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迅雷新财报背后:下载一哥到艰难求生

  从全球疫情爆发以来,美国股市如陷泥沼。3月9日,美股历史上第二次熔断,道琼指数暴跌超2000多点,巴菲特表示他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美股历史上只发生过五次熔断,回想起上一次我印象深刻,仿佛就在三天前……”3月19日美股再次熔断,10天之内发生四次熔断的频率,已经让一众观望者收起吃惊到从容吃瓜。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美国股市的震荡让众多企业深陷泥沼,手握云计算和区块链的迅雷也不能幸免。

  3月12日,迅雷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财报,根据财报给出的数据,迅雷2019年全年的总营收为1.81亿美元,同比减少21.9%;净亏损为5340万美元,比2018年的净亏损为4080万美元进一步扩大。

  迅雷2019年营收萎缩以及净亏损的扩大,缘于这一年各项业务的表现弱势。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8410万美元,同比下降31.3%;订阅服务收入为8150万美元,同比减少0.4%;在线广告收入为1560万美元,同比下降达到43.7%。

  迅雷出现营收疲软以及净亏损同比扩大的信号之后,资本市场嗅到风声一哄而散。3月11日收盘,迅雷股价报收3.37美元,下跌3.44%。在财报发布之后,资本市场的反应更加直接,3月12日,迅雷的股价跌逾10.39%,最终报收3.02美元。

  显然,大盘的剧烈震荡,加上财报表现不佳,浇灭了资本市场对迅雷的热情。

  曾几何时,区块链大热,迅雷股价疯狂暴涨,两天涨幅超过145%。都以为这是迅雷迎来风口起飞的里程碑,但没想到不过半年时间,迅雷没有迎风起飞反而仍然深陷亏损泥潭。

  尽管在迅雷的官网上,将自己定位为全球共享计算与区块链的创领者,但是最新的财报里,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才是迅雷目前主要的助力。同时,订阅服务仍然占据大头,两项业务的影响不相上下。

  迅雷2019年全年财报中,总收入占比高达46%的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业务出现后劲不足,导致迅雷营收萎缩、净亏损扩大。由此,直观的问题摆在眼前:攀上云端的迅雷,能稳吗?

  从下载到云端

  “再给迅雷5年,我相信可以做到腾讯的规模。”迅雷的创始人邹胜龙在挡住QQ旋风的攻势之后意气风发。

  2003年诞生的迅雷赶上了PC互联网的第一次热潮,基于影视、游戏方面的便捷快速下载的优势,都虏获了用户的心。仅仅过了三年,迅雷在国内就拥有1.1亿用户,装机量高达8000万台。而且在下载行业的占比超过50%,成为腾讯QQ之后又一个“全民级”软件,互联网宽带时期的装机必备。

  但是上帝给迅雷开了一扇窗,却关上了迅雷的门。

  迅雷的IPO之路异常艰辛,四次冲击四次败落。迅雷以P2P下载模式走红,但是在美国该模式并不被投资者所青睐。几经波折,在小米以15亿的总价认购了迅雷27.2%的股份之后,2014年迅雷才终于得以成功上岸。

  而且成功上岸后,等待迅雷的并不是光明大道。

  在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之下,不仅仅是网速的变快,互联网用户的主力也在从PC端过度到移动端,充足的手机流量让用户不再依赖于下载好的本地资源(影视、音乐)。在互联网不断推进的情况之下,原地踏步的迅雷就成了落后的那一个。

  “优爱腾”的杀出,让在线观影变成日常,游戏下载逐渐有了游戏厂商自己的下载器。迅雷从装机必备,到可有可无。迷失方向的迅雷变成了追逐热点的无头苍蝇,推出了一系列产品,例如:迅雷金融、迅雷快盘、迅雷端游等等。但存活下来的少之又少,更不用说为迅雷造新血。

