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卖身风波中的网易考拉员工

  2019年9月6日,盛传一个多月的网易考拉卖身阿里巴巴一事终于尘埃落定,考拉作价20亿美金卖身,还附带了阿里对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的投资。

  三年前,丁磊曾扬言“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半年多以前还有意接手亚马逊中国的跨境电商业务,但在电商对网易财务数据的巨大拖累面前,精明的丁磊最终选择“弃车保帅”。

  这场收购,对于丢掉了包袱的网易和增加了市场份额的阿里来说,似乎是双赢。但资本是高层的游戏,对于奋战在考拉一线的2000余名员工来说,仿佛是坐了一趟过山车。2016年,当外界盛传“腾讯将收购今日头条时”,张一鸣表示,“有员工跟我说,加入头条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腾讯员工”。如今,对于考拉员工来说,成为阿里员工也并非他们本意。燃财经采访多名考拉员工,试图从他们的视角还原这场收购,以及他们经历的纠结与无奈。

  早在半年前,考拉内部收缩推广投入、优化员工,就让不少人嗅到了异样的气息。随着传闻愈演愈烈,有的员工放弃股票离职,有的积极寻求内部换岗,有的手握期权,在清零、按比例兑现来来回回的传言中焦急等待,还有的员工刚从北京来到杭州加入考拉,就赶上这次调整,感觉自己又要面临新一轮的选择。

  资本世界,并购是常事,滴滴合并Uber中国、58同城合并赶集网、携程合并去哪儿、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美团收购摩拜……并购让互联网公司之间的战争暂时结束,但具体到每一个员工身上,文化冲突、团队磨合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打过仗的人是融合不了的”、“裁员非常正常”、“靠本事吃饭的人不能忍受‘被养老’”,曾经经历过公司并购的员工这样说。

  据考拉员工介绍,9月底之前,在杭州市滨江区网易园区办公的他们就要搬到对面的阿里巴巴滨江园区了。一条马路之隔,却是横亘在两家公司员工之间的一条信任与融合之路。

  前兆:“丁老板撤掉了推荐产品”

  2019年年初,有网易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爆料称“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突然裁员,裁员比例将达30%”。事后,网易力证这一消息不属实,称这不过是正常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员优化。

  不过,在考拉工作了三年的员工张若还是从公司的细微变化中看出了端倪。

  他告诉燃财经,2017年至2018年中旬,网易的战略规划中排第一的是游戏,排第二的就是电商,而到了2019年年初,这种排序有了微妙的变化。

  “做电商前期要获取流量就要有巨大的市场投入,但年初开始,公司在市场方面的投入逐渐变少。另外,以前丁老板总会以个人名义推荐东西,年后,他要求把和他个人相关的页面全部去掉。”张若说。

  基于这些风吹草动和外部传闻,张若推测考拉大概率会被卖掉,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选择工作主要看两点,第一点是业务方向行不行,第二点是这个团队是不是愿意投入最大精力去把它做好。”

  在当时的环境下,张若发现,由于年初的一些风言风语,整个团队的士气已经开始变差,有不少部门需要协同工作,一些人消极怠工的状态逐渐扩散到其他部门的人身上。

  “这样的事虽然很小,但如果组织不控制就会蔓延。一旦公司默认这种情况,这个组织就没有待的必要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到后来我觉得这个蚁穴已经变得很大了。再一个判断是基于业务的,电商是一个前期很烧钱的事情,如果老板不愿意烧钱,困难非常多。”张若告诉燃财经。

  除了张若以外,还有其他员工也在私下讨论这些事。

  今年8月,一位考拉员工在脉脉上表示,“双十一采购计划已经暂停了,最近一个月采购单严审”。

  入职考拉一年多的文远则注意到,今年以来,他身边已经有超过10名员工内部转岗,“有一些员工觉得收购不利于自己,就选择转岗了。原本内部转岗就是一个正常的人才流动机制。”

  卖身:两次反转最终落定

  卖身传闻最早在脉脉的“职言”栏目上蔓延开来。

  “我们听到过几个版本,5月的时候说跟阿里谈判黄了,到6月的时候又说跟拼多多谈判黄了,我们问分管的领导,得到的回复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技能长在自己身上,其它的事情交给时间。”张若回忆。

  从网易电商近年来数据表现上来看,不难理解卖身背后的逻辑。

  2015年上线的网易考拉,在网易内部被升级为战略级产品。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电商业务占网易总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了11.9%、21.6%和28.6%,电商成为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增长引擎,丁磊也曾在2016年放言要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电商发展前期烧钱铺路是共识。网易从2014年大力投入做电商后,整体利润率逐年下降,毛利率从2014年的72%降至2018年的42%,净利率从41%降至9%,可以说是电商业务拖累了网易整体的盈利水平。

  2017年Q4网易将电商业务在财报中独立披露后,更加可以看出电商业务的经营情况。从2017年Q4至2019年Q2的7个季度中,网易游戏的平均毛利率为63%,广告为62%,而电商只有9%。其中,电商在2018年Q4创下季度最低值,毛利率只有4.5%。这还只是毛利率,如果扣除各项经营费用和配送成本,网易电商基本无钱可赚。

制图 / 燃财经

  亏损还不是根本问题,不论是京东,还是拼多多,都曾是巨额亏损的典范。只要能够一直增长,短期亏损就不是大问题。但是,网易电商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阶段。

  在刚起步的前三年,网易包含电商的创新业务营收增速分别为205%、252%、117%。2017年,营收增速降低至92%,首次低于100%。2018年,进一步降低至59%,创下近五年最低增速。

  从2018年Q4至2019年Q2,网易电商收入的同比增速分别为44%、28%、20%,按季度持续降低。从2014年至今,网易电商的发展,从增速上来看明显后劲不足。

制图 / 燃财经

  近年来的财务数据让网易考拉的处境非常尴尬,在公司整体利益第一的原则下,被卖或许是其不可避免的结局。

  到了8月,考拉即将卖身的消息密集传出。8月15日,有媒体称交易已确定,对价为20亿美元,阿里将以全现金方式支付。

  但消息随后反转。8月20日下午,有消息称丁磊最终否决了收购案,网易与阿里双方以谈崩收场。据传,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的价格想一并收购网易云音乐、网易研究院等部分业务,这突破了丁磊的底线。紧接着,丁磊召开高管会议,最终传递出来的消息是:网易考拉融资进展一切顺利。

  到了9月6日,确切消息传来,双方共同宣布阿里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考拉,同时,阿里作为领投方参与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的融资,天猫进出口事业群总经理刘鹏将兼任考拉CEO。随后网易考拉改名为考拉海购。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网易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