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京东“拷问”刘强东

  只够亏两年

  对于持续失血的京东物流,刘强东渐失耐心。

  4月15日,他发出一封内部信,称给大家交个底,京东物流连续12年亏损,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亿,如果扣除内部结算,亏损总额超过28亿。核心原因有两个:外部单量太少,内部成本太高。

  “这两年对公司来说是相当困难的两年,公司已经亏了十几年,如果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的!”刘强东毫不掩饰,声称只有两个选择,增加揽收单量和外部收入,或者降低内部成本,包括降低五险一金和福利待遇。

  在此之前,京东物流已在内部开刀,取消快递员底薪,提高揽件提成,下调公积金系数。

  耐人寻味的是,4月9日菜鸟裹裹宣布,未来三年,要在线接入数十万名快递员,通过提升寄件服务,帮助快递员人均增收20%以上。

  2007年,刘强东决定自建物流,2017年4月,京东物流对外开放独立。由于持续重金投入,京东物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饱受争议和质疑。

  外界经常把京东物流与顺丰比较,刘强东也表过态,未来民营物流公司会成为京东和顺丰引领的寡头局面,虽然有一点竞争,但都可以成为巨头。京东物流CEO王振辉没有将京东物流简单类比成某家公司,独立后只是表示路径还在探索,未来肯定更丰富。

  就在2018年,京东物流面向C端用户,推出个人快递业务。但是,京东对于该业务似乎有些犹豫,一直藏在二级页面的位置,而且也并未大规模推广。

  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按照京东的设想,快递小哥可以在送货的同时揽收个人快递,但是这样的场景很难实现。此外,个人快递业务是对京东运力的弥补还是冲击,依然是个问题。

  京东物流战略总监包燕曾接受蓝洞商业等媒体采访时说,从快递到供应链,京东物流会提供一整套的物流解决方案。无论是对商家还是消费者,京东的目标是都能提供差异化的高品质服务。

  京东物流对外开放之后,刘强东要求,五年物流自营业务必须低于一半,十年后不能超过20%。王振辉透露,2018年京东物流服务的企业客户数超过20万家,其中合作费用上亿元以及上千万的客户近百家。但从刘强东自曝家底的表态来看,这一成绩并不合格。

  王振辉称2019年要打三大“战役”,具体内容包括推进B网、大件、冷链网建设;发挥供应链价值最大化,真正打穿服饰、消费品、家电等重点行业;提前布局IoT应用,将经过实践验证的物流技术对外输出,创新SAAS平台模式等。

  此外,京东一直在鼓吹无人仓、无人车、无人机等无人技术。王振辉也给出一组数据:2018年,投用了全国规模最大的机器人仓群,不同规模的无人仓数量超过50个;无人机在8个省实现常态化运营;配送机器人在20多个城市运营。

  阿里、顺丰、苏宁等公司也都在布局,但目前行业的主流观点是,无人机、无人车等缺乏场景,噱头大于实际,不确定的成本、效率和商业化也是大问题。

  金融隐痛

  京东金融,是京东的另一条命脉。

  2018年,京东金融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从对外披露的数字看,这是刘强东还算放心的一块业务。2018年,京东数科完成B轮融资,估值超过1300亿元,2018年实现全年盈利。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表示,起初京东涉足金融有两大背景,供应商的融资需求和消费者的信用采购、理财需求。2013年10月,京东金融独立运营,先后进入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众筹等领域,京东白条是最重要的产品之一。

  京东金融为何转型?陈生强的解释是,京东金融不仅在做金融科技,助力金融数字化,还在助力实体产业的数字化。京东金融的业务已经超出金融服务范畴,比如智能城市、智能养殖、机器人、IoT相关业务等。

  京东数科的商业模式也从To C转向To B。陈生强将之描述为B2B2C,前一个B是京东数科,后一个是金融机构,C是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京东数科将核心能力以产品或服务的形式输出给金融机构,帮助他们赢得消费者。

  事实上,京东金融转型也有难言之隐。一方面,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等早已卡位布局,京东金融从C端获取规模用户与收入并不容易;另一方面,随着金融监管日趋严苛,京东金融牌照不齐全,这也是无奈的隐痛。

  目前,京东数科依然高度依赖京东电商业务,与之相关的消费金融与供应链金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陈生强称,2018年京东数科收入结构发生转变,科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之比较2017年翻3倍,但他并未给出具体数字。2017年第四季度,包括京东白条、金条在内的消费金融占总收入55%,其次是供应链金融和支付业务。

  转身To B,京东数科还要接受考验。

  马云的“履带战略”,让阿里保持着持续创造力。他曾解释,阿里业务矩阵轮流领跑,轮流扛鼎,过去是 B2B 三年,然后是淘宝三年,天猫三年,未来三年是蚂蚁金服领跑,2019 年至 2021 年阿里云接棒,2021 年至2024 年菜鸟网络成为引领者。此外,阿里还有大文娱板块。

  看起来,京东在形式上也实现了这一布局。

  刘强东对京东最新定位是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除了零售子集团、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京东物产、京东安联保险和京东云三块种子业务也被寄予厚望。

  最近甚至消息称,京东云将独立拆分。但与其他玩家相比,京东云显然还很弱小,国内第一的阿里云2018年营收213.6亿元,腾讯云是91亿元,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UCloud也达到 11.9 亿元。但是2018年,京东云内部曾定下的营收目标只有8000万元。

  京东有很强的零售基因,成功地横向业务扩展不容易,相比阿里的履带传送,京东零售子集团尚难将接力棒交出去,但这又是跻身BATJ阵营必须完成的。刘强东曾向《财经》杂志承认,“老实说京东没有特别大的商业模式创新,但是在运营、执行、业务的细节创新上,每年都有无数的创新。”

  2019年,刘强东需要补的课还有很多。

  来源:蓝洞商业 文/郭朝飞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