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无人店“大多已消失 无人零售弯道如何成功“超车“?

  2017年掀起的无人店热潮似乎开始停息。曾经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从消费升级中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关于无人店的机会。然而关于无人店这条路究竟要如何走,何时才能实现,哪怕身处其中,也无从知晓。

  记者调查发现,曾经在重庆布局的GOGO无人店、升腾无人店已无影踪,而一七闪店、京东X无人超市尽管正常运营,但是客流量与线下店相比并没有多大优势。

  放眼全国,京东无人超市始终未有确切盈利消息,小麦铺、缤果盒子也一再出现危机,苏宁与高鑫零售的无人店探索则同样差强人意。

  赛道上的玩家不断减少,无人零售的未来到底会如何?

  调查 无人店大多已消失

  近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原本位于解放碑协信星光广场的GOGO无人超市,已不见踪影。据悉,这是第二家落地重庆的无人超市,开业不足一年时间。记者从协信星光广场方面得到证实,该无人超市其实在去年上半年就已关门。就在相隔不远的几百米外,跨境电商丰趣海淘也曾在重庆落地了自己的第一家无人超市——“WOW”,但如今这家店也已经关门。

  彼时,无人店运用的“黑科技”带来的炫酷感,瞬间吸引了消费者眼球。据媒体公开报道,GOGO无人超市在解放碑开业当日便吸引了约2000人前往体验。不到3小时便斩获流水逾6000元。不过好景不长,在消费者的新鲜感过去后,这家无人超市光顾的人越来越少。开业一个多月后,单日客流量就下降了近80%。

  当时,GOGO无人超市品牌宣传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按公司计划,将在重庆主城和区县分别开出50家门店。但如今记者多次致电上述负责人,对方未接听电话。而几家GOGO无人超市也在重庆、成都等地消失。

  相比较而言,去年8月在重庆落地的京东X无人超市,是在重庆为数不多还在运营的无人超市品牌。记者在该店驻足20分钟,虽然有不少市民来到店内,但只有3位消费者进行了消费。

  在记者采访一七闪店期间,尽管一七闪店负责人表示,目前单店周一至周五日均营业额达3300元,月营业额达到6万~7万元。不过记者在一七闪店多家无人超市看到,客流量明显少于同等位置的普通便利店。

  记者梳理了下,除了一七闪店、京东X无人超市,如今在重庆试水的无人超市,基本上消失殆尽。

  纵深

  无序竞争遭遇阵痛

  业内普遍认为,无人零售大放异彩于2017年。据鲸准数据库发布的数据,2017年共有138家无人零售企业。另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全国无人零售货架累计落地2.5万个左右,无人便利店累计落地200个左右。无人零售这一新模式全年共吸引了总额超40亿元人民币的资本。

  无人零售风口,众多企业一哄而上,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自动贩卖机等多种终端形态无序竞争。为了实现盈利追求规模,而规模化又需要资本支撑,烧钱与变现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从100人、50人到30人,进驻无人货架领域的企业,员工人数标准一降再降;无人零售创业企业盲目扩张,从一线城市铺到二线城市,从二线城市铺到三四线城市。只是当资本不再投入的时候,无人零售迅速进入了冰封期。

  如今,巨头黯淡,小玩家濒临出局。最早的无人零售店玩家之一缤果盒子,在经历快速的扩张后,如今也遭遇了发展的瓶颈。早在2016年,缤果盒子就开启了无人店的布局。缤果盒子CEO陈子林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缤果盒子早就实现了盈利,而且单店销售额超过了早前预期。但是在2018年,缤果盒子就相继被曝出了裁员、高管离职以及业绩不达标等负面消息。

  曾经被资本看好的无人货架,自去年年初起,众多品牌便像多米诺骨牌般相继倒下。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去年1月,猩便利裁去约60%的BD人员;去年5月,七只考拉停止货架业务;同月,果小美融资遭搁浅,工资发不出,点位被收编;去年6月,传出哈米倒闭的消息;去年10月,小闪科技申请破产清算……

  无论是无人超市还是无人货架,这些无人零售项目正遭遇着阵痛。如果把2017年试水的无人零售项目,定义为“第一代无人零售”的话。到了去年年底,这个风潮显然已经过去,而不少进入这个领域的企业,也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公众视野。

2页 [1] [2] 下一页 

第一代无人零售已死:游戏终局 还是开始?

第一代无人零售已死:游戏终局 还是新的开始?

邦马特CEO黄陽:无人零售需要变成新零售

小卖柜新品打破行业瓶颈,助推无人零售落地普及

海信涉足无人零售遭遇行业寒冬 分析称没什么前景

搜索更多: 无人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