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阿里影业难甩亏损 摆脱“烧钱”后淘票票何时回血?

  今年10月份以来,中国电影市场票房一路飘红,继国庆档票房创历史新高后,近期上映的《少年的你》开画7天便实现票房破8亿。仔细观察则发现,这部电影的联合出品方中,阿里影业和猫眼的身影均在其中。

  去年国庆档,在线票务平台的“票补禁令”正式生效。一年过去,摆脱烧钱的电影票务平台纷纷转型,将触角甚至电影产业链的上下游,在《少年的你》出品发行过程中,淘票票和猫眼两大头部观影决策平台都发挥了作用。

  后票补时代,背靠阿里巴巴的淘票票与猫眼的竞争仍在上演,最终谁会坐上观影决策平台的头把交椅仍不得而知。

  在线票务平台蛮荒生长

  在线票务平台的发展离不开票补的出现,中国电影观众在线选座的习惯也始于票补。在早期电影票务市场,格瓦拉最早推出在线选座功能,然而到了2014年,随着资本的涌入,票务平台进入“烧钱”抢市场的飞速发展期,市场格局也从此改变。

  2014年,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电影(淘票票前身)成立,同年腾讯成立微影时代,次年脱胎于美团的猫眼独立。互联网剧公司的进入也将“补贴抢流量”的打法带入到电影票务领域,2014年,猫眼获得电影《心花路放》联合发行权后,在当年国庆档掀起一场“9.9元看电影的热潮”,票补时代正式启幕。最为激烈的时候,格瓦拉曾推出App端首单电影立减5元的优惠,猫眼则曾推出新用户首单1元看电影的优惠。

  票补大战加速了行业的洗牌,背后无资本加持的平台相继出局,电影票务平台也进入了整合期。2016年,淘宝电影正式更名在淘票票,同年猫眼引入光线传媒作为战略投资人,腾讯则居于幕后。2017年,猫眼相继合并微影与格瓦拉,并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在线票务市场淘票票和猫眼双寡头格局形成。

  票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习惯,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在线电影票务比例已经接近了80%,线上票务平台成为观众观影购票的主要方式。与此同时,猫眼和淘票票两家市场份额综合接近7成。

  但在另一方面,电影市场秩序一定程度上被扰乱,直到去年票补禁令的实施。2018年10月1日起,相关部门发文要求停止一切线上票补,包括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但不包含影院线下售票。历经四年蛮荒成长的在线票务市场也进入“后票补时代”。

  后票补时代的流量争夺

  “取消票补对减轻片方和平台的负担有好处。同档期电影的票补军备竞赛,已经形成了一种恶性竞争;因为票补的存在,部分公司使用低价票预售来操控院线排片,这样的行为极大的扰乱了正常的秩序。”对于后票补时代的到来,淘票票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票补取消后产生了新的问题,即便摆脱了“烧钱”,但在线票务平台如何挣钱?“在网售票行业几年的飞速发展下,票补已经基本完成了历史使命,头部平台也占据了流量入口,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则是如何保持流量入口以及流量的变现。”长期观察电影行业人士对记者分析道。

  淘票票所采取的战略是与阿里系的生态协同打通,更多的则是与阿里影业的“绑定”,借助淘宝、支付宝等App的引流优势。相比之下,登陆港股的猫眼流量入口则“受制于人”。记者梳理发现,目前猫眼有猫眼App、格瓦拉App,微信钱包、QQ钱包、美团App和大众点评App六大流量入口,其中微信钱包和QQ钱包为腾讯向猫眼开放的独家流量入口。然而数据显示,猫眼月活用户中来自美团与微信及QQ渠道的占比超过九成,自有流量不足。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阿里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