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美团、阿里,拉开巷战

  这一回,王兴能够大仇得报吗?

  截至2020年1月6日收盘,美团(即美团点评)市值已突破6360亿港元(约合818亿美元),这是这家公司连续第三个月市值超越百度、京东及拼多多,位列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第三极。

雪球截图

  走过近10年时间,历经多次业务调整,通过不断收编扩大队伍,美团终于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美团已首次转负为正,实现了整体盈利,经调整净利润14.9亿元;同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美团继续保持整体盈利,经调整净利润19.4亿元,超出了市场预期。

  以上这些数字,以及美团在中国网民心目中的地位,包括“ATM”这个一度引发热议的说法中M的排位,都清晰无误地表明,美团,已经稳稳的了。

  这一事实令人宽慰。套用一句鸡汤,那就是,这个社会还是在奖励努力奋斗的人。当然,王兴无疑已努力得太久,顶着“连续创业者”称号,从华清嘉园的大学生创业者,如今已变成了个发型呈M型的中年男士。

  但鸡汤常常是不准的。比如,就“坚持做一件事”这一点来说,美团至少表面看是不大符合的。从团购起家,中间变换多种形式,到现在以餐饮外卖业务为主、酒旅业务为辅,不断探索新业务的美团点评综合体,已很难定义它究竟是什么。所以,各路媒体隔段时间就会抛出讨论下“美团的边界”这个严肃的哲学问题。

  王兴2017年5月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一定程度上道破了天机,“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是和位置相关的”。想想,到店吃个饭,顺便叫个车,吃完骑车回去,一切看上去顺理成章。

  那么,此刻的美团,是不是已经扫清了一切障碍,接下去要狂飙突进了?

  显然没这么简单。

  在知乎搜索“美团”,排在前几条的高点赞内容(某些文章点赞多达14k)几乎全都是负面新闻。这里面涉及美团对商家的“压榨”,美团向摩拜用户强推美团单车,“策略激进”,骑手工作高危、压力巨大,“刷单、虚假数据”等各种问题。

  和商家的关系,被认为是众多问题中最重要的一条。自2016年起,写美团和商家关系的文章已不胜枚举,其中很多反响非常大,这当中包括,美团要求商家在美团与饿了么之间“二选一”,外卖质量问题,抽佣太高等等。

  美团的敌人也在变多。

  不提已形成竞争关系的携程,被收编的摩拜、暧昧中的滴滴,甚至之前看似关联度不大的58同城等平台,都需要直面来自美团的挑战了。在接受腾讯《CEO来了》采访时,58同城CEO姚劲波是这么回应的,“我们跟美团基本没有竞争,与美团的业务接触点不到5%”,然后在谈及竞争时,他又加了一句颇值得玩味的评价,“我们是一家有底线的公司”。

  5%。姚劲波太客气了。

  事实上,只要你想,送花、买菜、住民宿、上门开锁、装修房子,或是找一家同城最贵的养老院,这些信息及服务,美团都有收录,它们出现在较为隐蔽的多级页面下。

  这指向的是美团未来的无限可能。

  触角悄然延展,版图持续放大,与新老巨头摩擦不断,变数及风险如影随形,正在成为AT量级庞然大物的美团,距离“无处不在”似乎已为期不远。问题是,它的空间还有多大,它的最大威胁来自哪里?

  01 绕不开的美团价值观

  美团到底是家怎样的公司?

  对于这个问题,不妨以美团最重要的餐饮外卖业务为例,平台上的消费者和商家这两端,看法截然不同。

  消费者喜欢经常性的团购秒杀、折扣活动,对美团赞赏有加;而在商家一端,特别是与点评合并之后,吐槽美团的帖子便在各大社区翻滚涌动,话大多不好听。

知乎截图

  有商家表示,美团上的低价外卖是在扰乱市场秩序;还有商家认为,美团这是一家独大,恣意妄为;另有商家无比气愤,表示要“脱网”,离开美团。

  这不由得让人回想起王兴早在创业之初便已确立起的美团价值观: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

  于是可以看到,各大热帖留言中还有一些“顺势而为”的商家,他们颇好为人师,大多建议大家要了解“打折”的本质,要懂得运用美团导流,要适应和利用规则,因为说一千道一万,商家要给自己开掘到更多高质量的真实用户。

  这个局面像极了早期的淘宝。当现实不可逆时,除了学会它的规则,你别无他法。这个现实就是,年轻人已经不爱出门了,他们更喜欢参考直观的消费点评及各种数据,根据这个,快速做决策,尽管它们的真实性在今天看来已不易分辨。

  抽佣问题是美团商家最密集讨论的话题之一,如果把它概括成一个词,那就是“太高了”。高不高呢?海克财经在这里略过不提。

  餐饮,无疑是上一个10年,美团所能找到的堪称最好的一项业务。从王兴的多次表态可见,基于“Eat better, Live better”这个使命,美团聚焦“Food+Platform”的战略将长期持续。

  应该说,美团从来都是一家被市场选择的公司,“服务业的电商”这是王兴早在项目启动时便已敲定的美团定位。如今的美团,看起来好像什么都做,但早期的它,是克制的。“千团大战”中许多公司在行业盛景之下做起了实物电商,而这是王兴始终不愿触碰的领域。

  “后发先至”是国内知名产品经理梁宁对美团行事风格的评价,这一点的确可从美团多条业务线发展轨迹中寻得证据。

  出于对规模和营收的要求,美团最终将主战场锁定在了外卖行业,并用几年时间打赢了饿了么,成为第一霸主。这让人们第二次看到了美团铁军彪悍的战斗力。业内人熟知,美团成立于2010年3月,饿了么则早它两年,是2008年。

  第一次“亮肌肉”无疑是在千团大战,那也是美团前COO干嘉伟辞别阿里中供铁军、加入美团的首战。那时候排名靠前的几家团购平台无不在烧钱打广告,而王兴操盘的美团却在一点点修筑护城河,并不看好砸钱打广告的方式。对此,王兴后来有过解释,他说,广告除非持续地投,否则最后只能是养活了分众,但持续地投,“你是投不起的”。

  无数平台前仆后继死在了这个上面,它们在耐力上无疑都输给了美团。“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美团”,话说得吓人,事实如此。

  团购之后碰到饿了么,美团战略依旧。从结果看,比起筋骨强健、富有耐力的美团,饿了么后劲不足。再之后,饿了么被阿里95亿美元全资收购,张旭豪告别敲钟梦想、融入阿里,声量大不如前,如今则已渐渐淡出行业。是喜是悲,张旭豪比任何人都清楚。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美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