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互联网下的“传统菜市场”

  “一个多月没出门了,都不知道线上买菜和菜场比哪个便宜,因为懒”。

  上海的小V,线上买菜忠实用户,符合互联网买菜目标人群的基本特征:一线城市,年轻白领,对价格不敏感,懒得出门。

  这些自称“社畜”的年轻人,早出晚归错过了一波新鲜集市,即使是休息日也宁愿“葛优瘫”。而且,对于他们来说,在菜场讨价还价需要勇气,“这太没面子了”。

  于是,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去往菜场,他们中很多人奔向了互联网买菜的怀抱。去年,通过饿了么上菜场买菜最多的一位用户,下单了524次,平均每天1.4单。

  如今淘宝、饿了么都能轻松找到“买菜”入口,而盒马、多点Dmall、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也都可以“送菜上门”。年轻人只需掏出手机,点击下单,然后坐等半小时蔬菜水果上门。

  手机的那一头,可能是超市大卖场,可能是前置仓,也可能就是平常的菜场。

  改造菜场

  上海静安区,超过40年历史的洛平菜场,去年10月与饿了么合作,整个搬上了互联网。

  改造之初,洛平菜场做过一个意向调研,结果居民们都不愿意把菜场改成超市大卖场。“旁边的大爷大妈们喜欢来菜场唠嗑,完了一块转去旁边的公园溜达,这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诚然,菜场是最具烟火气的地方了,可以让人燃起对生活的热情。

  洛平菜场的场长黄义松说,最后还是决定坚持传统菜场的定位,只是在这基础上做了工程改造,比如装修成石库门上海老弄堂的风格,让人们来了有走进家的感觉。

  洛平菜场接入饿了么,并统一使用了一个名叫“淘菜猫”的SAAS系统,这个系统集收银、称重、支付等功能于一体,有了它,商户们可以轻松地进行销存管理、财务管理、数据分析。

  如今,洛平菜场的面貌是,上午老人们逛菜场、唠嗑家常;下午,年轻人通过手机下单买菜。

  “开张时候(一天的)营业额有16.7万,如今也有10万。”黄义松没法说出改造之前的数字,因为当时没有数据,不好统计。如洛平菜场这样,改造升级的传统菜场还有很多。据悉,口碑饿了么买菜业务已在全国200个重点城市铺开,并将快速推进500城。

  上海是生鲜市场战火最旺之地,疯狂扩张的叮咚买菜大本营就在这里,但是黄义松觉得,“互联网买菜对我们传统菜场的生意基本没有影响,说起来,他们也挺不容易的。

  互联网买菜风潮

  几年前那一场生鲜电商洗牌期的惨烈如在眼前。2013年左右,瞄准生鲜电商领域的公司达到上千家。但是,它们很快就遇到了窘境,当资本的风一停下来,顿时哀鸿遍野。

  据Mob研究院数据,到2016年国内生鲜电商超过4000多家,这其中88%亏损,盈利只有1%。

  生鲜新零售因此也被很多人称为“世界上最难的电商生意”。

  2019年,这股风卷土重来。在资本的助推下,“互联网买菜”热闹了起来,各路玩家纷纷进场。

  今日资本、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众多投资机构纷纷聚焦“菜篮子”,阿里、苏宁、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公司跻身其中。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朴朴超市、菜老包等买菜平台风起云涌。几天前,本来生活获得了2亿美元D1轮融资,领投的是顺风系的明德控股。

  “菜篮子”背后,是一个广阔的万亿市场——高频,刚需,蓝海。中国农产品电商联盟发布的《2018年中国农产品电商发展报告》,中国生鲜市场规模接近万亿,生鲜电商渗透率不到3%。

  今日资本的徐新曾表示“生鲜是电商最后一个堡垒,拿下了电商就拿下天下。”她表示,互联网虽然风生水起,但是占整个社会零售总额只有10%,90%还没捞着呢——这90%就是生鲜。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创业者和资本对于“买菜”事业的热情。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