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成都银行首份年报光鲜背后显隐忧 重要指标全线下挫

  成都银行首份年报光鲜背后隐忧凸显  中间业务收入重要指标全线下挫

  同时,该行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加7.44%,但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幅度却高达184.86%,揽存能力远不及放贷能力

  没有任何意外,成都银行(601838.SH)上市后交出的首份年报成绩单很是漂亮——总资产和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不过,在看似亢奋的数据背后,暗藏的风险同样露出了苗头。

  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下,国内银行业普遍表现审慎,而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惜贷。颇为吊诡的是,2018年成都银行恰恰逆势而为。数据显示,该行去年累计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幅度高达184.86%,而同期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却仅为7.44%,二者之间显然不成比例。这一“剪刀差”导致成都银行全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表现为净流出119亿元,同比下滑127.93%。更值得警惕的是,该行流动性覆盖率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16年、2017年、2018年该项指标分别为349.04%、185.46%、133.75%。

  此外,在代表着银行业转型方向的中间业务收入指标上,成都银行也很不乐观,2018年相关重要指标几乎全线下滑,其中包括理财及资管业务收入、银行卡业务收入、投资银行业务收入等。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向成都银行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2018年现金流压力大

  现金流对实体企业的意义不言而喻。

  打个比方,现金流就像企业的血液,而应收款及其他占用资金的行为等就好比“血栓”,当“血栓”过多现金难以流动,企业就会“休克”甚至“梗死”。

  当然,在企业快速扩张过程中,现金流经常呈现负值,在经济环境尚好情况下,债权人一般会相对包容。然而若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债权人往往表现出更高的风险厌恶度,一旦出现风吹草动就急于出手维护自身利益。事实上,近一两年来类似案例屡见不鲜,不少企业资产还算优质,却因为没有足够现金流被债权人逼债,最终导致企业被迫变卖优质资产、重组甚至选择破产。

  成都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该行去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表现为净流出119亿,同比下滑127.93%。

  通常而言,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数的首要原因是期内贷款增长过快。成都银行也充分体现出这一点。该行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加7.44%,与此同时,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幅度却高达184.86%,揽存能力远不及其放贷能力。

  “现在我们手头资金不少,但不敢投放,怕出风险。”一位股份制行人士坦言。据了解,像这家股份制行一样对放贷持极高警惕态度的银行不在少数。该人士同时表示,由于大中型银行放贷持谨慎态度,使得不少客户转向城商行等地方性银行,这或许是地方银行去年放贷激增的一个原因。

  分季度看,成都银行一季度和四季度现金是2018年现金净流出的主要时间段,净流出分别为248.26亿元和145.28亿元。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成都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