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负债攀升造血无力 海王生物深陷恶性循环

  对于债务偿付风险,海王生物称,公司一直与银行机构保持着良好的信贷关系,在银行的表内敞口融资到期后均可完成正常转化,2019年公司面临的刚性兑付将不超过17.87亿元。

  在这种情况下,海王生物不惜频频发债“补血”。据其披露,2017年至今累计发行各项长期债务(包括公司债、中期票据、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等)募资总额约46.32亿元。2019年3月,其又抛出了一项融资预案,拟发行公司债募10亿元。

  今年4月12日,海王生物抛出定增预案,拟通过非公开发行募资25亿元,其中10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另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这次定增没有募投项目,只是为还债,这部分资本的效益无从谈起。而且是拟在股价低位增发,对原有投资者的稀释摊薄效应更大。”李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事实上,同样的伎俩海王生物早已使用过。2016年,海王生物定增30亿元,同样是用于偿还银行贷款。有所不同的是,此前30亿元定增由控股股东海王集团全额包揽,而此次定增预案中,海王集团拟认购金额仅在1亿―5亿元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海王集团自身的资金恐怕也不那么乐观。资料显示,海王集团共持有海王生物12.16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44.03%。其中,约12.14亿股已经进行质押,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3%。

  盈利恶化

  对海王生物来说,并购无疑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并表迅速推升了收入规模;另一方面,公司因此背上沉重的债务,内部整合的风险也不断加剧,导致其盈利能力不升反降。

  2018年度,海王生物实现营业收入383.81亿元,同比增长53.9%;归母净利润4.15亿元,同比下降34.84%;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归母净利润仅约8926万元,同比下滑87.16%,与收入增速严重背离。

  海王生物承认,较高的资产负债率给公司造成了高额的借款成本。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因有息负债大幅上升,其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约5.86亿元,增幅达184.75%。其次,整合的管理成本亦随之上升,2018年度管理费用约5.61亿元,较2017年增长91.46%。并购带来的两项成本飙升直接对净利润造成严重侵蚀。

  更严重的是,其收购的资产质量参差不齐,本身就暗藏着巨大风险。不少高溢价收购的公司,盈利却达不到预期。海王生物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指出,2018年度公司对赌标的公司未达成对赌营业收入或经营性利润目标的共24家。这24家公司合计实现营收66.75亿元,占有经营业务子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17.52%;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的经营性净利润总额1.58亿元,占有经营业务子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的经营性净利润总额的30.75%。

  2018年年度,海王生物对海王(武汉)医药发展有限公司等4家子公司进行了收购对价调整,将未支付股权款转为投资收益。另对四川海王金仁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计提业绩补偿,计入了当年营业外收入。而此番财务操作导致外界质疑其粉饰利润。

  “收购时双方对市场期望值较高,随着环境变化,其销售规模及利润水平与预期差距较大。经友好协商,签订补充协议降低对赌目标,同时调减收购对价,或解除合作。”海王生物表示,按会计核算规模,补充协议调减的收购对价应确认为商誉减值,同时调增因减少支付对价形成的投资收益,或按协议约定业绩补偿确认为营业外收入。

  事实上,公司2018年度计提了约2.6亿元商誉减值。此外,按合作协议约定应计提业绩补偿的对赌标的公司有8家,应计提的业绩补偿金额约1397万元,将于实际收到业绩补偿款后计入当期损益。另计划于2019年内完成协议调整的子公司3家,正在洽谈解除合作的对赌标的公司有8家。

  来源: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发自深圳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海王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