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刘强东远去让徐雷挑大梁 京东的变革是三把火还是涅槃

  2016年京东首次上榜全球财富五百强互联网企业。但是仅仅两年之后,京东就已经陷入了增长危机。电商阻击阿里依旧任重道远,市值赶超百度只是曾经无限接近,目前还有一个后起之秀拼多多需要时刻提防。

  对京东来说,始于2018年的创始人危机成为投资者重新为京东投票的导火索。知名投资机构高瓴资本是京东上市前的重要股东,在2018年二季度,高瓴资本在美股二级市场减持1390万股京东股票,减持近6亿美金,彻底退出京东大股东之列。过去一年里京东市值一度缩水至不足300亿美元,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

  因此去年年底,京东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刘强东退居二线,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由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京东更是首次采用“中台”的组织架构,将原先以品类为核心的纵向一体化架构,变成了以客户为中心的前中后台的架构,一个全新的京东开始亮相。但是,后刘强东时代,积极反思的京东能拖着笨重身体逆势崛起打开新局面吗?

  刘强东退居二线京东主动求变

  徐雷在京东商城的年会上提到,互联网“增量”和大环境密切相关,阻力不可逆转,因此必须盯紧“存量”。但是京东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出现了问题,客户为先的价值观被稀释、唯KPI论和“交数”文化盛行、部门墙越来越高、自说自话、没有统一的经营逻辑、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对客户傲慢了。

  京东将问题的症结归根于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因此今年我们看到京东在对高管团队重新塑造,徐雷走向台前是刘强东的放权。同时,京东开启组织变革启动高管轮岗,越来越多从京东内部成长起来的京东人成为新高层,包括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京东数科CEO陈强生等都见证了京东的成长。京东的后备力量也开始担起重任,接任京东离职CHO隆雨职务的正是2008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东的管理培训生余睿。

  另外,京东宣布 2019 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但是新增岗位需求预计将达1.5万人。同时995、996的工作机制也正在内部推行,一场大变革就此展开。京东官方就此回应,“拼搏和激情是写在京东血液里的DNA,京东第一阶段的成功就是靠做最苦最累的事情拼出来的,而京东未来的发展除了更加拼,别无捷径。”这一系列人员层面上的坚定动作,看得出京东的深刻反思与锐意进取。未来我们应该能看到一个更加拼搏更有活力京东。

  京东组织僵化错失了自己的“拼多多”

  除了人员方面的变动,京东系列动作中的另一个关键词是组织。总有人唏嘘为什么京东拥有微信的九宫格但是却没有孵化出拼多多,究其原因还是京东的组织运营上出了问题。

  界面新闻中提到,京东拼购实际上比拼多多成立时间还要早,也推出过“砍价”、“裂变红包”等活动,但在内部却一直不受重视。事实上,京东有非常多创新业务,但是他们可能都因为没有受到相应的重视而失去了应有的时机。主要原因在于京东的资源已经过度集中,利益固化,内部沟通成本极高。具体的说就是内部孵化的项目需要通过京东自营体系获取流量,但是还采用相同的考核机制,这对创新业务来说明显是不合时宜的。

  与拥抱变化的阿里、一个项目多个团队竞争的腾讯相比,京东太过笨重与固化,组织架构上的呆板使得同一起跑线上的新兴业务被扼杀在襁褓里,却成就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当前,京东推动“小集团,大业务”转型更是针对这一问题,明确去中心化,将从管理型总部升级为战略型总部,通过数字化管理,使得运营职能下沉,让业务板块能够得到更大的授权,以此激发组织活力和战斗力。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