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州 深圳 南京 杭州 郑州 武汉 太原 西安 沈阳 成都 全国300城市 综合
登陆 | 注册
商企动态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商企动态 >> 商房快报 >> 正文
万达的“文化苦旅”:王健林“非常难忘”的2017

  2018年1月20日的万达年会上,王健林用“非常难忘”四个字形容过去的2017年。整个2017年,万达轻资产转型的几大核心业务都经历了不小的麻烦:13个文旅项目被悉数低价出售,影视海外拓展遭遇困境,电商和云业务也笼罩在裁员的阴影之中。

  万达从2015年开始强调轻资产转型,“去地产化”被这家全球最大的不动产公司提上议程。万达试图在地产之外寻找其他支柱产业。旅游、影视、电商、金融等都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他曾宣称万达“到2020年形成商业、文旅、金融、电商基本相当的四大板块,彻底实现转型升级”。

  经过三年的曲折探索,“去地产化”的万达向新兴产业转型比预想中要困难。王健林在2017年年会上强调万达“还要发展新的核心企业和新的支柱产业”。不过对比三年前的年会演讲,王健林2018年提出的新支柱产业中,只保留了影视一项,没有提电商、金融。在旅游领域,他强调“要研究跨出万达城,发展管理其他业主的大型文旅项目”,同时宣称要成立“新网科公司”,但未透露业务是否仍与电商相关。

  投入资金重、回报周期长是万达文旅项目进展困难的主要原因。文旅项目以万达城为主模式,曾计划为此投入高达5000亿元,但2017年7月以438.44亿元的低价将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打包转手给融创中国。“万达十几个文旅项目叠加在一起……每年净增1000亿元负债,压力相当大。”王健林说。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也因长期投入、业绩产出未达标遭遇裁员。2017年12月起万达网科开展裁员,据网科员工透露不同部门裁员比例达40%-70%不等。“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科集团负责人)太多的钱。”王健林在年会上说。

  万达试图转型的几大支柱产业中,影视目前看起来最有希望。万达影视2017年收入532亿元,占万达总收入23.4%。这得益于万达影视的独特打法:先占据电影产业链下游和渠道,在掌握话语权之后扩张到全产业链。但万达将这种产业链垄断模式复制到海外时,也出现了困难。

  万达遭遇的问题背后有中国经济环境因素、有监管变化因素。不仅是万达,复星、安邦等这些活跃的、擅长横向扩张的中国大买家也遭遇了类似困境。当潮水退去之时,恰恰是一个时机——从商业角度来分析观察万达这家大型企业轻资产转型的得与失。

  出售文旅

  万达的文旅项目需要占用巨额资金投入,短期无法获得足够回报、急于缓解现金流压力的万达只好选择断臂求生。

  2017年7月19日,万达宣布将手中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以438.44亿元转让给融创中国,将77家城市酒店100%的股权以199.06亿元出售给富力地产。13个文旅项目的总交易价格甚至不及万达为1个文旅项目的投入。万达官网显示,仅武汉中央文化区项目的投资额就高达500亿元。

  低价出手,业界普遍认为是万达遭遇现金流危机,不得不抛售资产减轻负债压力。

  王健林一度对文旅项目寄予厚望,将其视为万达从地产向文化转型的第四代核心产品。从2015年开始,对文旅项目自信的王健林曾多次宣称,万达将在旅游领域超越迪士尼。“旅游不但成为万达的支柱产业,(万达)也超越迪士尼成为世界最大的旅游企业。我们定的目标2020年要实现人次达到2亿人次,旅游收入达到1000亿元。”王健林在2015年中国国际旅游投资大会的演讲中说。

