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水井坊营收预降15% 朱镇豪5.6亿跨界酱香酒前景待考

  头顶中国白酒“第一坊”金字招牌的水井坊似乎迷失了方向。

  水井坊近日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预计下降15.06%。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有13家发布了年报或业绩预告,水井坊的营收增幅在行业中排名倒数第一。

  2020年9月,水井坊董事、副董事长朱镇豪代为行使总经理职责。近日,水井坊公告称,将与国威公司成立合资公司,预计投入5.6亿元,首次跨香型涉足酱香型白酒领域。

  一位白酒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水井坊和国威公司都不算强,“两个弱者相遇,只能相互扶持,不可能携手奔跑”。

  营收净利双双预降

  600余年前,水井街酒坊在古成都城中心水井街开窖建坊,堪称中国白酒“第一坊”。

  “第一坊”遗址1998年被发现后,全兴集团在1999年推出“水井坊”品牌,定位高于五粮液、茅台成为“最贵的白酒”。

  2010年,水井坊的控股股东变成帝亚吉欧,这也成了白酒企业中唯一一家被外资控股企业。帝亚吉欧来自英国,是全球最大的洋酒公司,旗下拥有横跨蒸馏酒、葡萄酒和啤酒等一系列顶级酒类品牌。

  帝亚吉欧致力于将中国高端白酒品牌水井坊带入国际市场,不过这一策略效果并不理想。2019年,水井坊的出口额仅2451.62万元,占营收比例为0.7%,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出口不利,水井坊在国内市场的表现也难以配上“第一坊”的招牌。

  近日,水井坊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达30.06亿元,同比下降15.06%;净利润7.31亿元,同比下降11.49%。

  1月份发布的业绩预告中,水井坊披露,公司2020年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5645千升,同比下降约 42%。其中,中高档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979千升,同比下降约11%,低档酒(基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4666千升,同比减少约100%。

  由此来看,水井坊中高低档酒“全线崩塌”。

  水井坊在公告中表示,下半年,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加之社会库存的补充,收入与利润均实现同比双位数增长。但就全年整体而言,公司业绩仍出现一定下滑。

  分时段来看,水井坊2020年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营收增幅分别为-21.63%、-52.41%和-26.58%;净利润增幅为-12.64%、-69.64%和-21.49%。显然,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水井坊的业绩降幅在不断收窄。

  与自己相比水井坊业绩不断好转,但与同行比较起来,水井坊相形见绌。

  工信部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规模以上酿酒企业白酒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增1.40%和11.70%,产量同比下滑2.50%,表明规模酒企盈利能力稳步增强,白酒行业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消费升级持续推动白酒行业价值增长,行业高质量发展趋势持续向好。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A股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目前有13家发布了年报或业绩预告,水井坊的营收增幅在行业中排名倒数第一,而且净利润降幅仅少于皇台酒业(维权)的51.5%。有意思的是,皇台酒业不久前才“摘星脱帽”。

  与体量相似的迎驾贡酒酒鬼酒相比,水井坊的业绩也简直就不够看。业绩预告显示,迎驾贡酒和酒鬼酒预计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0%至5%和51.92%至65.28%,都跑在了水井坊的前面。

  新帅称不盲目扩大市场

  2020年,水井坊还有一件大事——换帅。

  2020年9月21日,水井坊公告称,危永标辞去总经理职务,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朱镇豪代为行使总经理职责。

  这也是帝亚吉欧2010年入主水井坊以来,10年内第五度换帅,危永标任期仅14个月,成为水井坊上任时间最短的一位总经理。他的辞任也被业界解读为因业绩不佳买单。

  资料显示,继任者朱镇豪2015年10月担任水井坊董事,2019年5月成为公司副董事长。在水井坊任职期间,朱镇豪还担任帝亚吉欧洋酒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水井坊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