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我给宠物送外卖

  过去的一个春节,是萌它宠物创始人高茂翔经历的最忙碌的一个春节。整个北京20家萌它宠物的门店,寄养了300只需要照看的宠物,这比2019年春节寄养的宠物数量,呈倍数增长。又因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约1/3的宠物被延长了寄养时间,甚至有的宠物寄养时间被无限期延长。

  需要照看的宠物多,宠物和员工的安全防护任务比往常更重,线下营收下滑,线上业务却迎来小阳春。于是,高茂翔紧急召回员工,每天都在各个门店给员工打气,“发口罩、打气,再发口罩,再打气,每天都是如此”。

  零售业务下滑严重,尤其是线下零售业务,“顾客在店里停留的时间变短,甚至根本不停留”,这令萌它宠物的线下营收降低了80%,但宠物外卖业务却陡然增加了70%。于是,高茂翔遂将加强线上服务与社群电商提到萌它宠物重点发力的位置,新零售部门整个春节都未曾停歇。

  关店、持续亏损,是疫情之下的宠物行业在这个春节最如常的写照,但不止一位宠物行业的创业者看来,这个行业的发展并不会因此放缓。宠物和人一样,都要吃喝拉撒,这是刚醒需求,疫情之下的民众,宠物的情感抚慰作用更加凸显。

  “因为四只猫,整个春节我都提心吊胆”

  春节一过,在广东老家的吉吉便踏上了返回工作地北京的飞机,“比任何一次返京的心情都更沉重”,吉吉告诉投中网。航班上旅客不多,没有一个人脱下大衣,全副武装的航班里,吉吉心里最牵挂的还是北京家里的四只猫。

  “状况百出。”吉吉这样形容她离京的几日。

  节前大猫生病,吉吉的舍友抱着呕吐不止的猫咪夜里去宠物医院就医。因为疫情,宠物医院仅有一位工作人员,拍片、打吊针至凌晨,却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舍友离京后,吉吉暂养的朋友的猫咪也闹起了“失踪”,几日不在家里布置的两台跟踪摄像头中露面,一时间吉吉不知该如何向身处武汉的朋友交代。节后,因为附近的小区出现新冠确诊病例,原本在春节期间为吉吉家的猫咪们提供上门喂猫服务的工作人员,也几次含蓄的跟她提出了“罢工”诉求……

  身在广东过春节的吉吉再也坐不住了,家门外是疫情肆虐,工作地北京是四只待照料的猫咪。最终,春节刚过,吉吉还是选择了踏上飞回北京的航班,“它们就像我的家人,不能没人照顾。但如果没有它们,我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回京。”

  吉吉只是因为宠物而在疫情期间逆流而上的人之一,但在不少“铲屎官”眼里,能够及时回到自己的宠物身边,她却又是幸运的。

  在高茂翔的萌它宠物里,因身处疫区,有些“铲屎官”不得不把寄养宠物的时间“无限期延长”,弃养宠物的数量也比往年更多了些。

  高茂翔算了一笔账,2020年春节,萌它的寄养费用基本在100元到200元/晚,如果需要延长十天寄养时间,主人可能至少要多花2000元的寄养费用。这对于一些宠物主人来讲,并不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为了逃避这笔寄养费用,有些宠物主甚至选择了弃养,“该续费的日子突然把我们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高茂翔说。

  众多养宠一族近年来正催生出一个庞大的经济。狗民网和铃铛宠物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中称,2019年中国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同比增长18.5%,已经达到了2024亿元。预计2023年宠物市场规模超过4000亿元,这个数字要比2019年几乎多出了一倍。

  在这个千亿级的生意里,众多头部VC早已入局。近年来,包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中国、达晨、KKR等顶级投资机构纷纷出手,其中,仅在2016-2018年这三年间,高瓴资本在宠物这一赛道至少砸下10亿美金,投资宠物企业多达100余家,甚至与瑞鹏集团联手组建了国内首家门店规模超1000家的宠物医疗航母。

  线下亏损,线上外卖暴涨70%

  高茂翔将当前的宠物与人的状态形容为“地狱模式”,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宠物也会感染病毒的谣言,北京和广州在一日之内,被报道出的有超过20只宠物被摔死,令人无比痛惜。

  多数线下宠物门店,都是以宠物活体售卖、宠物洗护服务、宠物用品售卖、宠物医疗为主,但从1月25日开始,上海、南京、武汉几个城市,超百家宠物门店都已经关闭。北京的宠物店大约有3500家,虽然政府没有相关要求,但大部分宠物店还是选择了停业。当前,也原本应该是春节返工后的宠物洗护美容高峰期,实际上却门可罗雀。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