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山寨产品泛滥,亚马逊真的无法解决假货问题吗?

  范说,亚马逊单单去年一年,就将超过100万个可疑卖家账户扼杀于上线之前,并阻止了超过30亿件可疑商品上架。

  可是,纽约一家科技公司的高管托马斯(Philip Thomas)最近还是从亚马逊第三方卖家Herschel SupplyCo.那里买到了一个假的Novel Duffle提包。这种商品一般售价都在85美元左右,而托马斯对颜色样式什么的根本都不在意,于是最终选择了一款售价只有45.10的黑色提包,后者足够省钱,所以需要三周才能到货,他也愿意接受。

  包裹是从海外发来的,拆包后,他很快就发现了这是假货,除了做工的粗糙之外,最要命的是标签的拼写错误——“Limited Liferime Warranty”。

  于是,托马斯当即发了推特,还@了Herschel Supply的官号。Herschel Supply没有立即做出回应,但是亚马逊返还了他的货款。遗憾的是,这显然不足以挽回托马斯失掉的信任:“这让我变得很难相信这个系统,不再像过去那样可以轻松按下‘Buy Now’按钮了。”

  要清除网站上所有的假货,就必须对各种商品评论和投诉进行一桩不落的调查。各品牌也会报告发现的假货,以及未经他们授权出售的正品。

  东克尔(Rob Dunkel)是芝加哥数据分析公3PM Solutions的创始人,他的公司一直在与很多品牌合作,帮助他们发现线上的假货。他介绍说,其实自己的公司当初曾经帮助亚马逊打假,但是亚马逊最终于2017年终止了合作。

  对于亚马逊的决定,东克尔一针见血地评论道:“如果对我们的客户,或者亚马逊的消费者有帮助,我们当然乐于将一切资料都提供给亚马逊,但是如果你把这些摆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们就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亚马逊的范则解释说,公司当初结束这一项目,是因为觉得自家的打假技术更先进。

  类似爱马仕手镯这样的奢侈品是最低的果子,经常被人仿冒,而假货也很容易发现。上个月,《邮报》记者花164美元从亚马逊购入了一系列有爱马仕、Gucci和LV标识,或者使用了这些品牌专有设计的商品,想要看看它们到底是真是假。

  这些商品当中有一个49.78的提包,采用了LV经典的Neverfull手袋棋盘格图案,而正品的零售价大约是1390美元。还有一条29.90美元的Gucci皮带,搭扣是经典的双G,而其仿冒的正品售价大约450美元。

  线上委托行The RealReal专门销售奢侈品,公司的高级鉴别师吴(Kevin Ngo)明确表示,这两件都是山寨货。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件山寨货都是通过两天到货的金牌递送服务从亚马逊货栈直接发出的。范介绍说,亚马逊现在已经将所有这些商品全部下架了。

  亚马逊面对山寨问题的解决方案,很大程度上其实是要求品牌自己维权,帮助找出假货。2月间,该公司推出了一个项目,授予各家品牌相应的工具,让他们可以直接下架亚马逊网站的仿冒商品。

  亚马逊零售业务负责人维尔克(Jeff Wilke)在上个月的一次科技研讨会上表示:“我们坚信,我们能够将假货数量降低到零,但是我们需要各家品牌的帮助,毕竟品牌的数量多达几百万。”

  亚马逊并没有公开披露过参与他们计划的品牌的具体情况。不过,奢侈品品牌往往都不直接在亚马逊售卖商品,因此他们参与的可能性不大。LV管理层拒绝就本文发表评论,但是稍早时,在递交商务部的书面证词当中,路威酩轩北美首席执行官迈尔瓦尼(Anish Melwani)曾经写道,要品牌负责在亚马逊这样的线上市场打假,成本过于高昂,效率也过于低下。一位知情人士称,LV并没有参与亚马逊的Brand Registry计划。

  迈尔瓦尼写道,LV这样的品牌“目前只能在发现不法上架商品后要求下架,但是对于消费者的潜在损害其实已经造成了”。事实上,当一个山寨货下架的同时,很可能又一个山寨货正在上架。相反,这些线上零售商才真正拥有“需要的信息和技术能力来高效地、防患于未然地发现和下架家伙,并防止类似情况的再度发生”。

  正因为如此,一些品牌和行业组织现在正在努力推动立法改革,因为现在的责任相关法律已经成为了线上零售商的盾牌,让他们可以免于为假货承担金融责任。一旦法律改变,亚马逊和其他电商就将不得不为自己的平台好好站岗了。

  美国服装鞋业协会执行副总裁拉马尔(Steve Lamar)强调:“责任必须予以明确。”

  亚马逊的胡斯曼认为应该保持现状,他在证词当中写道,将责任转到线上卖家头上,将直接导致“数以百万计的诚实企业家的重大机会”被严重削弱。

  可是,诚实的消费者的利益也应该得到保障。6月间,约翰内斯堡的诺列加(Raul Noriega)在亚马逊美国站上花了超过1000美元买了一款泰格豪雅F1手表,他当时以为自己撞上了大运,获得了大约23%的折扣,但这手表后来却成为了他头疼的根源。

  “我本来以为在亚马逊卖货的人们都是可靠的,都是专业的。”诺列加表示,“这里毕竟是亚马逊,当然应该是安全的。”

  诺列加收到手表后,发现保修卡没有日期,这引起了他的怀疑,于是他带着手表去找当地一家泰格豪雅的授权经销商,才知道自己买的是山寨货——比如,数字是画而不是刻上去的,指针是镀锡而不是镀金的,表壳上雕刻的型号等等字号也是错误的。

  诺列加向南非警方报案,警方将山寨手表当作违禁品没收了,并给诺列加开具了一份解释和证明没收的信件,但是亚马逊却拒绝退款。直至《邮报》记者问及此事后,诺列加才得到了退款,他表示,自己对亚马逊的信任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对亚马逊的看法已经改变了,我现在对他们没有一点好感。”

  (来源:腾讯美股 费绿)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亚马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