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新商家频道 >> 正文
洋码头生死危机:买手2亿货款难兑付,平台并购方仍是未知数

  在过去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远程发起了两场沟通会,来自全球各地的买手们跨越时差上线,定居德国的买手吴笙也在其中。

  首场沟通会发起于8月31日,彼时三百多位买手商家在线,曾碧波发出恳求,“给我点时间,洋码头需要点时间,去把问题理顺,把资源整合好,给大家一个交代。”

  曾碧波还在这次会上表示,将在9、10月份通过稀释股权对洋码头进行股权重组,之后出售给一个“有流量、有资金、有业务、有品牌的大公司”,从而获得真金白银来解决债务问题。

  然而,待到9月24日晚,曾碧波对在线的90多位买手商家解释称,原本有一个国资背景且比较慎重的公司,“有将近一个多亿的注资,注入洋码头”,但在“洋码头人去楼空”及买手上门催款等报道见诸电视、报端后,“导致我后面去融资,基本谈好的事情,到嘴的鸭子飞了。”

  9月26日,吴笙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道出了自己的会后感触,“为什么总是画大饼?”在她看来,无论是洋码头平台,还是老板曾碧波,对于拖欠买手商家的2亿元货款以及3800万元的保证金,至今给不出一个合理的兑付方案,应对的方式却有一个,“拖延”。

  信任崩塌,始发于一年前

  曾碧波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透露,洽谈中的并购方选择“观望”洋码头,他在第二次沟通会上也如此告诉买手商家们,尤其是交易能否达成的条件,集中在平台接下来的交易转化率、收入、交易额以及卖家的经营数字等。

  “主题只有一个,买手赶紧回来,继续在洋码头卖货。”日本买手叶先生从未接到沟通会的邀请,他从相识且同样维权的海外买手处拿到了录音,听过全部内容后,他说,“开这两次会议,压根不是为了解决近2.5亿的债务问题。”

  9月26日晚,叶先生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透露,洋码头拖欠他19万货款“一年了”,为了催款,他的店铺在今年1月停止接单,本想借此向平台表态维权,却不曾想反被平台“封杀”。

  “现在连后台都登录不上了。”叶先生说,那一刻的他对平台信任全无。

  今年8月23日,曾碧波发出一封长达5000字的公开信,称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买手的资金结算回笼也受到严重影响,用户等待时间拉长后,订单取消率也比以前更高。除了业务持续下滑,平台在2021年为回国内资本市场寻求上市,进行了红筹(海外)架构拆除,以及对跨境业务资金、税务、外管等方面进行了合规化改造,这直接引发在2020年1月D轮融资中入股的新浪微博撤出,而洋码头退还了1亿元现金,之后加之银行抽贷8000万元,使得现金流恶化,平台经营危机重重。

  外界普遍认为,这一刻引致了买手与洋码头平台间的信任崩塌,实际上,早在一年前甚至更早,买手们就已经感知到了平台的资金掣肘问题。

  一位新西兰买手告诉记者,她在2020年底提现时,到账时间就要接近一个月,“10天变成了半个月,从半个月又延长至三个月,后来竟然是遥遥无期。”据她讲述,有不少老买手在2021年初察觉洋码头存在资金问题后,早早下架闭店。

  吴笙的店铺,在去年8月时已被拖欠了超16万元的货款,数次联系平台“洋管家”未解决,期间她还给曾碧波发去多条解决提现问题的求助信息,“他从来没有回复过。”最后,她选择停止配合店铺运营,之后便在去年10月底被洋码头工作人员从“奢品服鞋配签约买手”群移除。

  也正因如此,吴笙“因祸得福”,她被拖欠的货款规模不至于“失控”。她给记者截取了一个“接龙”登记信息,其中显示着洋码头上的店铺名称、买手名字以及不能提现到账的具体时间。记者看到,有些买手商家在2021年6月就被不予提现,提现难题大规模出现在2021年10月之后。

  来自澳门的冼先生,去年10月计划通过洋码头在内地发展海淘生意,进驻前还有意对这个运营了十多年的平台调查了一番,“当时有卖家反映到账不准时,平台回应只是针对违规卖假货的店铺。”这一理由加之首页的明星代言图,让冼先生投入10万元备出了第一批化妆品,只卖了两个月就发现“没有一分钱能提现成功”。

  如今,冼先生的商家后台已经看不到订单,“全部被清零了”,询问平台则被告知“售假清退”。对于上门催款的买手商家,曾碧波曾向记者强调,“带头聚众闹事的是被平台清退的产业带假货商户”。接受记者采访的买手们并不否认平台上存在售假店铺,“只是少数”,吴笙作为被拖欠货款、合规经营的欧洲买手之一,发现“售假”之外,洋码头拖欠货款会有各种理由和借口。

