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千亿身价之后 美团拼多多的新增量之战

  据6月21日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截至6日21日4时,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身价已经达到了454亿美金,正式超越马云。而在他身后的拼多多市值已突破千亿美金,稳稳地超越京东,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互联网市值老四。

  与此同时,美团低调上线了“快递发货”的新业务,在供给短缺的地区,页面会显示快递发全国的门店。这是美团在近期市值突破万亿港币(市值逼近1300亿美金)之后的又一个新动作。

  事实上,很多人关注到这种变化,但却少有人注意到这种变化是从何时产生?这种变化对于美团、拼多多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对美团而言,进入快递货运领域,算是一次新的尝试,联系到此前闪购配送华为手机等案例来看,这算是其前一个动作的延续。

  拼多多则在紧守下沉市场的同时,频频试水火车票、3C家电等此前并不涉足的边缘品类,进入京东、阿里的腹地。与此同时,面对巨头的反扑,拼多多通过与国美等家电巨头合作,合纵连横形成新的竞争格局。而今面对巨头下沉争夺增量,拼多多、美团的新增量大战一触即发。

  身价飙升千亿

  近三个月美团、拼多多的股价持续暴涨。据雪球网的资料显示,拼多多在3月底还只有418亿美金市值,而美团在4月底还只有6000亿港币出头,还基本维持在去年的水平线上。

  但在4-5月份,美团、拼多多的市值就开始迅速暴涨。两者市值上涨的情况类似,两者市值暴涨均出现在发布新财报和新业务的时间。如美团发布闪购业务、美团2019年年报,拼多多发年报、与国美的合作等等时间点。

  之后,拼多多的市值便从500多亿美元一路飙升,到昨日更是一举突破千亿美金市值。美团的市值也在一路高涨,并在6月22日一举突破万亿港币,上涨的时间与财报季基本吻合。那么,财报究竟讲了什么,让资本市场如此看好这两家公司的发展呢?

  实际上按照上市公司财报的标准来看,两家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财报都不算好看。一季度,无论是美团还是拼多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按理说,对于这种长期亏损的公司,资本向来谨慎,为何选择在此时重仓加持呢?

  其实,换个角度,这个问题就一目了然。拼多多紧紧抓住下沉市场,美团则紧紧依靠线上暂时触及不到的线下流量做本地服务电商,如今两者均已形成了先发优势,不再那么容易被轻易冲破,疫情后这种情况则进一步凸显,这正是外界衡量其价值的根本所在。

  美团、拼多多何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呢?放长远来看,拼多多、美团的市值飙升只因它们抓住了增量市场。

  增量市场的胜利

  2019年财报显示,拼多多2019年年活跃用户净增长1.67亿,总用户数也首次突破5亿直奔6亿,已经稳居电商平台第二的位置;活跃卖家、收入规模都实现了大幅增长,GMV更是突破万亿。一季度,拼多多仍然实现了同比44%的增长。靓丽的成绩,让外界自然对拼多多刮目相看。

  美团2019年活跃用户为4.5亿用户,较2018年净增加活跃用户5000万,由此带动总体营收实现了同比49.5%的增长,2019年全年营收也逼近千亿,并首次实现了年度盈利。2020年第一季度它的总收入为167.54亿元人民币,市场预期为161.14亿元,也好于市场预期。

  在疫情笼罩行业普遍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它们的财务数据给外界传达出了积极信号。不过,它们的表现看似“反常”,实则必然。

  美团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其兴起却受益于线下流量。彼时,互联网巨头普遍沉迷于线上流量争夺,而美团则全身心发力线下市场,将未触网的线下流量招揽至线上。作为首个吃螃蟹的人,美团在这波红利中自然受益匪浅,并且影响至今。BAT后知后觉涌入市场,但在这个空白市场并没有讨得多少好处,反而坐视美团步步做大。

  拼多多与美团的打法则有异曲同工之妙。拼多多通过微信实现下沉,错位竞争杀出一条血路,通过将下沉市场的需求聚合起来而后反向定制,完成供应链改造升级,形成了拼多多式的创新发展。

  回头看,本地线下流量的线上化和下沉市场流量,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互联网流量红利。而抓住了这个增量市场的拼多多、美团,自然成为这个巨大红利的得利者。

  不过,如今这些市场红利因为它们两家的崛起,逐步暴露在聚光灯之下,巨头砸钱涌入,美团、拼多多只能做严防死守。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拼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