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寺库能否避开奢侈品电商的怪圈?

  在各大公司的二季度财报潮中,寺库独树一帜,终于发布了其一季度财报。

  这个诞生了今年618大促期间最壕单品——百达翡丽星空苍穹款(售价为266.7万)的平台,死死坚守在奢侈品电商领域,似乎想在这条路一直走到黑。但是到了现在才公布一季报的寺库,财务表现却并不好。

  并不好看的财报

  花费耐心等来的并不一定就是好的,比如寺库如今的财报。

  第一季度寺库在几项主要财报数据方面的表现并不好,比如营收方面。根据财报数据,一季度寺库实现的总营收为10.052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11.754亿元,同比下滑14.5%。

  虽然寺库将营收的下滑原因归结为“今年年初以来的疫情给奢侈品消费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但将营收下滑完全甩锅给疫情,却也不是很合理。

  从寺库历年的营收情况来看,已经有了增速放缓的趋势。虽然从2015年开始到2019年,寺库实现了营收从17.43亿元到68.46亿元的快速增加。但根据历年年报可知,2016—2018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8.80%、44.21%和44.04%,虽然都保持了高增速,但是已走上了下坡路。

  而到了2019年,寺库的营收增速已经出现大幅下滑,仅仅只有27.06%。也就是说寺库一季度营收的下滑,并不能完全怪罪于疫情。

  另外在利润方面,寺库的表现也让市场失望。根据财报数据,一季度净亏损为4250万元,而上年同期却实现了净利润1580万元;Non-GAAP之下净亏损为3890万元,上年同期实现净利润1930万元。

  由赢转亏的原因和寺库一直以来过大的成本支出有很大关系。一季度寺库的营业成本为8.446亿元,相当于总营收的84%,而5年来,寺库的成本支出一直占据总营收的80%以上,这也成为寺库最大的支出费用。

  虽然寺库已经在优化其成本结构,并且在一季度实现了营业成本8.9%的下降,但是过高的成本支出依旧是影响寺库盈利的重要原因。而能否保证持续的成本优化状态,继续降低成本支出,还需要寺库进一步的努力。

  虽然在营收和净利方面的表现并不好,但是寺库交出的这份成绩单也是有一些亮点。

  逐渐回暖的奢侈品市场

  寺库财报中为数不多的亮点,都离不开奢侈品消费市场的逐渐回暖。

  疫情影响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让寺库为了应对疫情而动作频频。一方面,寺库积极布局奢侈品电商直播,赶上了直播电商的热潮。另一方面,寺库也在积极扩充平台内的品牌数量,从一季度开始至今,寺库已经和超过150个新品牌合作。

  对平台内品牌的扩充和对直播模式的探索,让更多的用户选择了寺库,同时也为寺库的一季度财报贡献了为数不多的几处亮点。

  根据财报数据可知,寺库在一季度的GMV为24.760亿元,比去年同期22.065亿元增长了12.2%。另外,一季度的总订单数量为72.3万份,相比去年同期的64.76万份增长了11.6%;活跃用户数量也实现增长,从上年同期的30.5万增长11.5%至34万。

  当然这些增长亮点的出现,寺库的种种举动只是一个方面,最为根本的原因还是奢侈品消费市场的逐渐回暖。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所述,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的奢侈品市场需求回升,诸如路易威登、香奈儿、迪奥和古驰等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在6月初的销售额就增长了40%—90%。

  另外,越来越多的奢侈品品牌也开始注重线上渠道。根据麦肯锡发布的《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显示,2018年中国人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为7700亿元人民币,约占全球奢侈品消费的三分之一。而这其中线上销售的占比只有10%左右,还远远没有达到饱和。

  这也给品牌和平台更多合作的机会,比如此前LV就和小红书合作,上线了国内首次直播带货。而不同于小红书,寺库更加专精于奢侈品电商,而还有很大增长空间的奢侈品电商市场,就给寺库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但在这逐渐回暖并且充满想象的市场中,寺库的奢侈品电商之路却并不好走。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奢侈品电商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