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电商“第三经济” 快递市场进入同质化竞争

  提起互联网商业,必然绕不开电商,网上购物的兴起是很多用户首次买入互联网时代的标志,前不久,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与工信部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榜单中,阿里与京东两大电商企业位列第一和第四,电商在互联网商业的比重可见一斑。

  在电商的发展过程中,也不短涌现出许多泛生态,例如电商内的“第二经济”——在线支付,几乎很多用户在线支付的启蒙都是网购,又比如电商内的“第三经济”——快递,快递能够从单一邮政到百花齐放,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电商的兴起。

  对于在线支付而言,如今已经是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双寡头格局,而对于电商内“第三经济”快递而言,如今正是爆炸增长、多方混战的有趣局面。

  从PC到移动互联网:傍上“大款”的快递

  最近几年,物流行业得到井喷式的发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据国家邮政局消息,截至12月28日,中国快递年业务量突破500亿件,连续5年居世界第一。数据显示,仅2018天猫双11之后的一周时间,菜鸟智能骨干网就送达了超过11亿个包裹。

  如此巨额的业务量和市场规模凸显了中国快递行业的繁荣。这其中,移动互联网、电商与政策成为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是基础,从PC到智能手机的变迁,解放了快递行业的场景禁锢,快递的使用场景不在局限于邮局,随时随地的下单,自定义的沟通收货乃至后来实时监控快递物流情况等,都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基础上才得以实现。

  在电商方面:电商的发展,大大提升了物流行业的地位,从陪衬的少量需求,一跃成为整个电商领域的刚需,电商是改变快递命运的最直接因素,也因此电商平台纷纷布局物流网络,就连曾经宣称只做平台的阿里也入局物流行业。

  成功的电商营销战略,带动了消费者的同时,也大大为快递的发展赋能。阿里的双11狂欢购物节,京东的6.18狂欢节,都成为快递行业进入井喷期的催化剂。

  据双11实时交易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11日23:59:59,天猫双十一成交额2135.5亿元,又一次创下历史新高,与10年前双11的5200万元相比,足足增长了4000倍。同时,物流订单也突破10亿,比10年前26万个包裹,也增长了3800多倍。

  过去几年,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京东集团旗下京东物流都是中国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中最积极的参与者。在阿里巴巴的履带战略中,菜鸟网络将是整个阿里接下来十年的重要增长点;京东物流对于京东而言也是如此。

  在政策方面:有资料显示,快递行业如今已经是一个超过10万亿的产业,在2017年,占GDP比重将近15%。也正是这种成绩,不断引发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不断推出如《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快递暂行条例》《快递封装用品》等。

  随着快递行业发展的日趋成熟,快递界面临着新一轮的变革期。对此政府最近出台的相关电商政策,对快递的发展具有重要启示。11月21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跨境电商和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指示。该政策无疑成为了快递行业的发展新机遇。

  指示明确加快跨境电商的的发展,跨境电商是新业态、新模式,对快递企业来说,可以有一个相对长期的稳定预期,对快递物流企业走出去,是千载难逢的实实在在的大利好。

  我国农村改革40周年,2018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局之年,2019年乡村振兴必将全面深化,产业联动将全面开花,对快递企业来说,“内外结合”两手都抓,2019年的中国快递企业将会更好更快更安全。

  快递行业的爆发,得益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也离不开电商企业与快递行业的相辅相成,政策引导也为快递企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面对这么大一块诱人的蛋糕,入局者不断,但是,亮眼数据的背后,快递企业的日子并没那么好过。

  活跃的一线企业,像顺丰、菜鸟、通达系等在流量红利过后,面临着变革,二三线快递在竞争乏力的情况下更是面临着出局的危险。

  “倒金字塔”式的行业格局:收割CLV的白刃竞争

  纵观整个快递行业,其企业分布呈倒金字塔格局。头部公司扎堆,像通达系、京东、顺丰等,虽然业务量庞大,但同质化的问题一直是其痛点,而二三线快递公司入局者虽多,但是几乎不具竞争力,如今其生存环境非常严峻。

  这其中,竞争与矛盾集中在两个派系,一派主打价格战,另一部分则是专注于效率战。

  价格战方面:2013年前后,部分快递企业为了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引发价格战,以致整个快递行业被迫应对价格战。由于长期以来,通达系快递企业服务、时效差异并不明显,价格成为抢客户的重要砝码,由此也导致了如今畸形的电商客户市场。

  很多时候网点成本上涨或者总部价格调控,这部分费用往往由网点自行承担,难以传导至电商客户。如今,在占据七成业务量的电商件市场中,龙头企业更关注市场份额的提升,因此价格战仍将持续。显然价格战并非长久之计,快递行业想要步入正轨,终结价格战是第一步。

  随着“价格战”的延续,很多二三线快递企业几乎已经无利可图,甚至面临着倒闭,也因此相对于头部快递企业的激烈竞争,二三线的快递企业正经历着寒冬期。2018年4月18日,快捷宣布停网。历时20多年的快递品牌,从资金链短缺到关闭,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不久之后,全峰也步其后尘。而天天、国通、优速等各大二三线快递公司纷纷转型,努力在寻找出路。

  效率战方面:快递、快递“快”字在第一,效率永远是快递行业的话语权,这方面最直观的例子就是京东物流、菜鸟网络与顺丰。

  京东是从商品到平台再到物流全线打通的电商企业,对标国外的亚马逊,先形成端到端能力,然后标准化、产品化,提供给第三方以服务的方式使用。京东物流的优势,核心并不在其物流网络,而在仓配一体化带来的体验和效率,但其高昂的投入成本一直是京东的痛点。

  阿里系则是平台到物流的半打通。因此菜鸟网络选择的方式是——做平台、做数据服务,与物流合作伙伴的信息系统高度整合,未来进一步做生态。快递的同质化已成行业共识,所以菜鸟的挑战在于仓配与物流的协同效率上。

  这方面顺丰可谓是独树一帜,它是从快递业务起家,在国内同行用加盟制、价格战抢夺电商件市场时,采取差异化的战略定位中高端市场,通过自营投入运输网络建设,保证物流服务的高端和时效,成为快递业利润和市值最高的龙头。在运输网络的效率方面拥有优势,但错过了整个电商爆发期,缺乏商流和信息流。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快递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