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明星直播带货排队“翻车”

  又有明星带货翻车了。

  近日,导演韩兆在直播间卖酒被京津冀消费维权联盟举报涉嫌价格欺诈和误导,由于韩兆曾在电视剧《杨光的快乐生活》中饰演“条子”一角,因此有网友直言:“潘子嘎子条子,都是一路人。”

  雷达财经注意到,无论是因“潘嘎之交”出圈的潘长江、谢孟伟,还是同样在卖酒方面翻车的韩兆,都只是明星带货乱象的一隅。

  自2019年淘宝启动“启明星计划”邀请百位明星入驻平台以来,包括抖音、快手等在内的各大电商直播平台已经涌入了数千位明星,其中有不少明星在首秀时都拿出了亮眼的销售成绩。如10月黄子韬在快手的首次直播带货,就达成了2.3亿的GMV。

  与此同时,过多明星的涌入也导致平台直播生态鱼龙混杂,不少艺人在直播的过程中陷入售假、数据注水等风波,甚至有艺人因带货“晚节不保”。2020年双十一后,中国消费者协会曾在报告中点名汪涵、李雪琴,但2021年,类似现象仍屡见不鲜。

  明星带货乱象何时休?有分析认为,随着监管规范和行业自我净化,明星带货将逐渐专业化,类似翻车现象将逐渐减少。

  韩兆卖酒被指涉嫌价格欺诈

  据京津冀消费维权联盟官方发布的视频,韩兆在直播间中声称,某款酒水在“某东”六瓶卖1429元,相当于一瓶酒200多,但在直播间直降至298元。

  为何直播间能给到如此大幅的优惠?有记者连线韩兆所售酒水厂家的销售经理,对方表示自己这边给出的成本价只有40多,直播间中展示的价格之所以高,是因为韩兆自己在京东上有店可以自主定价,通过这种方式,就是为了和消费者吹嘘自己的酒有多好。

  “他是瞎挂价格的,你自己看他卖多少单嘛,这种手段我们是不赞成的,后续会让他们去改。”厂家称。

  值得一提的是,从公开信息来看,韩兆与潘长江两人联系紧密,私交甚好。一方面,两人无论是在小品舞台还是电视剧都有过多次合作经历,另一方面,潘长江也经常在韩兆拍摄的短视频中露面。而潘长江直播卖酒的经历,则早已成为了广为流传的“佳话”。

  2020年,曾在《小兵张嘎》中饰演“嘎子”的谢孟伟入局直播带货,并在快手创立了自己的“嘎家军”。然而没过多久,就有网友质疑谢孟伟直播间售假,于是在一次直播中,潘长江连麦上演了一番教科书级别的正能量规劝。

  出人意料的是,规劝不久后,潘长江自己就在直播间卖起了贴牌假酒,也因此,“潘嘎之交”一度成为了火遍全网的流行语。

  自此之后,潘长江在卖假酒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近其还曾卖过一款号称原价9万多的酒,该酒在外壳上镀了一层金,瓶盖上还镶了一颗钻石。潘长江称,光钻石就值100万,但“经过潘叔的努力”,这款酒在直播间售价“仅”有1.98万元,剩下的差价由自己来补。

  对于电商直播平台中价格波动幅度巨大的现象,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李斌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该情况可能因在价格上有不真实的行为诱导消费者进行下单,被认定为价格欺诈。

  “从电商的角度来说,我把价格先涨上去,再以一个虚假的折扣价对外宣称,这种情况实际上就构成价格欺诈。这个案子如果真的查证属实,恐怕后面还会面临发改部门、价格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

  在此案件中,消费者买了298的酒,后来发现成本价只有40多,展示的1400多完全没有市场依据。李斌认为,这种情况属于商家对消费者故意隐瞒事实,造成其陷入了错误的认知。消费者可以去物价部门、市场监管部门投诉,也可以去法院起诉,按《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主张退一赔三,金额不足500元的按500元计算。

  在此基础上,如果还有证据证明,商家没有对货源供给渠道的许可证明和食品安全证明做出必要审核,导致所售酒水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那么还可以按照《食品安全法》第148条第二款,主张退一赔十。

  “当然,消保委不是司法部门或者执法机关,是专门维护消费者权益的社会组织,因此这起案件中的价格欺诈还不是一个最终的行政执法认定。只是我们从法律上去分析是有极大可能构成这样。”李斌补充道。

  部分明星,滤镜碎于直播间

  韩兆和潘长江的案例只是当下众多明星带货“翻车”的一个缩影,但即便翻车事件反复出现,仍然不断有明星、艺人不遗余力地冲进直播间,这也从侧面折射出直播行业的火热。

  事实上,如果将时间拨回两年前,明星们对于直播带货的态度与现在截然相反。

  2019年7月,淘宝直播启动“启明星计划”,邀请站外明星入驻淘宝直播。彼时的淘宝直播尚未出圈,据淘宝直播MCN机构负责人新川所述,请明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淘宝直播整体声量没有友商厉害,希望明星一起拓展平台对外的声量。此外,淘宝还可以借此降低品牌商家与明星合作的门槛,有利于商家,特别是中小品牌吸引新客,扩大影响力。

  在此背景下,知名主持人李湘、王祖蓝、演员伊能静等人相继入局。不过,网友们显然还没有适应明星在镜头前高喊“如果不是最低价,你退货,我买单”的场景。哪怕是李湘的累计销售额已破千万,其在直播卖酒时仍会遭到弹幕“土”、“自降身份”、“自甘堕落”的吐槽。

  而疫情的爆发,则进一步刺激了直播电商的成长。短时间内,刘涛、汪涵、张雨绮、陈赫等明星纷纷涌入,且都取得了可观的销售成绩。淘宝数据显示,2020年618期间共有300位明星陆续登陆直播平台,同期京东也有超百位明星进行直播。

  但当行业变得愈发喧嚣甚至是拥挤时,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直播带货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