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餐饮人的2020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困在局中!

  23年前,作家余华写下了自己的经典小说《活着》,讲诉了在大时代背景下,一己的悲欢离合,让读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23年后,在魔幻的2020年,任谁也没有想到,因为一场新冠疫情,我们餐饮人竟深刻的体验到了余华笔下为了“活着”奔波的痛楚感。

  站在岁末年尾的时间车轮上,只想长长地、长长地舒一口气,然后大声地喊上一句:我终于熬过了2020年。

  这一年,我们看到了,年营收5.5亿元的烧烤巨头,疫情下只能无奈全员卖烤炉发工资的悲壮;

  这一年,我们看到了,亏了5亿元,却卖房卖车也要让员工有饭吃的创始人担当;

  这一年,我们看到了,一个24年叫做眉州东坡的传统餐饮企业,疫情下开创新模式,24小时里在超市里连开4家门店的战士姿态;

  我们还看到了,一个76岁房东主动为餐厅减免房租的温情时刻;

  ……

  这是我们一起经历的2020年,却也是不想再回去的2020,谨以此篇献给拼尽全力熬过2020年的餐饮人。

  01

  突遇疫情:

  欲哭无泪,300桌年夜饭全部退了……

  “往年春节,是我们一年中最赚钱的日子,很多人不提前一个月定,根本就定不到,可是今年一桌都没了……”

  这是来自山西运城开了10年餐馆的王大姐,在疫情后第一时间接受我们采访时的发声。

  在山西运城,村儿里人过年现在都定宴席,能从初一忙到正月十五,一家基本都要定上三五桌,所以每家餐馆的储备菜都非常多。

  “以往每年,得备个300桌吧,这村儿里没多大,都认识,也不收定金,不来就告诉一声。

  今年算是糟心了,一桌都留不下啊,300桌全退了……”

  王大姐欲哭无泪。

  同样,在北京做宴会的北京宴运营中心负责人刘斌,也遇到了同样问题,为了打赢年夜饭这一仗,他重装修了11个包厢,二线人员全部投入到一线,成本相对于去年总体增加了5%-10%左右,结果疫情来了店陆续停业了,哭诉无门……

  02

  野味风波:

  200家门店险遭“灭顶之灾”,上演15天生死自救……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将近10个月,提及这些蛙来哒联合创始人罗清仍然心有余悸。

  疫情爆发后,祸乱之源“野味”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全国各地纷纷开展了严肃的整治行动,严查野味产业链,与野味相关的餐厅、菜品等统统被叫停。

  和野味青蛙一字之差的牛蛙,也一度卷入了禁售风波。主营牛蛙菜品、拥有近200家门店的蛙来哒,也险些遭遇一场灭顶之灾。

  1月23日,罗清最早收到牛蛙即将被暂停销售的消息,当时,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人来商场了,逐个餐厅通知,非家禽类的其他动物产品一律暂停销售,包括牛蛙。

  2月3日,一份网络流传的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的“红头文件”引发了轩然大波。文件赫然写着:禁止经营销售蛇类、牛蛙等野生动物。

  无独有偶,还没等到4日,罗清发现大众点评直接屏蔽了蛙来哒所有门店信息。与此同时,其他和牛蛙相关的品牌餐厅信息,也统统被屏蔽了。

(网络上流传的“红头文件”)

  原本疫情之下,直接亏损已接近两三千万,再加上野味风波,对蛙来哒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罗清四处奔走为牛蛙证明。

  2月7日,已经跑了15天的罗清,终于听到了一则好消息: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发布了一则紧急通知,没有将牛蛙列入野生动物,不在禁售之列。

  那段时间,不少像罗清一样的餐饮老板不仅要承受疫情的打击之痛,还要担心自己家的菜是否是是禁售菜品,心惊肉跳。

  03

  积极自救:

  现金流中断,2000名员工靠卖烤炉发工资……

  “疫情前,48家直营店,年营收5.5亿元”

  “疫情后,现金流中断,光房租支出就400万,2000名员工靠卖烤炉发出工资”

  ……

  如果不是亲自采访丰茂创始人尹龙哲,我很难相信以上对比出自一家企业。

  这场疫情,对聚餐属性餐厅,尤其是直营门店数量较多的餐企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让人窒息。

  “那段时间餐厅真是没人,烧烤聚餐属性强,这个时候谁敢来吃啊,可是总不能坐着等死吧,于是我们想既然你不能来店里吃,那我们就送到你家里,开始研究家用烤炉,然后鼓励员工去卖,卖出去一套给10%的提成,就这样我们2000多名员工靠卖烤炉领工资,熬过那段最难的日子。”

  同样,面临生死抉择的还有何师烧烤创始人碗均,对于直营门店破40多家,养活几百名员工的企业来说,碗均从来没有如此焦虑过,一向不在朋友圈发何师任何信息的她,也开始主动发起了朋友圈,在疫情期间增设了外卖套餐,点一单外卖送一斤菜,研发新零售产品成功进入盒马鲜生,这才让何师烧烤平稳度过难关。

  04

  复工无望:

  复市2天后,我又把餐厅关了……

  疫情突袭,餐企纷纷歇业,但随着复工潮来袭,不少餐饮企业跃跃欲试:

  “本想着北京复工了,我的餐厅也开业生意会好点儿,没想到一盆冷水浇到底,昨天卖了500元,今天卖了180元,决定今天继续闭店!做餐饮真是太难了!”

  这是北京一个餐饮老板在疫情期间真实的经历。

  同样陷入焦虑的,还有四有青年米粉创始人赵刚:“现在的人流量很差,是不足以支撑堂食员工的,企业复工,不代表餐饮就完全可以复工了,房租工资水电费都得交,越开越亏本,有些店还不如暂时先关掉呢。

  05

  房东降租:

  76岁老人免租2月,男子汉也被暖哭……

  这世上,本就各自门前有各自的雪,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太难。

  中山小榄镇的新军佬海鲜酒家的温经理,在疫情期间深刻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被“暖哭”。

  疫情期间,他的餐厅经历了开业这么多年最惨淡的日子,打电话退桌的比订桌的还多,无奈店里只能关店卖菜。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饮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