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新氧的致命陷阱:流量透支和繁荣点映

  新氧似乎正陷入一种流量陷阱——用可能伤及公司根基的方式,通过对流量和用户进行提前变现和消耗,去提升当前的收入状况。

  在优酷自制的《真相吧!花花万物》第二季里,小s在访谈中询问乔欣是否做过微整形,得到了后者的大方承认。

  新氧、更美、悦美等医美平台,都很有远见的选择了一门好生意——“颜值经济”。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整形的接受度在不断提升。随着激光、皮秒等皮肤管理类项目和玻尿酸、美白针等注射类项目的普及,医美的门槛极大降低,消费频次则大为提升。

  赶着财报季的尾声,新氧交出了一份在数据上看似完美的季报,却换来了股价的持续下跌。

  我们试图去分析背后的原因。结果发现,新氧似乎正陷入一种流量陷阱——用可能伤及公司根基的方式,通过对流量和用户进行提前变现和消耗,去提升当前的收入状况。

  这也导致,新氧当前的数据繁荣,更像是一场超前点映。

  “做女人整好”?

  最近,新氧在很多地方都投放了一则容易引起不适的电梯广告,广告词大致如下,“新氧医美,整整整整,女人美了才完整,做女人整好”。

  不少人都在线diss了这则广告的价值导向。做广告带节奏没有问题,科普和宣传医美本身也没有问题,但直接下“女人美了才完整”的定义,未免略显夸张,这样的论调很容易会引起舆论反噬。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去年京东发生过的类似案例。

  2018年10月,京东美妆因为在快递箱上印了“不涂口红的你,和男人有什么区别”的文案,一度引发议论和网络讨伐。最终,京东为此道歉。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未看到新氧方面的回应。

  新氧似乎在试图通过这种夸张的方式,为自己圈到更多流量。实际上,这种激进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它正面临着阿里、美团等巨头的冲击。

  目前,美团已经将医美业务从丽人业务部旗下细分品类中剥离,升级为独立运营的业务部,并于多家大型医美品牌建立了合作;阿里方面,去年双12大促的数据显示,阿里健康天猫医美类目同比增长558%,消费医疗也是天猫平台增速最快的行业之一。

  巨头的可怕之处在于,一旦他们打定主意,不管是通过流量倾轧还是资本圈地,都很容易对垂直品类形成降维打击。新氧需要赶在阿里和美团前面,迅速在更广泛的人群中,建立起自己的品牌认知。

  2017年,百度和新氧的十字路口

  根据新氧的财报,信息服务收入在2019年二季度,占到了总收入的74.4%,再次刷新了历史数据。在2019年一季度,这一数字是68.8%。

  信息服务收入指的是医美整形机构在新氧投放广告带来的收入,换句话说,就是医美机构在新氧花的钱。

  在最开始,它并不是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当时赚钱的C位角色,还是现在已经变成二番的预定服务收入,也就是通过新氧平台促成订单的佣金提成。

  变化发生于2017年。

  2016年4月12日,22岁的癌症患者魏则西去世。该事件在知乎发酵后,迅速引爆全网舆论,对百度形成了极大的压力。2017年,百度的医疗广告全面收缩,还一度曾推出过100%无广告的“简单搜索APP”。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新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