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开普检测:采购数据未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募投项目或“新瓶装旧酒”

  以工业化为开端,全球检验检测行业在工业时代以来,便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业开始发展。2019年,全球检验检测行业需求从2009年的741亿欧元,提升至2,053亿欧元。发展的同时,地区分布不平衡、细分领域竞争状况差异大等问题也层出不迭。而许昌开普检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普检测”)能否以察时变?

  此番上市,开普检测144.14万元的采购金额未披露,是否涉嫌信披违规?成立当年便成为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公司,或曾系开普检测董事、总经理李亚萍的弟媳持股又担任高管的公司,即该供应商或系其历史关联方,而开普检测对这段关系“讳莫如深”,令人费解。与此同时,其土地使用权建筑面积,或比昔日建设项目建筑面积少逾3.8万平方米;早在2019年已投入使用的10米法电波暗室,与其募投项目中的“实现电波暗室从3米法到10米法的升级”建设内容矛盾,其募投项目或“新瓶装旧酒”。

  一、供应商或系历史关联方,“隐而不宣”涉嫌选择性披露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开普检测供应商洛阳协众汇创电气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协众”),成立当年便“跻身”开普检测前五大供应商队列。

  2017-2019年,洛阳协众分别为开普检测第三大、 第三大、第四大供应商。开普检测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56.1万元、120.24万元、39.39万元。

  然而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显示,洛阳协众成立于2017年7月31日,即2017年,洛阳协众成立当年便成为开普检测的第三大供应商。

  需要指出的是,洛阳协众曾是开普检测关联方,而开普检测却未将其认定为历史关联方,或存“蹊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洛阳协众成立于2017年7月31日。彼时,洛阳协众股东分别为王彩侠、李红军、许飞、高伊辉、张华伟,其中王彩侠持股比例为41.71%,系第一大股东。同时,王彩侠、许飞、张华伟、李红军系洛阳协众的高级管理人员。因此王彩侠或对洛阳协众施加重大影响。

  2018年2月6日,王彩侠退出洛阳协众股东、高级管理人员行列。洛阳协众股东以及高级管理人员变更为李红军、张华伟、高伊辉、许飞4人。

  由此可见,2017年7月31日-2018年2月6日期间,王彩侠或既系洛阳协众第一大股东,又是高级管理人员,或能对洛阳协众施加重大影响。

  与此同时,王彩侠或是开普检测关联方。

  据招股书,洛阳浦成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浦成”)是开普检测董事、总经理李亚萍的弟媳王彩侠担任执行董事的公司,2018年2月26日,王彩侠不再担任洛阳浦成执行董事,洛阳浦成曾系开普检测的关联方。

  同样地,2017年7月31日-2018年2月6日,王彩侠系洛阳协众的股东及高级管理人员,洛阳协众或应系开普检测的关联方。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中,在报告期内2017-2019年,开普检测并未将洛阳协众列为关联方或历史关联方。

  不仅如此,在2017年7月31日洛阳协众成立之前,王彩侠或已系李亚萍的直系亲属。

  据招股书,王彩侠担任执行董事的洛阳浦成,与开普检测的关联期限为2017年1月1日-2019年2月26日。而王彩侠退出洛阳浦成的时间为2018年2月26日。

  即由于王彩侠与李亚萍的亲属关系,洛阳浦成系开普检测的关联方,根据上述关联期限,至少在2017年1月1日,王彩侠已成为李亚萍的弟媳。

  那么,洛阳协众与开普检测构成关联方的时间,或应与洛阳浦成跟开普检测构成关联方的时间接近。

  2018年2月26日,王彩侠退出洛阳浦成股东以及高管之列,而洛阳浦成与开普检测的关联关系结束于2019年2月26日。王彩侠退出后,洛阳浦成的股东分别为高伊辉、许飞、张华伟、李红军4人。

  而王彩侠退出洛阳协众的时间为2018年2月6日,与王彩侠退出洛阳浦成的时间2018年2月26日接近。并且王彩侠退出洛阳协众与洛阳浦成后,洛阳协众仍在位的股东与洛阳浦成一致,同样为高伊辉、许飞、张华伟、李红军4人。

  在上述情形之下,洛阳协众与开普检测构成关联方的时间,是否应该在2017年1月1日-2019年2月6日期间?不得而知。而为何招股书对这段关系“讳莫如深”?尚未可知。

  二、144.14万元采购金额未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问题并未结束,开普检测采购金额为144.14万元的供应商或未披露。

  据郑州胜龙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龙股份”)2018年年报,2018年,开普检测是胜龙股份第五大客户,胜龙股份对开普检测的销售金额为144.14万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8.18%。

  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中,却未见胜龙股份“踪影”。

  据招股书,2018年,开普检测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许继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单位、南方电网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洛阳协众、无锡宝威电子有限公司、广州赛宝计量检测中心服务有限公司,开普检测对上述五家公司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59.31万元、157.28万元、120.24万元、70.29万元、30.28万元。

  也就是说,胜龙股份2018年年报披露的144.14万元,比开普检测在招股书披露的其同期对第三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还多,即2018年,胜龙股份应系开普检测第三大供应商,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胜龙股份却并未出现在开普检测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之中。

  据招股书,2018年,开普检测会计政策变更仅涉及财务报表变化,并未涉及其2018年采购金额追溯调整。同时,报告期即2017-2019年,开普检测并不存在会计估计变更。此外,报告期内,开普检测也并未存在合并范围变化。

  而据胜龙股份2018-2019年年报,其2018-2019年会计政策变更,仅涉及科目变化,并未涉及具体金额变更以及追溯调整,或并未对开普检测采购金额的确认产生影响。

  三、土地使用权建筑面积或不及“昔日”建设项目建筑面积,缺口逾3.8万平方米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开普检测一项名为“开普国家电工电子产品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建设用地面积存在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据许昌市政府公开信息,2015年12月18日,“开普国家电工电子产品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以下简称“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开工仪式,在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举行。该项目占地面积约为95亩,总投资5亿元。

  据许昌市政府于2019年9月2日发布的信息,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占地100亩,总投资额约5亿元,总建筑面积8.9万平方米,主要建设研发大楼、试验大楼、检测大楼以及配套附属设施等,2019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

  这意味着,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于2015年开工建设,2019年1月建设完成并投入使用,建设地址位于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其占地面积或由95亩增加至100亩。

  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中,其拥有的土地使用权面积,却与该项目建设面积“对不上”。

  据招股书,开普检测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共两处,其中开普检测的权证号为豫(2018)许昌市建安区不动产权第0000415号、第0000416号、第0000395号、第0000396号的土地使用权证书,坐落位置为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

  据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公开信息,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规划区南至市主城区北外环及延长线,北至许昌县与长葛市行政边界,东至市主城区东外环北延(忠武路),西至规划建设的安信公路(新107国道),远期规划面积180平方公里。在行政区划上共涉及许昌县、魏都区,而许昌县涉及尚集镇、苏桥镇、河街乡、小召乡等4个乡镇。

  并且,截至2019年年末,开普检测拥有的位于许昌市的土地使用权,仅有这一处。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开普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