  买手提现,决定权在平台

  上述新西兰买手让记者查看了她的交易账单,自2021年7月以来,只有数额小于500元的部分订单提现成功,其余订单提现状态均显示“已提交银行”。

  冼先生自2021年10月28日发起第一笔提现,“3627.2元,手续费5元,已提交银行”,之后不同时间发起的十几个订单状态一致,“都提交了银行”,只有2021年12月16日和22日的最后两笔,共计1.2万元的订单,状态停留在“处理中”,直至他的订单被清零,无从查询。

  上述新西兰买手讲述,多数买手商家在等待提现的过程中,会向洋码头运营人员催讨货款,而平台代表则在群里通知,“还在经营、数据良好、无诋毁平台行为的商家,提现超过60-90天的,会优先处理;而已经不再经营,但过往记录良好,无诋毁平台行为的商家,会把反馈问题,移交专门负责的部门处理。”之后对于买手商家反馈的问题,不予理睬,若谁继续在群里维权,洋码头工作人员会直接将群组解散、再建,而那些急于追款、放弃经营的买手,多与新群组无缘。

  对于历史债务,曾碧波从未回避,除了未给买手商家结算的货款累计达2亿元,还有一笔3800万元的保证金。吴笙发现,平台除了将买手的货款结算账期拉长,还在2018年初将“0元入驻”规则调整为5000元的保证金,“不止新店,老店还要补缴”。

  吴笙之前的“奢品鞋服”直营老店补缴了保证金,后因货款拖欠而不及时履约,被平台移除时,官方不但没有退还保证金,还让她新开了一个店铺,并照例上缴保证金。在她看来,除了占用货款蓄起的“资金池”,保证金同样成为平台沉淀资金的一个渠道,而今这笔钱也成了洋码头待补的窟窿。

  针对资金去向,曾碧波在公开信中称,自2022年5月起,平台的资金结算已全面托管,按照跨境平台的监管要求,放在香港账户中进行境外结算。

  看过公开信,又认真听了两次沟通会后,远在奥地利、被拖欠了90多万货款的买手陈默,觉得曾碧波传达出的信息关键点是:买手商家的订单交易一旦成功,货款就会经过结算平台——万里汇,进入平台在支付宝国际托管的账户中,“即使洋码头倒了,我们的货款在支付宝的账户上,也是安全的?”

  对此,记者特别向蚂蚁集团旗下万里汇方面加以求证,对方回应称,洋码头这一海淘网站上的中国用户,若用支付宝付款,付款之后的资金会流入平台在万里汇上的备款账户,而万里汇会根据洋码头发出的指令,再将钱款结算给洋码头的指定商家。

  万里汇方面表示,今年5月在与洋码头签署合作协议后,万里汇仅是平台指定的跨境支付通道之一,“无权自行处理和决定洋码头备款账户的资金流向,同时也不掌握每家商户实际的应收明细。”

  一位接近蚂蚁集团的人士告诉记者,万里汇内部也已关注到洋码头公司的危机问题,也需要向平台上的海外买手商家们厘清一个事实,洋码头将货款的“大水池子”放在万里汇上,它会设有很多不同流向的水龙头,而“要开哪个水龙头,资金流向哪里,决定权在洋码头。”

  吴笙心里早前虽猜想平台主导着商家的货款结算,但一直不敢下判断,直到今年9月份的几笔订单,审核是“同意结算”,状态却一直显示为“待结算”。尽管合计才几千块钱,她还是用微信“轰炸”曾碧波,结果很奏效,结算成功。

  陈默已经无法分辨曾碧波说出的话中,“哪句真,哪句假”。例如,曾碧波不止一次提及蚂蚁银行,“他们(蚂蚁银行)可以提供一些贷款,但也在看数字、履约、订单取消率等”以及“一些头部卖家的交易速度会比较好看一点,获得(蚂蚁银行)融资的能力会更强烈”……为此,记者加以求证,蚂蚁银行方面回应称,“我们和洋码头之间只有跨境支付(代发)协议,没有其他合作关系。”

  采访中,记者还从一位行业人士处获悉,洋码头方面曾与蚂蚁集团沟通营销合作一事,但对方并未对其需求予以回应。上述行业人士猜想,曾碧波一些表述“失实”背后,或是“为了活下去的不得已为之”。

  需要提及的是,今年以来全球经济震荡严重,跨境电商平台面对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冬天来了,如果平台真的倒闭,波及的影响面可能更大。”上述行业人士也希望,洋码头能度过难关,关键要担负起责任,合法合规地解决好与平台买手商家间的资金纠纷。

  危机之下,平台急寻并购

  “不光是债务危机、舆论危机,最大的问题是信任危机。”曾碧波深知洋码头当下之急,创业13载的他,与平台一起经历着生死劫,他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自己曾收到死亡威胁。

  据曾碧波讲述,买手商家上门催款之后,经侦部门不但介入调查,而他自己也被实施边控。不过,在最近一次的沟通会上,曾碧波向买手商家强调,经侦将在今年年底解除对他的边控限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是金融犯罪,没法立案。”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洋码头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