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风口已过,抓娃娃机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从行业角度来看,抓娃娃机的风口已经褪去,似乎有被盲盒所取代之势。

  百度指数显示,“抓娃娃机”2017年搜索指数呈现行业高峰,2018年下半年开始逐渐走弱。而盲盒的搜索指数在今年年初急急剧增长,远超抓娃娃机。

  前两年,抓娃娃机在很多商场、地铁站、大学校园、沿街商铺等地方逐渐涌现,特别是在大型的购物中心几乎成为标配,也引来许多消费者去玩。

  如今,摆放在购物中心、沿街商铺的抓玩玩机逐渐冷清,玩的人越来越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笔者走访北京多个商圈,试图展现行业现状。

  人流量少,消费者失去了兴趣

  笔者走访了位于朝阳区外企大厦1层商铺101的本宫娃娃店、合生汇负一层夸特世界、世贸天阶负一层抓娃娃机区、世贸广场工体三店一层三熊主义这四个地方,均观察了一个小时,分别对应的时间为12:20-13:20、13:30-14:30、15:30-16:30、17:30-18:30。

  走近本宫娃娃店,里面摆放着许多抓娃娃机,以及一些口红机等,店面积大概有180平米。本想着是中午吃饭时间,且附近沿街商铺有不少餐饮店,应该会有不少人过来玩,可是观察了一个小时,期间只有两位30来岁的女性结伴而行走进来,观看了一番,就离开了,并没有抓娃娃。

  据店员(刘勇)介绍,本宫娃娃不是以前那种买实物币投玩,只能在线上购买他们的嗨币(虚拟游戏币),才能正常使用抓娃娃机。扫码二维码即可充值,充值额为18-888元不等,18元购买90嗨币,58元290嗨币送12嗨币,充值越多送的越多。

  店内的抓娃娃机每次使用的嗨币额为26-56之间,大部分是46嗨币,也就是说每玩一次的成本平均在6-10元。虽然店内摆放着许多娃娃机,但是有一些机器里面只有1-3个娃娃,也就意味着部分娃娃机可能没有人玩,或者店内不愿意放入新娃娃。

  此外,店里有几台口红机,同样使用嗨币,通过玩游戏闯关的形式。如果闯关成功就可以获得格子里面的口红、面膜、化妆水等化妆品。不过,大多数口红机里面的格子都有空置的,且部分机器的空置率极高。

  在夸特世界,店面积大概400平米,相当于游乐场,里面摆放有游戏机、跳舞机、抓玩玩机等。来这里玩的人一般都是冲会员,价格为100元70枚、200元150枚,如果非会员为10元5枚。玩一次抓娃娃机2-3枚不等。

  观察了一个小时,只有两拨人流在玩抓娃娃机,相比游戏机等少一些。第一波是两个20岁女生一起玩,第一次、第二次均未抓到娃娃,第三次选择玩梵天之塔游戏赢娃娃,挑战失败。然后离开了抓娃娃区。

  第二波也是两个年轻女孩,其中一个女生陈晨(化名)玩了两次没有抓到娃娃。据她介绍,自己以前也在不同的地方玩过抓娃娃机,但是从来没有抓到过,和一起别人玩时偶尔看到他人抓到过。她认为有的地方好抓,有的地方不好抓。

  随后,陈晨去玩另一游戏极速赛车了,她表示,玩抓娃娃机只是打发时间,主要是因为自己在排队。

  此外,在世贸天阶负一层抓娃娃机区观察了一个小时,也只有两拨人在玩。其中一对20出头的情侣,花50元通过微信支付购买了50个充值币。这里每抓一次为2个币,中途抓到了一个布娃娃,女孩挺高兴的。

  另外一波人是两个30多岁的女性,带着一个小孩,玩抓玩玩机。不过没有抓到娃娃。

  而在世贸广场工体三店一层,观察了一个小时,有几十人经过,并没有一个人玩,只有两个随行的女孩看了一下娃娃,表示玩具还挺可爱的,就离开了。

  整体上,在这些人流量还不错的商圈,玩抓娃娃机的人非常少,在有餐饮的商场会稍微多一些,且每家的价格不一样,2-10元/次不等,但玩法比较同质化。玩的人大多都只是偶尔玩玩,对抓玩玩机兴趣不大,用户粘性低。以母亲带孩子,年轻的情侣,年轻的女同伴一起为主,均表示很难抓到。

  为了进步一核实人流量情况,笔者周六又去了一趟世贸广场工体三店一层三熊主义。因为周末晚间三里屯街区附近,通常人流量非常大。观察时间为17:20-18:20,在此期间商城至少有50人从三熊主义经过,有3波人流在抓娃娃,包括一个年轻母亲带着儿子,抓了5次均未抓出;两对年轻情侣玩了3、5次也都未抓到,其中一对情侣表示偶尔试试运气而已,确实不好抓。

  另外还包括一个老奶奶带着孙女,然后孙女指着娃娃机;以及两个30多岁的男子带着一个3岁男孩,看得出来男孩对娃娃感兴趣。可是这两拨人都未玩抓娃娃机。

  由此可以看出,娃娃并不好抓,很多人已经对娃娃机失去了兴趣。哪怕是玩的人,使用频次也较低。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抓娃娃机