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苹果突然涨价背后:主产区遭遇天气灾害 游资进场助推

  我国是全世界产苹果最多的国家之一,前几年苹果一直都是五、六元钱一斤。今年以来,不少人发现,苹果价格突然就贵了,在一些超市,普通苹果都卖到了 12 元一斤。苹果突然涨价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记者走进陕西洛川、甘肃庆阳等苹果主产区进行了调查走访。

  陕西洛川:遭遇50年不遇霜冻  苹果减产40%

  陕西是中国苹果第一大省,洛川县苹果种植户陈长建家种了七亩红富士苹果。2018年4月初,陕西、宁夏、山西等地爆发50年不遇的霜冻,他们家的果树没能幸免,只收了4.2万斤苹果,比2017年减少40%。但庆幸的是,由于去年苹果数量少,他家的苹果卖得晚,收购价格比哪年都高,红富士苹果一斤卖到五元,但由于霜冻,他还是比往年少收了两万元。

  苹果价格一路暴涨,但洛川的苹果经销商已经进入到一年中最清闲的时光。一家大型果品贸易商在2018年10月以4元到4.5元的价格收了790万斤苹果,随着行情暴涨,苹果出库价从今年4月份的6元一斤涨到5月份的7元一斤,直到没了存货。在今年五一期间,这家企业只能买别人的货去卖,进价突破6元的时候,进了30多万斤货。高价买、高价卖,最终这批苹果以每斤8块钱价格出售,每斤足足赚了2元钱。不仅如此,苹果的出库价格还在节节攀升,截止到六月初,价格已经飙升至每斤8.5元,有个别出库价达到10元,甚至有的经销商在冷库里还有大量存货,打算要一直卖到8月底。

  甘肃庆阳:缺货严重一果难求  期货、现货价格一路飙升

  甘肃庆阳是继山东烟台和陕西洛川之后,一个新兴的苹果主产区。甘肃庆阳三姓村的果农雷生夏往年能收入60、70万元,去年受冻害影响,他家的苹果绝产90%以上,收入也只有4、5万元。不光是他家,他们村和隔壁村都几乎是绝收的局面,顾咀村果农耿立宝去年赔了20万元,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

  整个庆阳种了170万亩苹果,2018年只产90万吨,平均每亩比2017年减了40%,苹果批发价格节节攀升。6月1日,庆阳当地红富士出库的价格已经接近每斤10元。而2017年全年,这里果径80毫米以上的好苹果也就在每斤3元左右。不仅价格一路看涨,还一果难求,很多冷库里都没有苹果。

  甘肃庆阳最大的一家苹果经销商,19个冷库中,只有一个冷库里目前还存有少量的苹果。但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焦洁说,这些苹果不是用来批发的,而是用来做苹果期货交割的,他们是庆阳第一家被郑州商品交易所批准做苹果期货交割的公司。从去年10月份开始,苹果价格在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上都是一路飙升。焦洁说,他们这种期货和现货相结合的方式让公司今年大赚了一笔,收益翻番。

  期货交易推高价格  苹果变“金果”

  2017年12月20日,郑州商品交易所推出苹果期货交易,从2018年2月下旬开启一路狂飙模式,虽然很多苹果期货投资者连苹果在哪里都不知道,但这波行情,让一些投资者尝到了甜头。

  山东省蓬莱市某果品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孙国斌说,自己做苹果批发十多年了,去年苹果卖得不多,但从期货市场赚了大钱。具体能赚多少呢?他告诉记者,自己曾经以10500元的价格买入苹果期货,最终以14500元卖出。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