子。

  卢鸿毅入主皇台酒业后,曾提出了一系列振兴公司的并购方案,包括拟收购国内多家知名酒类企业等等,但因地方国资的掣肘而作罢。皇台酒业后来又引进“德隆系”新股东,拓展番茄制品等新业务。

  2014年,皇台酒业计划与浏阳河重组。当年皇台酒业官司缠身,浏阳河又被曝“资金链面临断裂”,导致双方的重组未果。次年,皇台酒业谋划进军番茄业务,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当年以《*ST皇台加速转型 新股东是个番茄通》对此做过报道。

  2015年4月,上海厚丰完成股权变更,卢鸿毅等人悉数退出,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99%,后者由自然人吉文鹃控股(持股45.67%)。

  2016年,易主后的皇台酒业又计划与游戏类公司飞流九天重组,最终泡汤。2017年,皇台酒业计划将公司白酒业务、红酒业务及负债,划转入公司全资子公司;同时,皇台酒业拟投资不超过2.5亿元通过增资或股权转让的方式取得深圳中幼教育控股权,涉足幼儿园课程开发与运营。后来,这一重组计划亦被搁浅。

2页 [1] [2] 下一页 

皇台酒业6700万元成品酒不翼而飞 停止向经销商铺货

皇台酒业6700万库亏细节浮出水面 停止向经销商铺货

白酒上市公司中仅皇台酒业和青青稞酒预亏 分化加剧

皇台酒业折戟全国化 亿元库亏背后的重组困局

皇台酒业酒没了背后确有内鬼 涉案金额或升至亿元

搜索更多: 皇台酒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