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州 深圳 南京 杭州 郑州 武汉 太原 西安 沈阳 成都 全国300城市 综合
登陆 | 注册
商业趋势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商业趋势 >> 智能科技 >> 正文
无人货架下半场:大撤退与死循环

  “猩火遍地,山城第一”的黄色横幅在视频中一闪而过。约20位业务人员守在一家朴素的办公室里,商量着讨薪。彩色气球躲在房顶,长长的激昂的横幅依然占据了墙壁。只是,黄色的宣传单零散在地面上,被这些中年小伙焦虑的皮鞋一遍一遍踩过。

上图为视频截图

  无人货架行业可以说并无秘密可言,BD在各家相互流窜,众多竞争对手可以轻易获取同行的小道消息。

  这种剧情似乎看着眼熟。历史总是在重复,无人货架的商业故事,看起来更像是老故事的翻版重拍。

  持续扩张、持续亏损、持续融资再扩张……仿佛已经成了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死循环,团购如是,O2O如是,2015年入局无人货架的小玩家亦是如此。近日,无人货架头部企业猩便利被曝出在一、二线城市停止扩张,三、四线城市撤站裁员,仿佛也是走了“先烈们”的老路。

  管理粗放、策略激进,便利蜂、猩便利、果小美等小巨头们,在北上广深市场空间不足以支撑点位增速的背景下,纷纷杀入二、三线城市,烧钱扩张跑马圈地,持续到今天的故事看起来并不那么美好。

  而2018年年初的“大撤退”,也许正是这些小巨头们试图摆脱“死循环”做出的尝试。无人货架下半场的取胜之匙,答案或许是回归零售思维,重精细化运营,而非短时间的快速规模扩张。

  

行业先烈们走过的路

  眼看着无人货架的浪潮袭来又褪去,去哪儿CEO庄辰超、新美大VP司江华、安居客COO吕广渝、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等顶着光环入场的明星创业者,或许重演了“行业先烈”的历史。

  在无人货架的战火烧遍神州大地之前,局部战争早已打响。

  一位业内人士向铅笔道讲述:早在2015年,办公室无人货架业态便已出现,而早期的战场就在杭州。3家领头的企业是好品、领蛙和果小7,大本营都在杭州。各家也都迅速开赴北上广,准备面对空白市场跑马圈地。

好品无人货架概念图

  尽管当年烧钱规模远不及今日,投入也已令人震惊。据了解,仅好品一家在杭州市场就投入了2000万人民币,四个月的时间内,一城点位数的峰值一度达到2000以上。然而战线并未随之拉开,三方在杭州也快速停火。

  因为各家意识到,无人货架市场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杭州注册企业数超过30万个,但是大量工矿企业、餐饮企业、人数少于50人的企业是没法去投放的。好品、领蛙和果小7花了1年半时间把杭州市场摸索了一遍,认为整个杭州有效企业共3000个。如果把其中信用有问题和销量有问题的剔除,整个杭州市场可以投放的有效点位只有不到1000个。

  谈到当年的举措,好品创始人李旭阳曾在采访中说道:“我们不怕和友商拼速度、也不怕和友商拼刺刀,但我们天天在思考用户真的需要我们什么?我们怎么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2016年年底好品开始主动收缩,退出大量不合格企业,很快点位数量就被减至1000个以下。2017年3月底,好品开始盈利。现在公司仅维护200个企业货架,“反而活得不错” 。

  2017年年初,新零售概念蹿上超级风口。无人货架的玩家从创业“小卒”变成了一个个在互联网领域功成名就的“大佬”。而到近期曝出全国“大撤军”,大佬们也是循着扩张、亏损、收缩的路线再走了一遭。

  

开辟第二战场

  一线城市市场不够大,于是受到资本青睐的小巨头们很快开辟了第二战场。一位无人货架创业者表示,现在在北上广深的竞争早已不像以前那么激烈,反倒是二、三线城市成为了便利蜂等巨头主要争夺的阵地。

  另一位济南的创业者也反应,在今年年中,便利蜂、猩便利、饿了么e点便利和果小美开始在济南疯狂铺设货架。 

  在济南,经常会看到3、4个品牌的货架摆在同一个办公室里。

  据了解,小巨头们开始将战火从北上广深烧至二、三线城市大约是在2017年的七八月份。业内人士分析称,无人货架行业主战场变成二、三线城市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

  首先,通过快速的多城市布局,从而提高自己点位数据的增速。比如想要新增1万个点位,若只在上海一个城市打,可能要一年多才能吃下这样的市场份额;如果同时在50个城市推进,一个城市只需要铺200个点位就能实现。

  另一方面,二、三线城市盈利性更强,更有可能实现单个城市的盈亏平衡。货架售卖的商品以标品为主,在不同城市的毛利相差不大。但是二、三线城市的人工成本更低,在二线城市通常3000元月薪便可以雇佣一位配送员,而在北上广深成本则达6000元左右。

  无论是追求点位数量增长,还是试图实现单城盈利,背后的初衷只有一个——向资本方展示出理想的数据,以求更快获得下一轮融资。

  从实际情况来看,这一丰满的理想在现实数据面前显得骨感。在正常的商业逻辑下,零售商往往是先在单个城市实现盈利、打磨运营模型,再将成功的经验复制到更多城市。“一个城市管不明白,就在50个城市铺开,只可能会换来50个城市的巨额亏损。”创业者说道。

  曾成功打造中供铁军、地推铁军的大佬可能并没有想到,换到新零售战场上,最先出问题的反倒是自己的BD团队。

  从各种被曝光的信息来看,为了完成点位铺设的KPI, BD团队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被媒体曝出的高额补贴企业、买卖无效点位信息、私自倒卖货品,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现在的市场情况是BD经理带着队伍频繁换东家,网点卖来卖去。他们已经发财了。”一位创业者表示,现在BD月收入达到3、4万元的比比皆是,“搞得我都想去做BD了”。

  还有二线城市自动售货机创业者透露,BD团队与投放企业勾结,在无效点位虚报公司人数,“3、5个人的公司写成50人规模报给总部”。更有甚者告知客户货架上的食品可以免费吃。“现在本地的员工都很开心,吃不过来都可以往家拿。弄的我们本来赚钱的生意也没法干了,企业告诉我们要么给他们交场租,要么机器里商品也允许他们随便拿,不然就走人。”

  BD只是行业问题爆发的触角,一位行业研究人员告诉铅笔道:“货损依然是一个不好攻破的难点。我们发现此前媒体报道中货损几乎都在10%以上,大量资本进来之后,大家纷纷改口成4%了。办公室里有货架的应该都能发觉,这个数字不太可能。”一位从业者也透露,“实际上一线城市货损都不止20%。”

  于是,不光猩便利一家,贸然闯入二线城市的货架运营商同样问题重重。自今年11月开始,已经陆续有收缩、回撤的态势,但由于不断有豹便利等新玩家闯入,小巨头们的第二战场依旧是血流成河。

2页 [1] [2] 下一页 

领蛙获便利蜂战略投资 强强联手锁定无人货架胜局

陷入发展冰点期的无人货架 有这样三个升级的方向

无人货架进入淘汰赛 业内人士:6月前死掉七八成

猩便利回应撤店传闻 80%无人货架会死在6月前?

猩便利被曝撤站关店 无人货架低估了人性贪婪

搜索更多: 无人货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