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贱卖,破产,新冠疫情成为压倒欧洲时尚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冠疫情摧枯拉朽般扯断了十余家法国传统零售及时尚企业的资金链,他们都将面临贱卖,重组或是破产,大批的工人将面临失业,数千家店铺大规模关张。

  产业链无限长,靠价格战和全球铺店低价走量的大众时尚传统模式将受到很大挑战:减少库存和过量生产,缩短产业链,将服饰生产部分迁回欧洲附近;同时不容忽略的是,若没有此次疫情,大概欧洲传统的零售业态同样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加速实现数字化。

  只是不知道此次新冠疫情最终能给传统的欧洲缓慢前行的电子商务带来多大的推力。

  ——面临贱卖和大批失业潮的法国传统零售

  即将迎来50岁生日的卡提雅(Katia)将于今年7月31日彻底告别La Halle,一家她工作了27年的服饰大卖场。这是一家已经有40年历史的法国本地零售公司,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近五十岁的时候被公司裁员。

  并卡提雅担心自己在这个年纪再不能找到一份心仪的工作,而老东家La Halle的未来则可能更为悲惨。这家公司从4月份就开始申请进入司法拯救程序,现在只能通过艰难的谈判争取尽可能拯救更多的店铺。即使如此,哪怕是最好的情形,全法840个店铺中至少有289个将最终关张。

  La Halle在两个月内收到24个收购意向,买家分为两类:要么是类似家乐福,Lidl和Aldi这些在欧洲薄利多销的大商超;要么就是快时尚集团。若是上了商超的船,或许La Halle就要就此消失;若是由快时尚集团接手,大概可以暂时留着公司的名字,但大批的裁员依然不可避免。

  5月11日,法国开始全国解禁,零售业重新营业的同时,坏消息接踵而来——越来越多的当地零售服装品牌爆出申请进入司法拯救程序的消息。昔日那些在欧洲响当当的当地品牌:Camaïeu,NAF NAF,La Halle,以及家装连锁巨头Conforama都进入了破产的边缘。早在4月1日就“率先”进入司法拯救申请程序的André则是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鞋店。

  在法国,该程序主要适用那些遭遇了不可克服财务困难,却尚未资不抵债的企业,帮助他们维持原有业务,保证就业岗位,并清算债务。加入该企业的经济和财务状况为得到改善,甚至中断支付欠款,那就要进入重整程序,最终有可能进入司法清算程序。这三个阶段就类似于中国的破产程序。

  法国国民男装品牌Celio成为最近一个加入申请重整程序的零售品牌,这家公司全球有4000名员工和1585间店铺,3月份开始的店铺关张让Celio在这两三个月内损失了近亿欧元。

  面临困境的零售品牌名单至少可以拉出十家,而且名单还在越拉越长。仅Conforama一家,公司的去从就牵扯到过万名员工,以及超过两万家供应商的命运。

  还有几天的时间,其中部分的品牌就可以收到法院的最终决议,决定其是否进入重整程序,最终是破产还是重组,也将取决于是否能找到合适的买家。意料中的是这些企业都只能“贱卖”,而且还会牵扯到严重的失业后果。

  ——夹缝中的法国时尚业

  在法国,时尚与奢侈品产业分量之重,每年的销售额高达1500亿欧元,是法国航空和汽车产业的总和。与汽车和航天业不同,时尚零售产业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担保贷款,所以受到疫情的打击最大。

  “即使有政府的支持,很多法国公司已因为旅行限制受损严重。在禁足解禁之后,这些公司债台高筑,现在又面临着需求量的下跌,以及更大的降价压力。”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金融集团副主席Vincent Gusdorf对新浪财经分析说。

  也就是说,即使政府的支持会遏制债务违约的激增,但是那些商务模式已经受到损伤的公司要获得新的信用支持依然十分困难。

  新浪财经通过法国时尚学会(IFM)了解到,从2007到2019年,法国服装销售额整体下跌17%,但是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法国服饰业整体销售(包括电子商务)总和相比去年减少了29.6%。所以,今年一年法国服饰业销量的下跌可能达到两成,将超过过去12年销售量缩水的总和。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时尚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