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中恒集团销售费22亿占营收64% 日均580万涉利益输送

  正值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检工作期间,上市药企中恒集团(600252.SH)高管却密集离职。

  作为此次检查重点之一的销售费用,中恒集团年销售费用高达21.19亿元,同比增长198.45%,占同期营收的64.23%,日均销售费用达580万元,在所有A股医药生物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在第六位。

  值得注意的是,净利三连增的背后,其现金流量净额却不增反降,三年下滑43%。

  而与之对应的是,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的增加。仅2018年,中信集团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2.16亿元,同比增长86.2%。其中,应收账款达1.9亿元,同比增长77.57%。

  为何在核查药企情况之时高管频繁变动,销售费用畸高是否合理,为何公司现金流量净额不增反降?对此,长江商报记者发送采访函至中恒集团,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一个月内高管“大换血”

  7月9日,中信集团公告提名梁建生先生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在此之前一个月,中信集团管理层几乎大“换血”。

  根据公司公告显示,5月24日,尹琪辞去中恒集团副总经理一职;5月28日,陈海波辞去公司董事一职;6月20日,廖智辞去副总经理一职;6月6日,欧阳静波辞去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专业委员会委员职务。

  欧阳静波此前一直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2016年当选中恒集团总经理与副董事长。2018年财报显示,欧阳静波年薪达到432.41万元。对于此次辞职,公告显示系欧阳静波个人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6月3日财政部发布《财政部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联合医保局,随机抽查77家药企。在抽查的77家药企中,并没有中恒集团。但在6月份,中恒集团高管却相继辞职。

  为何在核查药企情况之时,高管频繁变动,是否存在公司违规、管理层逃避检查情况?中恒集团回应投资者表示,高管辞职系工作调动和个人原因,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

  日均销售费用580万

  2018年年报显示,中恒集团销售费用同比大幅增长。数据显示,中恒集团销售费用达21.19亿元,其中市场推广费用20.58亿元,绝大部分销售费用都花在市场推广上。较2017年销售费用4694.19万元同比增长1.98倍,占同期营收的64.24%,占同期营业成本的78.08%。平均下来,中恒集团2018年日均销售费用达580万元。在所有A股医药生物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在第六位。

  对于销售费用畸高,市场关于其存在利益输送的质疑,中恒集团解释称,主要是“两票制”政策实施,原来由代理商负责的市场推广工作需要由公司与代理商共同负责推广,因此市场推广费同比大幅增加影响本期销售费用增加。

  与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研发投入。2018年中恒集团研发投入合计仅4474.49万元,仅达销售费用的2%。该公司2018年员工总人数为2434人,但研发人员数量只有65人。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中恒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