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百融云创拟赴港上市 内部人称对赌协议藏易主风险

  智能科技应用平台百融云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融云创”)计划赴香港IPO。10月初,多位接近该公司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了上述信息。

  官网显示,百融云创成立于2014年3月,是一家金融科技应用平台,公司坚持以科技为驱动,赋能金融机构数字化创新和转型,助力普惠金融。

  2019年上半年,百融云创完成10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此轮融资由国新基金领投,老股东红杉资本也追加了投资。

  业内人士透露,百融云创与青岛国新晟华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下称“青岛国新”)签订了对赌协议,对赌条款主要围绕百融云创需在一两年内成功IPO。工商资料显示,青岛国新为百融云创第三大股东,持股11.2412%。

  时代周报记者从百融云创知情人士处获悉,百融云创与青岛国新签署的对赌协议,百融云创需在一两年内成功IPO。若IPO未果,则百融云创股权架构将发生变更,实际控制人或易主,由张韶峰改为青岛国新。张韶峰为百融云创创始人及CEO,拥有多年技术背景,此前曾任职百分点COO兼技术副总裁。

  “百融云创近期组建了项目组,低调接触券商,决定赴港IPO。不过前提是需要通过厘清股权关系、剥离风险业务主体。”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信贷业务风险或成掣肘

  一名业内分析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百融云创在上市“包装”中,将发力拓展用户,以为金融机构提供大数据风控业务为核心,信贷业务为辅助,但后者目前尚无弱化迹象,贷款超市业务仍为公司目前主要盈利来源。

  时代周报记者还从百融云创内部人士处了解到,该公司主要有两大块业务:一是为银行、保险、消金等金融机构提供大数据风控服务;二是信贷业务。

  在商业逻辑上,面向金融机构的征信业务和信贷业务混业经营,本身就有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冲突,这也使金融机构的客户数据面临被泄露的风险。

  沪上一名接近百融云创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百融云创以提供征信服务为抓手,通过降低服务价格吸引更多大型企业成为其客户,而这些金融机构把数据分享给百融云创大数据模型做风险评估,“因为没有充分的数据隔离,根本无法保证这些资料不被百融云创用在自己的信贷业务上”。

  百融云创内部人士透露,尽管疫情影响下,信贷业务营收下降,但榕树贷款仍是公司目前主要的营收渠道。

  榕树贷款是百融云创旗下贷款超市,主体公司为百融云创全资子公司广州数融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数融”);小额贷款平台虾球借钱,主体公司是深圳数趣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数趣”)。天眼查信息显示,百融云创持有广州数融和深圳数趣100%股权。

  百融云创内部人士透露,百融云创的经营策略主要就是通过金融科技业务(智能营销、风控等产品及服务)服务银行、消金机构,从而获取到数据,与自身的贷款类业务最终形成商业模式闭环。

  有市场人士分析,随着监管趋严,这种“盈利模式”也暗藏隐忧,一些诸如隐私泄露、高利贷、套路贷、协助暴力催收等风险和问题也或将浮现。

  投诉多、法律风险犹存

  时代周报记者查看黑猫投诉平台发现,多名用户投诉百融云创存在伪造文件,恶意修改合同等问题,以其旗下贷款超市榕树贷款为例,截至10月12日,共涉及投诉量903条,被投诉内容围绕虚假宣传、套路贷、高利贷、暴力催收等。

  今年8月21日,一位百融云创用户在第三方公共投诉平台投诉称,榕树贷款涉嫌虚假宣传,“砍头息”和高利贷。该用户称,榕树贷款平台虚假宣传“借一万元,日息3元”。他于2020年8月3日,在榕树贷款APP申请3000元小额贷款,等额本息分12期还款。

  然而,在这笔贷款到账后,他才发现贷款协议中还包含一项“综合服务管理费”协议,金额为650多元,每月分期金额达340元,12期总计还款达4080元,加起来相当于折合年利率30%以上,远超国家法定利率上限,许多用户都会看漏,只看日息3块钱。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百融云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