  迅雷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溺水挣扎之后,抓住了救命稻草——云计算和区块链。

  当时兼任迅雷CEO以及迅雷旗下子公司网心科技CEO的陈磊,推出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云计算服务包括玩客云、迅雷链、星域云),此后迅雷就将云计算与区块链作为发力点。

  玩客云被迅雷称为“畅快下载的私人云盘”,是全球第一个云计算领域的区块链应用。玩客云一经开卖,仅仅在10天之内总众筹金额就达到1088万元,超过原先的众筹目标100倍。

  2018年4月,迅雷的区块链主链产品推出——迅雷链。迅雷链具有百万TPS以及秒级确认的处理能力,一次开发支持多个区块链平台通用的简易接入特性,同时多链的构架也使其具备极强的弹性扩展。当前,迅雷链已经应用于公益、医疗、教育、社交、版权等多个业务场景。

  这时,迅雷的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中的三辆马车完全布局完毕,迅雷的重心逐渐从下载转移到了云计算方面。而迅雷的创始人邹胜龙却早已离开迅雷,曾经想要超越腾讯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

  转战云端不是为迅雷锦上添花,而是迅雷在溺水时的唯一稻草,但仅靠这根稻草,实在难以保证迅雷能够爬出困境。

  云端的故事不好讲

  在下载市场迅雷可以说是占据了一片江湖,而决心转战云端的迅雷就像一个刚入江湖的门徒。初入云端的迅雷尝到了甜头,但是重新再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这个江湖里高手林立。

  1. 云上的淘金地

  刚开始时,迅雷CEO陈磊通过“云计算+区块链”撬开了转型的门。2017年10月,迅雷的股价从4.28美元一股飙升至24.91美元,市值达到16.82亿美元。

  在迅雷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中数据显示,迅雷Q4实现总营收8240万美元,同比增长128.5%;最为亮眼的就是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5190万美元,同比增幅达到431.6%。

  云计算+区块链好像给迅雷开了一条捷径,昔日的老将重新焕发光彩。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由迅雷的“内讧事件”随之而来的是迅雷股价的滑铁卢与用户对玩客云的质疑。

  玩客云是迅雷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重要的一环,除了私人云盘的功能之外,更重要的是用户可以通过玩云客贡献自身的宽带与储存空间,来获取迅雷发放的链克(原名玩客币),通过链克来换取爱奇艺会员、京东E卡等等200多种商品。

  迅雷则可以通过收集用户闲置的资源,整合成为其所用的高效的云计算服务。初期迅雷推销玩客云的口号就是,“躺着就能赚钱”。然而经过时间的推移,链克产量越来越低和用户所付出的不成正比。再加上相关政策对变相ICO的清退,迅雷被指“链克”是“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存在着风险,需要提高警惕。

  经过一番波折之后,迅雷玩客云的热潮褪去,而迅雷的难题才刚刚开始。

  在迅雷2018年的年度财报中,其年度总营收实现3.321亿美元,同比增长15.0%;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1.225亿美元,同比增长29.6%。在总营收和重心业务都实现增长的情况之下,迅雷2018年仍然没有实现盈利,净亏损达到4080万美元。

  在迅雷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财报中,更是出现了总营收的缩水以及净亏损的扩大。迅雷2019年年度总营收为1.81亿美元,同比减少21.9%;净亏损为5340万美元,比2018年的净亏损为4080万美元进一步扩大。

  同时已经成为迅雷主要支撑的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也出现萎缩现象,2019年年度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8410万美元,同比下降31.3%。

  而迅雷2019年年度在研发费用的投入上就达到了143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29.6%,以及销售和研究费用达到111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23.1%。

  在长时间的酝酿和投入了巨额资金的情况下,迅雷以为能够使自身成功转型的云计算业务,不仅仅没有往日的强劲,反而出现收入下滑的困境。在云端之上的淘金地,迅雷的高光时刻转瞬即逝。在群狼环伺的云计算行业,在迅雷布局之中的玩云客与星域云两项重要的支撑,在最新季度财报中的表现更是让迅雷不安。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迅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