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社区团购的危与机

  资本的强势入局,带火了社区团购,也带火了星城长沙。据新经销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全国范围已出现了大大小小、不少于300家的社区团购企业。

  原始启动资金相对较小,模式较轻,行业进入门口趋近于无等,这些刺激了越来越多的行业参与者置身其中。此外,除了数量庞大的原生社区团购平台以外,京东、苏宁、永辉等线上线下企业的入局无疑更为社区团购的热度加了一把火。

  在百度社区团购搜索指数榜上,河南超越湖南位列第五。

  在地域分布上,除了社区团购的发源地—长沙以外,同属于华中区域,且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河南,社区团购同样发展迅猛,从2017年萌芽到2018年全国性巨头竞相涌入,郑州已经越来越成为各大社区团购平台的必争之地。近期新经销走访了河南的部分社区团购企业,从“第二战场”看社区团购行业发展究竟隐藏了哪些坑?

  01

  “野蛮人”入场,价格战跟?还是不跟?

  据了解,早在2016年,郑州市就诞生了本土首家社区团购平台—吃货公社。彼时,社区团购在全国范围内尚未铺开,吃货公社凭借新颖的商业模式和物美价廉的商品快速打开了市场,并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开出了500多个团,最终在河南市场一炮打响。

  2017年,另一家本土社区团购平台量子美食也随之建立,并通过高薪向吃货公社挖人的方式,快速建立了自己的初始团队。随后,二兔动漫创始人黄涛孵化出了社区新零售平台田生万物和番茄小镇,并实现了对郑州、洛阳、安阳、威海等全国数十个城市的快速覆盖。

  进入到2018年,郑州市大大小小的社区团购企业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亲果倾城、悦邻严选等平台先后出现。本地生鲜B2B巨头莲菜网也于此时正式入局,孵化出了社区团购平台—有井有田。

  与此同时, 进入到8月份,随着资本开始陆续入局,兴盛优选、你我您、十荟团、松鼠拼拼等企业先后获得巨额融资,开始全国扩张,并先后进入河南市场,本土社区团购企业开始进入到洗牌期。

  “在全国性的社区团购进入之前,本土社区团购平台还处于一个良性竞争的状态。但是一些全国性社区团购平台陆续进入到郑州市场,某些品类的价格体系就慢慢崩溃掉了。”河南本土资深社区团购从业人士李保林告诉新经销。

  “以虾尾为例,4月初,本地的虾尾还与去年的市场价格相差不大,但一进入5月份整个行业的价格体系就已经全线崩盘了。

  正常而言,批发商需要5%-8%的利润来维系自身的仓配、运营等各项成本,零售端则会加价10%-15%来保证自身的利润。而某些全国性的社区团购平台为了快速打开市场局面,低价销售虾尾给零售门店,供货价格甚至比部分批发商的拿货价还低,最终导致产品价格越压越低,市场慢慢的就被做死了”。

  面对全国性平台来势汹汹发起的价格战,本土性平台则处于进退维谷的状态。如果不跟进的话,用户就会被大量撬走;如果跟进,平台自身的资金量又难以支撑长期的亏损。在这种情况下,本土性企业无论是跟或者不跟,都无异于饮鸩止渴。

  价格战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教育市场的作用,但是一旦无法与消费者之间形成除价格因素以外的粘性,价格补贴便会弊大于利。尤其是对于线下存量巨大的行业,这种拔苗助长给行业所带来的伤害无疑更加巨大。

  02

  无底线的低价,劣币驱逐良币?

  除依靠低价策略获得市场份额的同时,拿到融资的头部社区团购平台还通过不断地给上游供应商施压,以获取更低的商品价格,这就导致某些供应商为了获得与平台的合作机会,可能会出现将产品“偷梁换柱”甚至不惜出售假冒伪劣的商品的情况。

  “我们商品的出厂价一般在1块钱左右,但为了与平台达成合作,我们8毛给平台合作,这已经是我们公司的业务员都很难拿到的价格了。但是平台直接要价6毛,这还让我们怎么合作?”某品牌电商总监向新经销吐槽道。

  价格谈判在买卖双方交易的过程中,本来无可厚非。但如果忽视商品质量,过度追求低价,则极有可能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并最终爆发食品安全问题。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社区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