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星美控股欠薪超亿元遭闭店潮 西安3家店电影院已消失

  西安另外一家影城负责人俞杨表示,与欧美成熟市场不同的是,中国人口基数大,大电影市场正处在发展期,近年来实际上是在补短板,属于恢复性增长。未来电影票房还会有增长,但要持续猛增就比较困难了,相比于影院、银幕等渠道,目前电影票房市场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结构性问题,同时还取决于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升级等因素。但反过来,电影票房又的确会影响到影院的经营生态。

  陕西影院覆盖率整体未饱和,需留意局部地区扎堆

  早在2016年底,我国就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电影银幕数量最多的国家。截止今年6月底,全国电影银幕数量已达到55623块,如今,3D、4D和IMAX巨幕已成为激增的国内影院中的标配。12月11日,国家电影局印发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计划达到8万块以上。鼓励企业积极投资建设电影院,鼓励电影院线公司依法依规并购重组。

  陕西地区电影市场也保持了快速增长。华商报记者上周从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了解到,去年末,全省新增影院56家、银幕327块;城市影院总数达272家、银幕总数为1448块;票房12.77亿元,相较2016年的11.51亿元,增长约11.03%。今年以来,截至11月底,陕西影院数量增至315家,票房收入13.22亿元,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仅从银幕覆盖率来测算,陕西市场整体并未饱和。”某院线负责人告诉记者,北美成熟市场大约1万人养活一块银幕,目前陕西大约是2万多人才拥有一块银幕。但由于影院数量的增速要比票房增速更快,所以在局部地区也存在影院扎堆的情形。

  夏强表示,西安影院密度在全省是最高的,不少主流商圈目前存在趋于饱和或已经饱和的状况。可以认为在局部市场内,影院行业已经进入了存量市场的竞争。这种状况随机打开一个购票应用就能看出:越是热门商圈电影院越多。猫眼电影显示,在大雁塔区域有8家电影院,未央路有7家电影院,民乐园有5家,小寨有4家,影院品牌也是多得令人目不暇接。

  据拓普电影数据库报告显示,近三四年间,受阶段性利好不断影响,包括前期房地产发展及政策面的鼓励和扶持,内地每年仍新增近千家影城和近万块银幕。不过高速发展的影院建设并没有做好整体细化和复杂规划,在一二线城市已到了出门3公里必有影城的态势。

  在县级市场,电影院的收益更是不容乐观,考验着经营者的耐心。据业内一位人士介绍,一个只有4个厅的小型县级电影院需要大概四、五百万的建设成本,而赚回成本至少在4年以上。由于县级市场往往面临人口外流的状况,要是经营状况不佳,回本可能会变得遥遥无期,“陕西也有一些投资影院的老板觉得不赚钱,然后把电影卖了。”

  新一轮洗牌面前:不放电影肯定不对,只放电影也行不通

  今年以来,围绕中国电影市场的最大悬念就是:年度电影票房能否冲破600亿元大关。对于影院来说,虽然能拿到近半的票房分成,但竞争越发激烈已是不争的事实。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中国院线数量在未来5年内将有所下降,预计2022年电影院线经营家数将在25家左右,而票房收入将会更加集中在前10名企业手中。

  “影院和院线市场的优胜劣汰无法避免,竞争将会更趋于马太化。”夏强表示,小规模、少影厅、非标准、收益差的影院将会越来越难,行业资源会更集中于巨头企业,认清形势,重新组合或许是小影院无奈的必须选择。另一方面,减少对票房的依赖,调整营收结构,发掘影院的社交属性也是一个出路,“影院不放电影肯定不对,但只放电影也不对。”他说,影院可以电影为核心,加大周边产品开发,做足电影内容的衍生品,如:咖啡、书、游戏等多样化经营;同时引入上下游业态,成就以影院为主力店的小型综合体。

  目前包括万达等院线巨头都在围绕广告、卖品等多元化创收业务布局。从财报看,商品和广告甚至已经是比票房更赚钱的生意。另一方面,诸如金逸、大地等院线则逐渐在产业链上游发力,通过联合发行影片、并购及登陆资本市场等手段来提升自身竞争力。

  毛喜则认为,未来影院市场的健康发展也需要从行政规划和市场准入等方面予以规范,一方面合理调控影院数量,避免区域扎堆状况;另一方面完善准入门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拒绝资本投机和违规经营对行业带来的损害。

  当然,电影和影院行业也要面对观众替代性娱乐选择增加的现实。随着新生一代逐步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他们在消费上更倾向于多元化、创新性的交互式娱乐体验,将会改写娱乐市场的游戏规则。如何适应新的大众娱乐,这也是围绕电影消费的新命题。电影院线的寒冬已悄悄来临,未来就看谁能熬过这个冬天。

  来源:华商报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