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东北制药欲计提2亿坏账 多家欠账公司牵出神秘人物

  近2亿计提大额坏账准备事项被深交所2018年12月15日问询,东北制药直到2019年1月3日才回复。并且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利润才1.6亿元左右,看来,东北制药去年前三个季度是白干了。

  2018年12月12日,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97.SZ,以下简称“东北制药”)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2018年单项计提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的议案》,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上海益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益东”)存在汉飞生化、东汉发展、上海智多星实业有限公司的应收款项合计为1.99亿元,2017年已计提坏账准备80余万元,因对方自身经营情况较差,债权收回难度较大,2018年拟补充计提坏账准备1.98亿元,补充计提后坏账计提比例100%,将减少公司2018年利润总额1.99亿元。

  2018年 12月 15日,深交所就东北制药计提上述大额坏账准备的必要性、合理性等问题向东北制药发出关注函,并要求东北制药于 2018 年 12 月19 日前回复。经深交所反复催促,东北制药迟至股东大会召开后,直至2019年1月3日才对问询函进行回复。

  对此,深交所1月4日再发监管函称,东北制药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 第 2.16 条、第 17.1条的规定。深交所希望东北制药及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吸取教训,严格遵守《证券法》《公司法》等法规及《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真实、准确、完整、 及时、公平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投资者网梳理东北制药1月3日的回复函发现,关于东汉发展方面,东北制药子公司上海益东,在2017年底与东汉发展签订了1.59亿元的化工产品购销合同。东汉发展在2018年11月16日回函中表示,由于经营困难,无法履行相关合同约定供货业务,同时因资金紧张,无法退还上海益东的预付款项。

  汉飞生化方面,自2018年上半年开始,东北制药对汉飞生化逾期应收账款进行了多次催收,汉飞生化于2018年11月23日回函表示因其本年公司所处外部市场环境变化,经营状况不佳等不利因素,导致现阶段无充足的资金用于偿付所欠公司款项。截止2018年11月30日,汉飞生化净资产2990万元,货币资金13万元。而上海智多星应收账款为73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东药汉飞与汉飞生化、东汉发展的注册地均在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而持有东汉发展9%股权的孔庆骥,同时为汉飞生化的联系人。虽然公司证明,公司与汉飞生化及东汉发展实施交易的过程中不存在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

  但尤其让人迷惑的是,投资者网通过相关查询软件发现,孔庆骥所担任监事的上海汉飞(宿迁)医药生化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吊销。现就职于上海旭疆供应链有限公司,是一家装卸搬运和运输代理业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其担任监事及股东并占股30%。而孔庆骥的合作伙伴苏建勇在上海汉飞(宿迁)医药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汉飞贸易有限公司担任法人,在上海汉飞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汉飞(宿迁)医药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汉飞贸易有限公司担任股东,在上海汉飞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汉飞(宿迁)医药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汉飞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汉飞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担任高管。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对于上述问题,投资者网记者向东北制药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据东北制药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6亿元,而东北制药下属子公司对多家公司计提坏账为1.99亿元。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前三个季度,东北制药不仅是白玩了,还有一个近4千万的窟窿需要填。

  来源:投资者报 投资者网 陈非

近2亿应收账款或打水漂疑窦丛生 东北制药再收监管函

辽宁方大举牌东北制药 大股东争夺战or资本收割?

东北制药深陷六年亏损泥潭 并购式转型遭遇暗雷

东北制药资产负债率达75%仍激进并购 已连续六年亏损

东北制药连亏4年后又亏3.8亿元 暂列行业亏损王

搜索更多: 东北制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