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社交电商黑马 “淘集集”为何快速沦落?

  对上述方案有疑虑的商户可选择淘集集给出的第二种方案,即“债转股”:以淘集集5.5亿美金估值作为总股本,按照欠款比例分配股权,商家将由从前的合作商变为合伙人。

  “沟通后,很多商家都愿意跟我们并肩作战,因为我们的‘债转股’方案,首批开放200个名额(因为工商登记的股东人数上限200人),优先给今年79月货款量达到500万元大商家。另一方面鼓励小商家签订重组协议。”郑女士向记者介绍。

  10月19日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所在的近2000人的“淘集集商家维权讨债总群”中,讨论“签与不签”的声音依旧络绎不绝,其中也有不少人表达了不愿意签协议,并要继续维权的想法。

  “真有诚意,合同就不会那么写。画一个饼给你先尝个甜头,梦总有醒的那一天。就算相信淘集集能复活,复活还是继续亏损,坑会挖越大,然后继续画饼,温水煮青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群内的一位商户说。

  “主要是起诉了他也没有钱还,到时候鱼死网破,平台也黄了。”另一位商户安抚说。

  “该干吗干吗吧!要签的不要忽悠别人,签了还叽叽歪歪啥,好好卖货上资源位,好好干,平台还是有希望的,你们多卖点,我们也好早日拿到钱。”又一位商户说。

  “我所在的是六七线城市,通过淘集集卖茶叶是我的副业。10月16日,我赴上海见张正平,他亲自接待了各省代表,细节就不说了。我签完合同就走了,回到家,上架产品,提报活动,正常发货。一切仿佛没发生过,一切又那么漫长。”商户张先生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他的待收货款约105万元,“理智的商家,绝对不想他们平台倒,平台才一年,要给时间发展。”

  淘集集方面显然不愿意被清算。

  张正平此前曾通过公告发声:“有别有用心的律师号召大家不要签重组协议,要组团去法院,帮大家拿回欠款。去法院只会有一种情况发生:淘集集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公司当前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大伙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

  淘集集方面向记者透露,截至10月19日,商户重组协议签约率为35%,而新一轮投资方要求是完成51%的签约率。

  创投的风险:“放鸽子”的大佬是谁?

  值得玩味的是,就算是9月份被某资方大佬“放了鸽子”引发一系列负面效应,但淘集集方面始终没有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正面说出资方“大佬”的名字。

  淘集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当时为了配合新一轮融资的投资方,淘集集已经做了准备,包括服务器、邮箱更换。平台也配合做了很多活动,种种迹象让我们做了比较乐观的估计。9月时,我们员工也都认为就差‘临门一脚’。资方对淘集集的数据增长有要求,张总也承认做了错误的决定,继续烧钱补贴,加速了亏空。”

  “关于资方的事,再讨论也没用了,最多就是所有事件平息的时候再去思考,创业者在投融资方面该规避哪些危险。”郑女士对记者说道。

  “投资意向不意味着投资协议。”有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投资意向书简称TS,但不同投资机构流程不同,有些机构先给TS再做尽职调查,有些则是先做尽职调查再给TS,没什么问题,就会后续推进到投决(投资决定会)。但TS并不是投资协议。”但是有些创业者要求,要进行调研就先要提供TS,因此部分机构为了看清数据,会选择先出TS。但是若在过程中发现企业数据造假、刷量等,就不会后续推进。还有一种情况,有些项目虽然拿到了TS,也过了尽调,但在推进投决过程中遇到诸如合作伙伴分道扬镳、夫妻离婚等情况,就会倾向于观望,让项目团队先解决好问题,因为贸然推进会面临巨大风险。“绝大部分基金对TS还是很严肃的,但也确实存在一部分出了TS没有后续推进的,原因很多,投资机构也不是说要忽悠,还是要看具体情况进行分析。”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邵颖芳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指出,企业投融资是个系统的工程,从洽谈到最终签署投资协议,中间环节涉及方方面面,只有投资人最终将投资款注入企业那一刻才能算融资成功。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存在不确定的因素,可能导致融资失败。因此,企业尤其是创业企业融资时要注意风险的把控,不能盲目乐观,甚至急于开始后续战略部署,因为一旦资金不到位,企业面临的可能是灭顶之灾。“投资协议通常由投资人起草,创业者属于弱者,但是在有些条款上仍然可以去争取,比如违约责任的承担,投资人逾期打款或者不打款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创业者也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进行维权。”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社交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