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传小红书估值高达60亿美元 月活已超唯品会

  短短一年3次架构重组,月活已超越唯品会的小红书正受到资本的追捧。

  据The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小红书正在谈判筹集5亿美元资金,公司估值或高达60亿美元。消息人士续指,小红书的潜的投资者包括软银的愿景基金、红杉中国和高瓴资本。另有消息指的确有数家美元基金已给出投资意向书。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潜在估值将是小红书上一轮融资的两倍,尽管交易尚未完成且条款仍可能发生变化,但也意味着这个兼备社区和电商属性的平台正在逐步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去年5月,小红书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超过3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30亿美元。此外,小红书还于2015年获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领投,后于2016年获腾讯1亿美元投资。

  消息传出后,小红书相关负责人迅速作出回应表示,小红书发展很快,但此消息不属实。

  小红书联合创始人瞿芳早前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强调,小红书的商业化步骤才刚刚开始,还有巨大的商业潜质没有被挖掘,“现在的我们就像个金矿,很多人想来挖金矿,这确实对我们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我们在动作上要更加快”。

  小红书目前也被号称为“中国的Instagram”,由毛文超和瞿芳于2013年创立,最初定位为海淘购物分享平台,旨在帮助用户“找到全世界的好东西”,后逐渐吸引大量用户自发生产优质笔记,积累了第一批真实跨境购物需求的用户并形成了重运营的社区氛围,2015年小红书的月均启动次数超50次/人,单次使用时间达到130分钟以上。

  在高粘性、高活跃度以及女性用户为主的三大因素推动下,小红书开始向电商倾斜,在成立的第二年推出首个自营跨境电商业务“福利社”。为了能够更灵活机动地把控电商业务,小红书选择全自营,平台不仅一手包办了选品、采购、关务、客服,更是拿下了两个日处理数十万单的保税仓以及两个海外仓,结合社区壁垒和数据选品实现交易闭环。

  在选品上,小红书采用爆款思维,一部分来自于社区的高人气商品,另一部分则来自于潜在爆款的挖掘,同时也会吸引品牌商家、供应商和代理商入驻,但对于这些上游渠道,平台方缺少把控能力,真假混卖的问题一直存在,渐渐成为小红书引流的绊脚石。

  2018年3月,小红书推出自有品牌“有光REDelight”,涉及的产品有保温杯、睡衣、床上用品等家居类产品,也有少量陶瓷刀、养生壶、汤锅等厨房用品。据悉,大部分有光REDelight产品的供应商是小红书根据全球采买经验筛选而来,包括国内外以及大品牌供应商。

  与此同时,小红书团队也在不断扩大,去年的员工总数已达2000人。小红书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强调,用产品去影响新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是集团不变的初心。

  不过面对阿里巴巴、网易考拉和唯品国际等电商巨头在海淘领域的加速布局,小红书在商品价格、物流和售后体验方面都不具备优势,据易观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小红书在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规模排名第六,仅占3.7%。

  意识到电商并非自身强项、也无法与各巨头相抗衡后,小红书去年突然重新将矛头对准内容和社区板块, 裁撤电商部门50%的员工,该部门根据商品品类所划分的10余个组别也将缩减至个位数,瞿芳更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小红书是社区而非电商。

  下定决心改革的小红书果断把口号从“标记我的生活”变为“找到你想要的生活”,不仅增加短视频功能,还通过邀请欧阳娜娜、范冰冰等明星入驻开设账号以及赞助《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等综艺节目等方式,吸引了一大批95后年轻消费者。

  在积极的市场环境中,ritawang、陈白羊等与小红书一同壮大的博主也随之迎来商业化的顶峰,Tom Ford Beauty、La Mer等高端护肤美妆品牌也多次在该平台投放开屏广告,全球最大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也因开屏广告需要而入驻小红书,开设了首个官方品牌号。

  据时尚商业快讯最新数据,小红书目前的月活跃用户量已经突破8500万,是一年前的近3倍,总用户数达2.5亿,每日社区笔记曝光次数逾30亿次,其中70%的曝光为UGC(用户生产内容),90后、95后已经成为社区的主流用户。

  不过有分析指出,作为电商业务的驱动引擎,真实社区的属性决定了小红书不可能像其他电商平台一样,将内容直接导向购买,因此小红书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支撑自己高达60亿美元的估值。

  据时尚商业数据监测,同样以社交电商起家的蘑菇街在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半年后,市值已从最初的15亿美元缩水近80%至3亿美元。被称为中国“网红第一股”的如涵控股上市仅三个月,市值累积跌幅已超过70%,从最初的10亿美元缩水至上周五的2.64亿美元。

  显然,即使网红们的流量变现能力不断走强,但该业态所存在的真实性低、缺乏可持续等缺点也逐渐被放大。有报告分析指出,小红书的硬伤在于,真实内容分享与广告内容的混淆不清,与其创立初衷存在矛盾,且带货数据很难统计。

  为进一步抬高门槛,挽救信任危机,在继续培养UGC内容的同时,小红书也开始发力PGC(专业生产内容)和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一方面通过平台自己建立的垂类账号,生产专业内容、运营热门话题,另一方面吸引KOL、MCN等第三方入驻,产出专业内容。

  今年5月,小红书发布《品牌合作人平台升级说明》,对粉丝量和月曝光量作出更高要求,粉丝数量不足5000、平均曝光量低于10000的KOL将被取消品牌合作人的资格,不能再接广告,此前的标准为粉丝数1000人以上,笔记平均曝光量超过1000。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小红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