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高标入局 惨淡离场:迷你岛便利青岛全线关店始末

  9月9日,青岛迷你岛便利店发布公告称,将于2021年10月15日前陆续关闭全部门店。至此,除迷你岛与大连三寰集团合资成立的“MINISTOP会有便利”将继续营业外,迷你岛便利店主体相当于撤出中国市场。

  作为早期进驻中国市场的日资便利店品牌,迷你岛曾被业界重点关注。它在2009年于青岛开出首店,并搭建了中央厨房和后台供应链系统。当时的迷你岛负责人表示,要在5年内开出200家门店。这一时间线要早于2011年进驻青岛的7-Eleven便利,可谓占据先发优势。

  但是,迷你岛发展并不顺利。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它现存门店仅剩34家(另有媒体报道称实际现存门店数为65家),近年间先后注销了75家门店,门店数最多时也仅有104家。据知情人士透露,迷你岛此前测算的盈亏平衡点是门店数达到300家,可以说差距较大。

  一位便利店高管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2019年是迷你岛内部确定“最后一搏”的重要节点,如果仍然无法逆转则会“认亏”。

  当年5月17日,迷你岛注册资本由4979万美元增资至5579万美元。此次出资全部来自于大股东日本国MINISTOP(株),合资方青岛永旺东泰商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已缩小至9.3296%,大幅度低于迷你岛成立时40%的持股份额。从一定程度上来看,这已经显示出永旺方面的消极态度。

  此后两年间,除了与大连三寰集团达成合作外,迷你岛还以寻求并购为诉求,和青岛利群、大连惠友有过接触,希望出售青岛区域门店。但上述谈判未有结果,迷你岛投资方日本国MINISTOP(株)与青岛永旺东泰商业有限公司也未再追加投资。

  如今,迷你岛以关店清算退出,再无转圜空间。这在便利店业态进入高速发展期的背景下,不仅让人探究,熬过市场开荒期的迷你岛何以倒在“黎明之前”?

  《第三只眼看零售》特此采访了多位便利店业内人士及山东商界人士,发现这是一个涉及战略定位、运营模式、本土化变革等多个层面的复杂问题。有观点认为是迷你岛“太老实了”,也有业界高管表示这是纯日式便利店经营逻辑在中国水土不服的真实写照。

  没有中方合作者

  门店规模难撑后台成本

  对比如今在中国市场发力的7-Eleven、罗森、全家三大日资便利店来看,迷你岛是个没有中方合作者的特例。这直接导致迷你岛在本土化方面先天不足,也极大影响了迷你岛的资金实力,是引发后期多数问题的开端。

  它当时是由日本国MINISTOP(株)(出资60%)与青岛永旺东泰商业有限公司(出资40%)合资成立。鉴于青岛永旺控股方是日企日本永旺株式会社,可见迷你岛是一家没有中方资本直接参与的日资企业。

  而且,迷你岛在2017年后就几近完全依赖日本国MINISTOP(株)支持。

  这一方面体现在资金方面。据企查查信息显示,2017年11月22日,迷你岛中方注册资本从4097.5万美元锐减至520.5万美元,此后增资也均由日方投入。青岛商业人士将其总结为迷你岛关停的直接原因,即“钱花完了、投资方也不愿意再投。”

  另一方面,青岛永旺作为迷你岛合资方,实际上志不在便利店。它更关注购物中心业态,在青岛永旺东泰商业有限公司的官网简介和店铺一览中,甚至都看不到迷你岛相关信息。

  那么,为什么迷你岛难以自我造血,且无法拉来外部资本?这就与它的战略选择和运营模式有关。

  首先,它选择在2009年时进入青岛市场,是一个极具风险的决定。当时青岛人均GDP为12920元。但据资深便利店专家林鑫分析“从便利店发展相对成熟的日本经验来看,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时,是便利店的导入期;当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时,才是便利店的快速成长期。”可见当时的青岛消费市场很难支撑一个日式标准化便利店品牌成长。

  “从外界来看,大概率是因为永旺在青岛做的不错,地理位置上也与日本接近,因此吸引了迷你岛进驻。”林鑫表示。

  其次,进入青岛后,迷你岛也依照日式经验搭建了中央厨房与后台供应链系统。当时有零售业媒体报道称,其水平堪当行业范本,从侧面证明其投入成本不小。但迷你岛门店数最多时也仅有104家,这就导致它需要承担极重的后台成本,因而压力较大。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便利店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