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冻品迎来红利期

  疫情对零售、餐饮造成的影响还在继续,与这些行业相关的各类商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冻品是其中之一。

  春节原本是冻品的销售旺季,疫情期间线下客流骤减导致餐饮、零售门店在下游的销路受阻,此外交通管制还造成员工短期内复工难,物流和传统批发链路流通不畅。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在今年春天给冻品行业施加了诸多压力。

  但是,与此同时,机遇也与疫情相伴。春节结束一个多月后,三全、安井等做速冻食品的公司股价均明显上涨。这是由于受疫情影响,储存期相对更长的冻品在家庭中的消费需求明显增加了。

  客观上来看,由于国内冷链物流网络逐渐完善,整个冻品行业也的确迎来了一个难得的机遇。一方面,由于快速迭代的零售市场给冻品带来了市场增量;另一方面,冻品的B端餐饮市场规模也不断增加,它在食材供应链、二次加工等垂直领域也带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意机会。

  2020年的疫情作为突发变量,正在加速国内整个冻品产业链的调整。

  01| 增长

  自从武汉疫情在全国扩散以来,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随着长时间居家不外出而改变。一些速冻类食品因其储存周期长,且制作方便的特点成为了这段时期人们囤货时大量选购的重点商品。

  我们在2月初采访到的几家武汉盒马店的工作人员均表示,速冻类水饺、汤圆在1月20日之后销货速度明显加快。

  据电商大数据服务机构ECdataway数据显示,今年1月24日到2月20日期间,天猫平台上的海鲜丸类总销量同比增1675%,水饺馄炖类总销量同比增78%,即食火锅总销量同比增144%,肉制品总销量同比增264%。

  消费者在长达1个多月的时间里持续表现出了对速冻食品的旺盛需求,反映着中国新兴消费市场对冻品越来越高的接受度,他们给整个冻品行业带来了新的变量。

  这种变量最直观体现在冻品在C端销售渠道上的变化。例如,冻品在淡旺季之间的消费区别正在逐步淡化,以及新一代城市消费者们更愿意购买速冻类的食品了。

  作为速冻食品的C端销售渠道,零售行业的快速迭代及激烈的竞争,在客观上也刺激了冻品在家庭消费市场上的销量增长。最近两年随着社区零售店、社区团购等模式的不断升级,冻品因其在商品结构上的差异性特征,成为零售店选品中的重要品类。

  一方面,这些新的零售商们利用优质的冻品食材吸引高端消费者。例如,盒马的自有品牌系列中,就有专门的“帝皇鲜”系列,主打冷藏冻品吸引都市中高端消费者;沃尔玛的山姆会员店从2013年就开始为顾客提供冰鲜的澳洲牛肉。

  特别是今年2月以来,沃尔玛还加大了便利性冻海鲜商品的占比,其中冻鱼扒及鱼柳系列的商品同比增长了80%。

  另一方面,由于冻品的标准化程度相较于生鲜更高,损耗也更小,社区零售商们往往也愿意将冻品丰富进自己的商品结构中。十荟团的城市经理陈浩此前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冻品和水果是其最核心的两大品类。

  C端消费市场是目前冻品在国内最主要的销售渠道。随着消费市场的变化,冻品食材的产品结构也在推陈出新。在速冻面食领域市场份额占比高的三全、思念等公司,这些年陆陆续续推出了像速冻蛋挞、油条、馅饼等新产品。

  这类方便操作的速冻食物同时也满足餐饮行业的需求。这个冻品在B端的主要采购方,近年来的快速增长正为冻品提供着更多潜在的增长空间。

  尤其是不断丰富的外卖生态更是刺激了大量中小规模餐饮店的出现,这些商家为冻品在B端提供了增量空间。由于大量中小型外卖商家本身对烹饪技术要求不高,但对时效要求高,这让它们也对冻品有需求。

  在传统餐饮业态中,火锅、团餐这两种业态对冻品的需求量大。例如涮火锅的撒尿牛丸、肥牛等肉食大多采用速冻类食材,而团餐餐饮店则表现出对冷冻半成品的旺盛需求。

  这两个为冻品提供多元消费场景的业态,这些年它们的规模增长也很快。据中国饭店协会的《2019年餐饮业年度报告》数据显示,火锅、团餐在整个业态中的占比分别达到了19.86%和11.35%,仅次于占比最多的正餐。

  一些上游的食品生产商已经看中了其中机会。例如,福州的冷冻食品公司安井集团就把它的重心放在餐饮行业上。它提出的“餐饮流通渠道为主、商超电商渠道为辅”的渠道策略组合模式,帮助安井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赶上了三全、思念等行业巨头。目前安井的市值达176.9亿元,已经超过了三全,后者目前的市值为103.29亿元。

  在商品结构上,安井重点围绕增长快的餐饮业态推出产品。目前它的产品包括火锅料制品、米面制品和菜肴制品三大类。其中火锅料制品在其商品结构中所占比重最大,据弘则研究整理的数据显示,速冻火锅料占到所有商品的75%。

  此外,安井根据餐饮行业的变化也在持续更新产品。例如,去年它推出了蒸煎饺、桂花糕、小油条等面向餐饮渠道的速冻米面类新产品。

  这些灵活的策略让安井收到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前不久,它的市值在3月5日曾突破了200亿。

  安井现阶段的成功与供应链上的基础能力建设是密不可分的。这一方面包括安井自身在供应链上的布局。为了减少运输成本,安井制定了“销地产”的建厂策略,建设了一套以华东地区为中心、辐射全国的营销网络,配合“产地销”战略,最大限度的降低单位成本,发挥规模优势。

  另一方面,这项基础能力还包括国内冷链物流行业的建设。

  02| 基础

  冻品经济的背后,需要一整套冷链物流网络作为支撑。由于冻品本身是在急速低温(-18℃)下生产出来的食品,它在仓储、运输环节都需要专门的冷链物流车辆、冷库等设备来保证质量。

  在中国,冷链物流是个起步晚的行业,这成为了早期限制冻品行业增长的壁垒。随着这几年更多的资本方的加码以及新型零售业态的巨大诉求,冷链物流迎来了发展机遇。

  据商务部统计,到2016年中国果蔬、肉类、水产品的冷链流通率分别为22%、34%、41%。这个流通率远低于欧美市场,在欧美,肉禽类的冷链流通率能达到100%。

  在中国由于上游农产品资源分散、冷库分布不均衡、多级批发导致下游消费需求无法与上游高效对接等因素,直接影响了整体冷链物流的周转效率。此外,相较于一般物流而言,冷链物流还在专业管理和资金投入上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虽然三全、安井等冻品行业内的大公司多年来持续投资建厂,但受限于它们不同的经销网络,上游食品生产商们无法完全打通冻品在流通环节上的层层壁垒。整个行业需要更多市场力量参与其中。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冻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