  然而构想中的万达文旅帝国尚未完工就被出售。截至出售前,13个文旅项目中只有4个已经开业,其他的尚在建设中。而开始运行的几个主题乐园经营情况也不尽如人意。

  万达的第一个文旅项目武汉中央区中的武汉电影乐园,开业19个月后就停止营业。2016年夏天与上海迪士尼同期开放的南昌乐园,开业前7个月公布的游客数仅有130万,上海迪士尼乐园1年的游客数超过1100万人次,月平均游客数是万达南昌乐园的5倍。在以主题公园为中心的文旅领域,万达文旅项目远没有达到王健林“让迪士尼20年不盈利”的目标。

  全球市场咨询公司英敏特调查显示,2017年曾经去过主题公园的消费者中仅有1.7%提及万达乐园。而前四名的迪士尼、欢乐谷、方特和长隆,提及率均超过15%。2016年万达在主题公园市场的份额只有1.3%,仅为迪士尼的五分之一。

  万达文旅项目的几位高层都陆续离职。武汉电影乐园由曾在迪士尼工作17年的唐军主抓,开园业绩不佳,唐军在开园数月后黯然离职。其后负责文旅项目的鲍将军和王寿庆也在2016年4月和10月左右相继离开万达。两人任职均不满1年时间。

  万达以执行力强闻名,其背后是强KPI导向的企业文化,这跟文化产业的精神不时发生冲突。

  一位曾参与万达西双版纳主题乐园项目的人士透露,2015年4月他曾去西双版纳主题乐园考察施工进度,离预定开园时间只有五个月时间。但当时乐园进度不太好,正在进行第一次沙袋实验,绿植还没有种起来。由于乐园设计和绿植规划分别由两家公司承包,绿植种起来之后出了问题——沙袋实验时发现游客的脚可能会打到树叶。发现时离开园时间已经很近,万达的西双版纳主题乐园最终还是在9月份按期开园。“一般的文化企业这些细节需要较长时间来设计,万达是9月开园就一定要开园。”该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与迪士尼的盈利模式不同,迪士尼并不主要依赖主题公园的售票盈利,而是靠打造IP后的影视媒体和周边销售带来收入。2016年迪士尼的营收中主题乐园占比约30%,媒体、娱乐和周边销就贡献了近70%的营收。而万达则将主题公园作为商业综合体的配套来经营,接近于传统地产的盈利模式。

  低价储备土地是房地产起家的万达的核心能力之一。据万达商业从香港退市前最后一份半年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其总土地储备7641万平方米,平均土地收购成本仅每平方米1346元。这也被认为是融创中国愿意接盘万达文旅项目的原因。此次交易中,13个文化旅游项目总建筑面积合计约为5897万平方米,可售面积约为4973万平方米。按438.44亿元的价格计算,可售面积每平方米成本约为882元人民币。“十个月没买地,地太贵了,所以要继续并购,并购比买地划算。”孙宏斌在媒体会上表示。

  万达对于文旅项目的投资如果全部落实将花费高达5000亿元。而文旅项目大多要5年-8年才能回本,尽管前期可以销售物业回笼部分资金,但后续乐园运营如果效果不佳,就难以满足回款需求。

  王健林在发布会上公开了万达负债情况:本次转让回收约680亿元现金,转让后万达贷款加债券约2000亿元,账面现金合计约1700亿元。“通过这次资产转让,万达商业负债率将大幅下降,这次回收资金全部用于还贷,万达商业计划今年内,清偿绝大部分银行贷款。”

  “万达在发现经营有难度后快速转换方向,快速套现,不失为全身而退。”英敏特旅游行业分析师李玉梅告诉《财经》记者。“但如果万达确实想在主题公园市场和迪士尼一较高下,无论从投资、规划、IP、品牌运营和市场反应,万达乐园和迪士尼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3页 [1] [2] [3] 下一页 

华侨城频繁砸重金布局文旅 万达式扩张考验回血能力

苏宁孙为民解读入股万达 和京东永远是竞争关系

保利地产6.5亿购英国伦敦地块 卖家曾向万达卖项目

继万达后 腾讯要动华润的地产业务了?

王健林近78亿转让股份 阿里系成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

搜索更多: 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