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日亏1万,我的上海咖啡馆如何“自救”

  库存空了。4月26日晚,上海浦东新区的一栋封控楼内,猫哥被拉到了一个小群里。

  拉他的是同小区的邻居咕咕,两人并不相识,现在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团咖啡。

  3月中旬封控,迄今第41天,猫哥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认识了过去两年几乎0接触的大多数邻居。起初是分享生存物资,封控来得突然,同栋楼的人们靠“相互救济”度过了头俩礼拜的艰难时期

  “后来演变成分各种东西,我把备着的咖啡豆也拿出来分了。”

  直到4月底,猫哥的咖啡豆消耗一空,遇上了在大群里提议团咖啡的咕咕。

  上海人爱喝咖啡,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此前,#上海 我要喝咖啡啊#登上热搜第一,热度超3亿,有网友评论上海的咖啡老炮儿:“血液里都流淌着阿拉比卡的清香”。

  在上海,淮海中路从头走到尾,你能看到49家咖啡馆,南京西路则有41家;枫泾路平均每100米能路过5家咖啡馆。时至今日,小红书上,#教上海人做咖啡#的笔记已经超过4万篇,Manner、Seesaw等咖啡品牌也在各个社交平台主动传递出咖啡团购的讯息。

  咖啡豆团长——这个悄悄出现的角色,逐渐活跃起来。咕咕是一名新晋的咖啡团长,他的咖啡团小群,在3天内很快聚集了195人,猫哥成了团长助手,上午11点开团,下午3点就拉齐了团。消费者端的热情需求,传递到供给侧,让咖啡品牌们看到希望。

  疫情之下的上海咖啡,逐渐成为这座城市和人们携手前行的缩影。

  《上海咖啡消费指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上海咖啡馆业态结构中35.08%为连锁咖啡馆,55.88%为精品咖啡或小微咖啡馆。作为全球咖啡馆数量最多的城市,错落于上海大大小小的8000多家咖啡馆,此时也正在经历最难熬的时期。

  门店无法开张,租金、人力都是硬性开支,更难解决的是供给和物流——3-5月正是咖啡豆的新产季,过往,来自全球各个咖啡产地的咖啡豆会在上海港卸货,随即覆盖到全国市场。行业停摆,从上游的咖啡生豆商、中游的产品加工厂、咖啡烘焙商到下游的咖啡馆、消费者,都在面临着各自的焦虑,却又展现出了令人惊讶的韧性。

  开团购、做线上、静候解封,生活没有停滞,一杯咖啡正在发挥它神奇的力量。

  01

  我,在上海,团咖啡豆

  猫哥是个95后,在上海从事金融行业。

  在他看来,上海人喝咖啡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独特的城市文化影响,喝咖啡是习惯使然。上海各具特色的小咖啡馆,对于年轻人而言是重要的交友场景;另一种,是工作需求,咖啡提神解乏。“拿我们行业举例,工作压力大,夸张的一天喝两三杯咖啡‘续命’。”

  相较而言,猫哥并不是重度需求咖啡的那一批,但他理解这种需求。

  “居家隔离后,我们仍然需要处理工作和日常生活,节奏有时候反而更快。”帮忙团咖啡,反而成为猫哥一种另类的解压方式。“团购过程中的组织协调能力、能够帮助到别人的成就感,以及除工作之外的沟通、交流,都是我现在觉得难能可贵的。”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却让来上海两年多的猫哥,在物资分享中感受到了邻里间的温情。猫哥和咕咕,都是无偿自发的小区团长。起初两人并没有团咖啡的渠道,但是随着部分企业的复工,各个咖啡品牌也开始自救,在小红书、抖音等上主动发出可团购的信息。

  咕咕最初开的是Seesaw的咖啡团,包含咖啡豆、咖啡液、冻干粉等,但这个团并未成功。“Seesaw的起送价要求是2500元,但实际配送还有一个隐形的条件,是要求单件物品购满40份。当我们在群里团到30多份时,对方却说没有货了。”Seesaw短暂地成为咖友们心中的“渣男”。猫哥随后建议开Manner的团,20份起送,但需要额外300元配送费。

  不同的配送要求推高了整体成本,但各个咖啡品牌的价格都保持在正常甚至有小幅度优惠的水准。以Manner为例,提供给消费者8个套餐,其中1kg的意式咖啡豆标价是300元,而其天猫旗舰店的标价则是75元/250克,价格区间和前者完全吻合。

  “26号进的群,第一波失败后,第二个Manner的团很快开起来,27号下午4点多下订单,晚上9点多就送到小区门口了,货拉拉送来的。”猫哥告诉「电商在线」,短短3天内,群里开了三个团,第一个Seesaw团失败后,之后又尝试了一次。“这回也是团到30份左右,咕咕干脆把剩下十份的钱先给付了。”从收集信息、确认订单、联系发货,到送到小区后分发到各栋楼,和其他团长相比,咖啡团长相对轻松,但提供的却是生活而非仅仅是生存的价值。

  “我们不能说这个东西,对于谁来说不是必需品,对于谁来说是必需品。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就像今天要是四川人,也许就要去买火锅底料了,这和城市的经济、文化都是息息相关的。在上海,咖啡就是一个非常繁荣的产业,有它稳定的客户群体。”一开始是解决个人需求,后来是邻里之间互相帮忙,到五一过后,一家个体经营的咖啡品牌从小红书找上了猫哥和咕咕,“小的实体企业更艰难,我们现在也是能帮一点是一点,帮他们做一些扩散。”

  02

  被迫中断的供应链

  在咖啡的产业链上,消费者和咖啡馆是末端,上游还连着咖啡生豆商、咖啡烘焙商、产品加工厂……消费者主要愁怎么买,链条上的每一个角色,面临的焦虑却不尽相同。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咖啡馆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