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美版1元店启示录:开沃尔玛边上,做成世界财富500强

  美国1元生意的前景和隐忧

  1元杂货店的生意,在今年疫情的大背景下,仍在增长。

  美元树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它的总销售同比增长了9.4%到62.8亿美元,同店销售也同比增长了7.2%。营业收入更是上涨了16.2%到19.2亿美元。

  在美国大商场、服装店等零售业态都纷纷关门的情况下,这是一个着实不错的成绩。这当然也跟1元店售卖的东西相关,整个疫情期间,1元杂货店和沃尔玛等超市是坚持开门的店铺。

  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1元店甚至比沃尔玛等大型商超的生命力更强。

  “中产缩水,美国人越来越穷”是背景之一。

  根据媒体QUARTZ的报道,Pew Research的数据显示,从1971年到2015年,美国中等收入者所占收入份额从61%降至50%。1983年,富人的财富是中等收入家庭的3倍,到2013年,这一数字变成了7倍。

  中产的群体缩小,促进了1元店的扩张。

  Dollar General首席执行官托德·瓦索斯在2017年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就表示,城市社区的衰落,中产会继续向经济规模的低端靠拢,“因此我们的核心客户会越来越多,我认为我们将有更多的机会建立更多的商店。”

  瓦索斯还描述了1元店的核心客户:女性,双收入家庭,每年税前收入4万美元;就业很稳定,但工资增长起伏不定;今年,她的可支配收入约为2%,也就是每年800美元;她对价格变化非常敏感;她可能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她可能没有Amazon Prime,但对网上购物很感兴趣。

  除了1元店,美国的穷人经济还在催生新的市场,比如手机购物应用Wish,专为囊中羞涩的人设计,价格低、质量通常没有什么保障。比如,在线折扣零售商Hollar,提供和沃尔玛几乎一模一样的商品,但是有折扣。

  随着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1元店必然会迎来更多的消费者者,这也是美元树提出要继续新建550家店铺的底气。

  不过,在数字化的影响下,1元店还要面临的对手可能不仅仅是沃尔玛、亚马逊,还有新的在线零售商。和国内相比,无论是打通工厂货源的淘宝特价版和拼多多,还是通过互联网卖流量给小B的名创优品,美国的1元店生意还停留在早期的“低买高卖”,靠做差价+铺店铺规模+蹭沃尔玛流量的坐商模式,其增长指望不断增加的低消费人群。

  此外,美国的1元店因为本身的低价属性,也面临着一些频发的社会问题。

  比如由于极端地控制成本,1元店在人员配备、安保问题上并不到位,加上店铺通常位于郊区、落后社区等,抢劫以及因此导致的枪杀案时有发生。

  近日调查新闻媒体Propublic就发布了一篇深度报道,指责1元店企业对工作人员的吝啬和对他们安全的漠视,“2018年,Dollar General的首席执行官瓦索斯获得了总计超过1000万美元的薪酬,几乎是该公司员工薪酬中位数的800倍。美元树的CEO薪水大致相同。”

  除了安全问题,1元店也被指责为通过缩小分量来耍花招,比如同样的商品所对应的分量和质量转化成性价比,1元店反而不如沃尔玛、Costco,但他们却让人觉得赚了便宜。

  部分媒体也批评美国1元店所涉及的消费歧视,“他们(到处开店)迫使居民做了相对昂贵、不健康的选择,并使他们进一步陷入贫困和健康状况低下。”

  来源:电商在线 祝颖丽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1元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